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红湖叶 >  第三十四章  出轨同居

红湖叶

第三十四章   出轨同居

他刚进家门,妻子文琳就急切地追问:“世峰,你到哪儿去了?把我急得......!”

“我——我和一位朋友去红湖了!”他毫不犹豫,面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是昨天早晨打电话的那位吧?昨晚哪儿去了?怎么没回来?”叶文琳急切地追问。

“我——你怎么知道的,你跟踪我?”何世峰有点紧张。

“说吧!昨晚哪儿去了?”文琳脸色阴冷。

“昨晚,有点迟了,我回单位宿舍!”

“好!我问你,她是谁?”

“哎呀——文琳!你烦不烦!”何世峰欲火要喷。

“好——好——好——!先不谈这些,吃饭吧!”叶文琳马上微笑着温柔地拉着何世峰向餐桌走去。

“给——多吃点,这都是你最爱吃的!”她温柔地给他夹菜,满脸的笑容,满脸的妩媚让人陶醉。

“文琳——你也吃啊!”

“我吃了点,你快吃吧!我看着你吃!”相对视线,如此的语言,何世峰心里热乎乎的,不知说什么好,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如此温柔的妻子面前,如此妩媚的妻子面前,他内心有一份愧疚、一份自责......何世峰微微笑着:“文琳,刚才你真生气了?我不应该对你发火......

“没什么!我也不该如此地追问你!”

“文琳,你能原谅我吗?”世峰恳求。

“原谅你什么?我会原谅你的,我相信你的一切!”

“丁零——铃铃铃——叮铃铃——!”电话响得有点急促。

“文琳,我来——!”何世峰快步走过去拿起电话。

“喂——你好!”

“喂——世峰吗?”何世峰一听就是刘叶梅的声音,他没有回答,只是用一阵莫名的眼神看了一眼文琳;叶文琳也觉察到了一种莫名的伤痛......她默默地向卧室走去,带着一份忧伤和悲哀,泪水轻轻滑落,抽泣声而出......

“是,我是世峰,叶梅啊!”

“吃饭了吗?”

“吃过了,有什么事吗?”

“我有许多心里话想对你说!”

“噢!改天吧!叶梅,我昨晚就没回家,单位有事,今晚我得陪着文琳。”

“你能不能过来一趟,我真的有事!”

“这——!”

“怎么?你妻子文琳是不是知道我们——不让你来,还是你......”。

“没有,我......文琳她有点不高兴......!”

“好——那就算了吧!”刘叶梅的语气有点疯狂,有点肆意。“这——这——!”世峰犹豫。”

“卡啦——!”那边电话挂了。

“喂——喂——!”何世峰放下电话向卧室走去,他在门外就听到文琳抽泣的声音,他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他感觉到自己走下的错路,还有对自己的出轨......他轻轻地推开了房门,文琳急忙擦拭腮边的泪水:“世峰你——!”

“文琳,你别哭啊?哭什么?”

“没有——没有啊?”叶文琳勉强笑地笑笑,因为她不想发火,不想失去身边这个优秀帅气的男人......

“文琳,说实话,我对不起你,可我——唉!”

“没什么!世峰,我相信你!”叶文琳微笑着,哽咽着把所有的痛楚都咽在自己的肚子里。

“文琳——我——!”

“世峰——她是谁?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和她好好谈谈......!”

“谈什么?”

“关于你,我、她之间的一切......!”

“唉——!其实她活得太苦了,也太累了,她叫刘叶梅,她还有一个不到两岁的孩子已抛弃,说是那孩子有什么怪病,她要挣够好多的钱,寻到孩子,为孩子治病,她在“梦露歌舞厅”上班。”

“什么——?她在舞厅上班?你怎么和那种人鬼混呢?”叶文琳大吃一惊,眼睛睁得像两枚火红的灯笼。

“你别急,你听我说,理解一个人很不容易的!真的,她的命实在太苦了,她离婚了,有一个小孩,好像有什么怪病,母亲、父亲早已去世,一个弱女子走上这条路一定有她的苦衷,如果没有人去怜惜她,挽救她,她会怎样?理解一个人凭良心、良知去想想这些,谁愿意去出卖自己,为了生活,为了自己的孩子,作为一个母亲,她没有放弃一丝希望,孩子需要一大笔钱,不然谁愿意去走这条路......文琳——你想过吗?”

