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糖快步走到石头后面,用手扒拉出一捧土,放在眼前细细打量。

手中的褐色土壤潮湿柔软,含沙量少,土粒间胶结紧密,颗粒不易分离,正是她要找的制作陶器的黏土。

“看来狼妮妮说得没错,这座山上的确有黏土!”

苏糖心中欣喜,趁着时间还早,找了块平扁的石头开始挖黏土。

石头后面的一大块地全都是这样的黏土。

挖了几堆黏土出来,苏糖又在旁边摘了一些大树叶,扯了些树藤下来,把黏土分成几份用树叶打包起来,再用树藤缠绕绑成一串。

一片大叶子包了数十斤黏土,苏糖一共装了十个,才停下来。

这么多黏土,做一家人用的陶器应该够了。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苏糖靠着石头坐下来休息,仰头看向刚刚掉下来的瀑布,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黏土是找到了,我怎么回去?”

她总不能原路返回吧!

瀑布两边都是陡峭的岩石,一点儿植物都没有,根本没有落脚点爬上去。

附近还有不少野兽的脚印,苏糖担心随时会有野兽靠近,可带着这么重的黏土,她离开这里更危险。

思索片刻,她决定在这里等二哥来找她。

苏糖十分有自知之明,要是出去的路上刚好遇到野兽,她怕是跑都跑不掉,还不如留在这里。

高大粗壮的树干犹如木梯,苏糖双手抓着树上垂下来的伴生藤蔓,脚蹬着石头,稍一借力就爬了上去。

看着头顶密密麻麻的藤蔓,苏糖又想起来大哥让她带细藤回去做猫爬架。

正好这棵树上的藤蔓又细又结实,十分有韧劲儿,她又开始扯藤蔓。

藤蔓不易折断,苏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用石头磨断了两条二十多米长的藤蔓。

两条藤蔓捆在一起,比她人还大。

“这些应该够用了吧!”

苏糖拍了拍手,正想坐下来休息,远处突然传来草丛耸动的声音。

她立即警惕起来,用树叶遮掩住身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秒、两秒……

一只白色的狼爪兀的从草丛里踩出来!

苏糖一愣,旋即听到了苏见远紧张的呼声。

“妹儿!你在哪里……你听得见吗!妹儿!”

听见是苏见远的声音,苏糖瞬间放松下来,一边下树,一边大喊:

“阿兄,我在这里!”

草丛里很快钻出来一头白狼,和一头花豹。

看到苏糖完好无损的出现在眼前,苏见远激动得泪眼婆娑。

“妹儿!我可找到你了,我不是让你跟上吗,你怎么在森林里掉队了,急死我了!”

苏见远来不及变成人形,一双豹爪在地上激动得直刨地,口吐人言。

“你要是出什么事,我怎么回去跟阿父阿母他们交代,阿母还不得扒掉我一层皮啊!”

天知道他发现苏糖不见了的时候,他心脏都快吓得停止跳动了。

要是找不到苏糖,他都做好了直接在附近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的打算。

苏糖闻言,一脸疑惑,“阿兄,不是你让我留在原地等你的吗?”

“我什么时候叫你在原地等我?森林里那么危险,我脑子有坑才把你一个人扔下。”苏见远干瞪着眼,不能这么污蔑人啊!

这话要是被阿母听到,他腿都得被打断。

忽然间,四目相对的兄妹二人意识到了什么,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一旁的小白狼。

苏见远咬牙切齿,“小福!”小狼崽子,差点害死他了!

小福不自觉的瑟缩着后退两步,也意识到了不对劲。

“我、我可能听错了,对不起阿兄。”

苏糖按住小福的脑袋,对苏见远道:“算了,小福也不是故意的。”

小福一脸感激的看向苏糖,还是阿姐最好!

下一秒,头顶一个大黑影压下来,小福一个踉跄,直接被压趴下。

“小福,这些藤蔓你拿一下。”苏糖把藤蔓扔给小福,带着苏见远去拿黏土。

小福背着藤蔓艰难的站起来,一脸问号。

他怀疑阿姐是故意的,但他没有证据。

“妹儿,这就是黏土?这能做成陶器吗?”苏见远看着包起来的平平无奇的土,一脸怀疑的表情。

“能不能回去试一试就知道了。”苏糖也不能百分百保证成功。

她看向苏见远身后,突然想起什么:

“对了,你刚刚追的那头野猪抓到了吗?”

一说起野猪,苏见远就满脸得意的昂起了下巴,挺胸拍了两下,“那是自然!也不看看狩猎的是谁,一头野猪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小菜一碟!”

“野猪太重了,路上带着不好找你,我就放在路上藏起来了。”

这头野猪可比昨天那头黑牛大多了。

“还真被你抓到了。”苏糖神情惊讶,没再多问,转身去收拾黏土准备带走。

苏见远不满的跟上来,“喂喂!你这是什么反应,你阿兄我可是很厉害的,不带你这么瞧不起人的……”

……

三人带着黏土,走了另一条路上山,半路上找到了苏见远藏起来的野猪。

野猪浑身是血,被苏见远抹了一层臭烘烘的泥巴,苏糖一靠近,就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她捻了点“泥巴”在手指上,只感觉触感有点奇怪,不像是普通的泥土。

“阿兄,你这土是从哪里挖的?怎么这么臭……”

苏见远头也不回的道:

“这个啊,我找你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牛群,这上面是牛粪,就把牛粪抹上去了,掩盖血腥味,这样就不会被野兽偷吃了。”

苏糖:“……”突然想揍人怎么办。

牛粪下面还有一层泥巴,干了之后用木棍一敲,就掉下来了。

这头野猪实在太重,苏见远扛不起来,只能用藤蔓绑起来拖着走。

好在这座山离家不算远,三人一路走走停停,终于赶在天黑之前回到了家。

“阿母,看我带什么东西回来了!”

一到家,苏见远就放下野猪,迫不及待的跑去炫耀。

谁知喊了半天,也没一个人过来。

“奇怪,人都去哪了?”苏见远皱眉四下寻找,看向远处的空地时,他突然顿住了。

苏见远头也不回的朝苏糖招手:

“妹、妹儿……你快过来看看那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