奇书 >  我拥有最棒的血统 >  第六十九章 无息郡主亲自认证。

“嗷嗷嗷.......”

原本趴在玄王府凉亭摇摇椅上,正在晒冬季太阳睡午觉的苏言,忽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一疼,“嗷.....”一声从摇椅上面弹跳起来连忙跑开,才回过头。

一眼过去,就见一白毛萝莉满脸淫笑手里拿着一个印章,苏言侧过身,看向自己刚才感觉到疼痛的侧臀,原本洁白如雪毛皮上面,显露出来一个清晰红亮的盖章印记,活像刚经过检疫的猪。

“无息郡主!”

苏言蹲坐在地面上,用狐狸去蹭雪白毛皮上的红色印记,蹭了一轮,但上面龙飞凤舞的红色字体却不见掉色。

见状,苏言大怒瞪着无息郡主。

“你今夜不是要回家了吗?本宫送你一个礼物罢了,雄兽别不识好歹!”

无息郡主对着印章哈了两口气,拿出丝绸手帕擦了擦盖章面,然后再把印章重新收回自己储物戒指里面,看向对着自己怒目而视的苏言,笑着说道:

“本宫接下来一段时间会很忙,没有时间来找你谈论理想,在夏禹遇到麻烦就直接撅起屁股把印记露出,见到印章就如同见到本郡主亲至......”

无息郡主手里拿的是官印,代表无息郡主本人的印章。

接下来一段时间郡主会非常忙,没有时间再来忽悠苏言上贼船,但她又担心苏言这没有良心的,见到其他漂亮姑娘就屁颠屁颠的跟着人家跑了。

盖上一個印章,其他人见到代表无息郡主的官印,就知道这狐狸是谁的。

雄兽都是见雌兽就失智的东西,整日想着暖暖那三两寸东西。

无息郡主并不是觉得苏言好色,而是觉得所有的雄兽都好色下流!

“拜拜!”

无息郡主笑着抛了一个飞吻,便重新化作白毛狐狸尾巴一扬,蹦蹦跳跳留下一个背影给苏言:“过几日再找你。”

“好一个.......”

看到无息郡主溜溜达达的跑走,苏言哑然半晌也吐不出一个词来,最终说出一个前世的形容词:“.......熊孩子!”

说着苏言叹了一口气,在玄王府这里住三天,无息郡主骚扰足他三天,希望苏言成为日后教派的大护法。

三天时间,也足够苏言从小姨、鸾鸣县主口里得知无息郡主的消息,把无息郡主的具体形象给拼凑出来。

她是一个夏禹皇族的奇才,一个极其鹤立独行不受定义的存在。

无息拒绝人家往她头上套光环,天才、怪才通通都不需要,她厌恶这些!

苏言知道这些东西之后,才稍微有点理解囍儿姐口里返祖的意思,并非试水无息郡主九尾狐血脉多么的纯粹,而是说她的性格与正统九尾狐一模一样。

她的性格非常像青丘氏九尾狐,不争不抢、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

但无息郡主是生于夏禹皇族!

越是尊贵的妖族血脉,就越是难繁衍自己血脉,无生帝已经修为至圣,夏禹上下都基本默认无法生育的,作为皇族天才的无息郡主,其实是拥有很高可能接任皇帝位置的人选之一。

什么皇族天才、血脉返祖者,对无息郡主而言都是一些虚名,一些贱人套在自己身上的压力枷锁,无息郡主对那些扣帽的人恨到后槽牙都快咬碎了。

她不止一次大发雷霆,过后那些贱人又开始粘过来吹嘘,在说一些什么天才性子越怪,未来成就越厉害的鬼话。

无息郡主忍耐已经到达极限了,现在已经开始准备选些人才来培育,到时候无息郡主领头带着教派成员,直接踹开夏禹皇城的大门,一路跑国外去过自己的逍遥快活的生活。

不再过那些受到旁人定义的生活。

苏言和鸾鸣都是她看上的人才,因此无息郡主才给他盖一个章。

二人要实力有潜力,要能打也是存在很大潜力的,只要稍微再养一养,未来绝对是跑路教派里的一员大将。

………………

无息郡主计划虽然说的很好玩,非常刺激的模样,但苏言并不打算参加。

首先他不具备这样的实力,其次苏言担心九尾狐和龙族追过来。

一个想要给自己结扎。

一个想拿自己当筹码。

无论再怎么盘算,苏言还是觉得自己在夏禹苟住是最划算的,无息郡主三言两语并不足以忽悠自己到外面创业。

面对无息郡主邀请,苏言是能推就推不想掺和一些那么刺激的活动。

除非无息郡主有能保自己实力。

“啊这......为什么擦不掉的?”

目送无息郡主离开之后,苏言用水之幻形术法凝聚出一些水人出来,让它们用手帮自己把屁股上的检疫章擦掉。

但水灵们把皂角都搓完,苏言一整只狐狸都被泡沫淹没,印有无息郡主封号的印记却不见任何掉色,经过一轮搓洗之后颜色甚至显得更加鲜艳了。

苏言整只狐狸都惊了,毛皮搓出火星子都蹭不掉的印章,那么厉害的吗?

“.........那些灵力所化印记,普通手段是无法除掉的,需要用强大的灵力进行覆盖才能整一个拔出。”

就在苏言震惊于印章神奇,小姨幽幽的感叹从凉亭外传来:

“看来,那无息郡主对你喜欢的非常要紧啊?都在你的身上滋尿圈地,用来宣誓自己的主权和领地。”

小姨表情有点古怪,似笑非笑,看着泡沫堆里探出一个脑袋的苏言。

关于无息郡主的事情,苏言一早已经告知过小姨,她也知道无息郡主对苏言如此上心的理由,因此,并没有太担心郡主到处宣扬苏言九尾狐身份问题。

“我看伱就从了她吧!怎么说她也是无生帝的侄女,从她去享富贵吧?”

“小姨!”

苏言急得跳起来,斥道:“闹到现在这样还不是因为那一万斤灵石,您快点出手帮我把这印章给抹掉,一直挂屁股上面怪丢人的.........”

“到时候,我挂着这么个印章还怎么给咱们的勾栏招揽生意啊!”

“呃........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小姨不能出手抹除那印章啊!非常你这没有良心的狐狸想小姨我去蹲大牢。”小姨取笑着苏言开口解释道。

盖章的东西有名官印,那又岂是可以随便抹除的东西。

官印的烙印非但不能抹除,盖上印章的物体还能受到夏禹的气运加持,哪怕一张普通纸张也能凡水凡火不侵,保持数百年时间不会腐朽的效果。

“小狐狸你说.......咱们挂上块无息郡主亲自认证极品白狐名头有没可能,卖到更高的价格啊?”

“小姨!”

“嘛......开一个玩笑,官印盖下的烙印是可以消除的,只不过要走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