“那么,你理解她,她是你什么?如果是她瞎编的故事呢?你就这么相信她?”

“她不是那种人,不会的!”

“你会爱上她吗?是你爱上她了吧?”

“我——我——!”何世峰一愣,心里慌乱。

“其实,在这个世界上,谁都活得痛苦,你说是吗?也包括我——?”叶文琳微笑,轻轻地问着眼前的男人。

“也许?我现在就活在痛苦的滋味中!”何世峰说着双手抱头。

“别说那么多么,你告诉我她在什么地方?”

“给——她的电话号码!”

“不早了,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文琳看着无奈、无助的何世峰笑了......

第二天下班以后,何世峰没有回家。他知道昨晚叶梅一定是生他气了,他直接去了刘叶梅的住处......他是多么地想念叶梅,却又割舍不了自己的妻子文琳,他思绪就如一团乱麻,他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他是多么地想念叶梅......他敲响了刘叶梅的房门。

“谁啊——是谁?”这声音的轻柔,有一阵风就能吹跑。

“叶梅,是我,你怎么啦?”她一听是何世峰的声音,她欣喜若狂跳下床拉开了房门。

“世峰——你还想着我,念着我,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我太想你了!”刘叶梅拉住了他的手,相对的视线里,相望的容颜中,刘叶梅默默无声地流下了伤感而苦闷的泪水,那份特有的感觉,特有的冲动,她紧紧抱住眼前的这个男人,自己心底最爱的男人,说不出的痛苦,寂寞,悲伤,何世峰的眼睛也有点湿润......泪水如雨般滑落……

“叶梅——你生我气吗?你昨晚挂了电话,我的心一直放不下,你怎么啦?”何世峰轻轻地托起她憔悴妩媚的脸颊,带有露珠的脸颊。

“我——头有点痛!”

“怎么?感冒了——?”何世峰说着抚摸她上颚:“嗯——有点发烧!”

“可能吧!”

“快吃点感冒药,多喝开水......!”何世峰说着给刘叶梅倒了杯开水。

“有药吗?”

刘叶梅在包里摸出感冒药服用了下去......

“叶梅,昨晚我不应该对你那样,文琳就在身边,我......我......对不起你!你能理解我当时的处境吗?”何世峰一脸的无奈难堪。

“世峰,我能理解你,我爱你!真的!”

“我也是——噢!对了,我把你的情况告诉了文琳,她很想和你认识!”

“那——太好了!我也想......!”刘叶梅高兴地抱住了何世峰。

“叶梅,你真的爱我吗?”

“爱,世峰哥,我爱你!这辈子也许你对我的爱最真,情也最浓......我告诉你一件事,昨天我见到了我高中时的恋人——鲁思程的女朋友,她叫张艳,她和鲁思程分手了,也到这儿混了,她一直在找鲁思程,她对思程的感情挺真的!”

“挺真的?还跑到这儿来混?”何世峰满脸的惊讶。

“她是被两个川妹子骗来的,我和她聊了一夜,她好像今天挺着急的,给我说了一声就匆匆地离开了此地,好像要回我的老家,在哪儿有没有鲁思程的下落......!”

“谁让他上这儿来的?”

“好像是鲁思程的家人,说我在这边......!”

“你不恨她吗?她夺走了你的思程!”

“不恨,这事也不全怪她,也不怪思程,恨就恨他的家人......再说了,我现在不是有你吗?你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是吗?也最懂我,最知我!”刘叶梅妩媚地笑着望着眼前用情至深的何世峰。

“叶梅——我爱你,别想那么多,明天你就搬家,搬到我给你弄得新房子里去,我不想让你在这里受苦!”何世蜂拥抱住她,紧紧地拥住她。

“世峰哥,你太好了,我会理解你的,理解你为我所做的一切,世峰哥,我爱你!”

“我也爱你!”

他拥着她,她抱着他,他看着她,她望着他,目光的相对,心灵的相通,那份感激,那份挚诚,那种特有的感情何激情霎时彼此涌上心头,何世峰慢慢地抱起她轻轻地放在了她那粉红色床单的床上……

散发月亮般光芒的双眼……秀丽的长发弥散开来,落在床枕……他没有拒绝。她感到所有的幸福。都在此时的空间里诞生。

诱人、甜蜜......

正常男性的本能。

秀丽长发在床枕上。

舞动。

(此去删去五百字)

也许此时此刻她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艳丽、性感、迷人、醉人......

就如瘫痪的人无力可使.....

整个人。

就如蔫了的茄子。

软绵绵的一动不动......

(此去删去五百字)

妩媚,醉人的笑,脸颊上的小酒窝诱人、迷人……

娇美的笑,倾国倾城的笑......

那粉红色的床单,幸福的空气里……

欢喜空气里,真情......真爱......情浓爱意更浓......

“叶梅,我该回去了!明天见!”

“我害怕,世峰,别回去行吗?”叶梅恳求。

“叶梅——文琳会着急的,你是理解我的!”

“我......那......那好吧!我理解你!记得有空我和你去找我的孩子!”刘叶梅虽然面带微笑,可目光有点散乱。

“再见——!”何世峰深深地吻了一下叶梅,帮她盖上春光外泄的、娇美性感的身体:“晚安!做个好梦!”转身走出了她的房间。

“明天见——!”刘叶梅深情地望着何世峰离去的背影......她觉得屋子里空荡荡的,冰冷的空气吹过,清清冷冷,萧条冷落......她孤独,她寂寞,冰透心的冰冷涌上心头,她感到真情的折磨,真爱的痛苦......她想起鲁思程,想起张艳,她哭了,抽泣声缓缓在冰冷的空气里弥散开来......那伤心的泪水,寂寞的泪水,孤独的泪水......真是难以控制......还是幸福的泪水,对世峰真情投入的泪水,对世峰真爱的泪水,错综复杂难以分清......爱吗?痛吗?什么吗?悔吗?——她难以分清,她痛哭一场......一夜深寂......

第二天,刘叶梅搬进了何世峰给她的新住处......刘叶梅推开房门,映入她眼帘的一切让她激动,让她惊讶......

她呆呆地站在门口愣神,她感到自己在梦境里,能让这里的一切陶醉,她想笑,却激动的泪水直流——粉红色的窗帘直泄落地,粉红色的地板,粉红色的围墙,粉红色的床单,粉红色的床头柜上插着妖艳得火红的玫瑰开得正艳......花香味四溢弥散在粉红色的空气中让人眩晕,让人迷醉......

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感到被爱的幸福,他慢慢触摸粉红色的每一个角落,那幸福的泪水,激动得泪水朦胧湿润着她的双眼......温热的泪流过他的粉嫩脸颊,滑落至白净的颈项流进她激动的心,温热的心,幸福快乐的心房......

一个如此知她的男人,爱她的男人,这世间还有几许?她一生最爱的色彩,最喜欢的色彩,还有所有的一切,是这个男人给了她,她还要奢求什么?他的心?他的人?自己全部已拥有......

可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痛苦......她只能做何世峰的情人,她不想去伤害别人,伤害他幸福的家庭,伤害他最爱的妻——文琳,而她幸福的日子还有几许?她擦干眼泪轻轻地笑了......笑了......笑得那样苍凉......

笑得却又是那样的妩媚......今生今世死而无憾了,一生能有多长?真爱又有几许?只要幸福一秒,快乐一秒,有一个真心爱她的人已经足够了!她笑了......笑得那样的轻狂......

擦干了的泪水却还如断线的珍珠不停地滑落......滑落......滑落......

何世峰匆匆地拎着从超市购买的生活用品和蔬菜快步向刘叶梅的新住处走去......刘叶梅愣神般地抚摸粉红色的窗帘回忆往事......回忆所有的一切,世峰给她的一切,泪水,高兴激动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滑落......

“怎么?搬家的兄弟们走了吗?”

“啊——?”刘叶梅回神擦着滴落的泪水。

“他们走了!”带着泪水的脸上马上显出妩媚的笑容,一手擦着泪水,一手接过何世峰手中的物品:“你回来了——!”

“怎么?怎么哭了?”

“是——是我今天太高兴,太激动了——!”

“怎么样?这样的布置和装修——?”

“嗯——嗯——好!”刘叶梅连忙点头微笑。

“你也不留他们吃饭!我买了菜和酒在这儿庆祝一下!”何世峰笑容满面,真挚的语言和温和的脸庞让叶梅内心温暖舒畅。

“他们说,都是朋友,在我进门时他们都不辞而别,说不麻烦了!”

“也好——那我们庆祝一下吧!”

“好——!”叶梅听着何世峰的一番话,擦干的泪水又一次滑落......

“世峰......我......我......”,她妩媚地笑着擦拭脸颊的泪水......

“唉!叶梅!今天高兴,你哭什么?今天也是你脱离苦海的日子,别哭,别哭,以后有什么事,有我呢!我帮你!”何世峰握住了她冰冷的纤手......

“嗯——我没事,我去做饭烧菜!我们庆贺一下——!”刘叶梅拎起何世峰买来的蔬菜向厨房走去......!

“我帮你——!”

“不用了!”

可何世峰还是紧跟着刘叶梅走进了厨房......

不到半小时,餐桌上已有五六盘美味佳肴,在两个人默契的配合中,掺杂着特有的温情,特有的温暖,特有的感触——心靠的是如此的近!

“马上就好了——你先去坐下吧!”刘叶梅推着何世峰走出了厨房,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行了,别忙了,这桌上的菜都凉了!”

“好——好——好!就我们俩,不忙了!”刘叶梅的声音里带着幸福温暖,带着阳光般的希望。重新踏入人生的希望。

“来——叶梅,这儿坐!”刘叶梅坐在了何世峰的身边,他们的脸上是如此的幸福,如此的美满。

“世峰哥,来,吃这个,我刚烧好的!”她说着将一块红烧肉夹到了他的碗里。

“谢谢!你也吃啊!”何世峰微笑着看着体贴入微的她,温婉贤淑的她,妩媚娇艳的她,他的内心又是如此的复杂——叶梅,文琳,自己夹在两个温婉贤淑的女人中间,这样的生活能否长久,也许文琳能理解我,叶梅也能理解我,他谁都不想伤害,不想舍弃,在这一生中他却等来了两个最爱的女人,可爱又怎能分享......他们都温婉贤淑,体贴入微,通情达理——怎么办——怎么办?他不想舍弃,不想舍弃......

“哎!世峰,你吃啊!”刘叶梅温柔多情地说着投给他妩媚的目光。

“噢——吃——吃!”何世峰从刚才的思索中回神。

“怎么?你有心事?”

“没——没有啊!”何世峰摇头微笑。

“那——你刚才——?”刘叶梅疑虑。

“没事!我没事,你在这儿还习惯吧!这样的布置装修?”

“世峰哥,太好了!这里的一切都是我最喜欢的,怎么会不习惯呢?”刘叶梅心里有点酸楚,有这样一个男人为我诚心的付出,我欠他的实在是太多......太多......

“那就好!以后就在这儿定居吧!我会照顾你一生的!来,喝一杯吧!”两人碰杯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是,我会的,我会重新开始我的生活,以后这就是我的家,有空我和你去找我的孩子,我现在钱也准备得差不多了,找回他为他治病,我以最大的信心重新开始我的生活,我的生命......!”她眼里充满了希望,也充满了泪水......轻轻地滑落......滑落......抽泣声顷刻而出。

“怎么?你又哭了!”何世峰笑着问道。

“世峰哥,我欠你太多了,我用什么偿还?”刘叶梅抽泣着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唉!说什么呢?你们女人啊!就是爱哭!”

“不哭,我不哭!我这是高兴......!”刘叶梅说着将盛满的酒又喝了个精光......

“叶梅——少喝点——少喝点!我知道你高兴,为重生而高兴......!”

“世峰哥,我爱你——可我——可我总是不放心我们之间的情感......你还有文琳......我爱你......世峰......我爱你......!”刘叶梅说着紧紧拥住了何世峰......生怕身边的这个男人稍纵即逝......醉意朦胧中他抱紧何世峰把绯红的脸贴了过去……柔顺散乱地发梢飘过视线……放下手中的酒杯,就在同时,她酒气冲天。

席梦思床,轻车熟路。

天边的晚霞。

我要。

身体坐在自己的怀里。

相拥着彼此。

轻柔的秀发在粉红色的屋子里飘舞。

晕了......

秀丽轻柔的发丝。

舞动在粉红色的枕上。

飘舞,无尽地飘舞......

(此处删去五百字)

她醉了,她晕了.....

幸福地晕了......弥散在床枕的秀发如缎,也停止了舞动.....

他汗流浃背。真情......真爱......幸福......

弥散在粉红色的房间里......汗水......

空气中弥散着真情的汗水,真爱的汗水气息......

还有淡淡少女般的体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