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于英儿小声音开口。

于乔氏垂眸,看向于英儿瘦弱的脸袋,咬咬牙,于乔氏从床上颤抖着爬了起来,她缓缓将身上衣服的袖子撩起来,一双细瘦的胳膊,上面青青紫紫,伤痕遍布,有些已经愈合成伤疤,有些则还是刚刚被打过留下的淤青,有些还往外渗血。

周围的亲戚见此一幕,都不忍的偏过头去。

“天啊,这也太惨了吧……”

“于乔氏居然摊上了这样的夫君,真是要命!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和婆家才能下得去这样的狠手?”

“这于乔氏平日里也不曾惫懒,怎的就被打成了这副模样?”

于乔氏虽然一句话也没说,但她的行为已经胜过千言万语。

于兰氏没想到于乔氏会不听从自己的吩咐,气得愤怒上前,扬起巴掌又想要打人,手腕却被叶卿棠抓住。叶卿棠瞪向于兰氏,喝道:“都这种情况了你还想打人?”

叶卿棠用力一拽,将于兰氏列在了地上。

于兰氏一时不差,被叶卿棠拽了一个趔趄,整个人在地上狠狠打了个滚,疼的她哎呦哎呦的站不起身。

“娘!”

于大山怒喝的声音从屋门口传来,看到于兰氏栽在地上,于乔氏站在一旁,于大山扶起于兰氏的同时,朝着于乔氏怒喝:“贱妇,竟然任由别人欺负我娘!”

“还有你!”

“叶卿棠,我于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司马家在这里瞎掺和了!”于大山啐了一口,便是打算直接暴力处理。

于大山到处找了一下,看到一把柴刀,拿着就冲过来想要哄人。

“都滚!”

叶卿棠一惊,心跳如雷。

就在这时,司马长赢一步上前,挡在了叶卿棠的身前,一把拦下了于大山接下来的动作。

司马长赢目光如炬,瞧着瘆人。他本就是个练家子,一个擒拿过去,于大山手中的柴刀瞬间脱手,当啷一声掉落在地。

“你,你仗着自己会武欺负我,算什么英雄好汉!”

司马长赢无意和于大山争辩,就在这时,桃源村的村长杵着拐杖,从门外缓缓走来:“都住手!”

桃源村的村长算得上德高望重,村子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由村长做主。

于乔氏流产这件事闹进了村长的耳朵里,他大概听到了些什么,匆匆赶了过来。

“于乔氏,这件事你想要如何处理?”村长看向一旁的于乔氏,已是在给她机会。

于乔氏看向村长,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道:“请村长为我做主,我要和于大山,和离!”

“不行!”于大山第一个不同意。

于家吃的喝的都靠着于乔氏,怎么可能会同意和离?

更何况,这一向都只有男人与女人和离,哪有女人和男人和离的,若是传出去,他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于乔氏眼中带泪,瞪了他一眼,道:“民妇心意已决!”

“若是和离,还请村长给民妇做主,让于英儿能和民妇一起生活。”

“若是和离,这屋子一块砖你都不能拿走!”于大山咬牙切齿的威胁,以为如此就能撼动于乔氏,于乔氏面色不变,道:“我自有我的去处,不劳你费心。”

村子里有栋一直无人居住的鬼屋,于乔氏倒是可以搬过去住。

那屋子还算凑合。

见于乔氏如此坚定,于兰氏也慌了,也顾不上撒泼,直接过来哭求:“媳妇啊,你真要和离,不成啊,不成!”

面对于兰氏的哭求,于乔氏双眼紧闭,直接当没看见。

在于家的生活她已经受够了。

看威胁不了于乔氏,于大山转口又道:“不能和离,最多只能休妻!”

女人家能有什么本事过活,都得依靠着男人,若于乔氏是被人休了的,看以后谁还敢娶她!

于乔氏看着于大山的嘴脸,只觉得恶心透顶。

“可以。”

是和离还是休妻,于乔氏无所谓,反正她也没打算再依靠男人再嫁。

叶卿棠看了眼于乔氏,忍不住叹息,虽然是两败俱伤,但对于乔氏却是好的。

威胁无用,感情牌无用,连最后的绝招都无用,于乔氏是铁了心要和离,加上于兰氏和于大山的行径,和离这件事本就是众望所归,村长看了眼于乔氏倔强的脸,不知道这决定是好还是坏,却只能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来宗祠这边签了和离书,往后便各不相干了。”

“好。”

于乔氏牵着于英儿站起身,她的脊梁骨前所未有的挺直。

【大快人心!】

【叶卿棠干的太漂亮了!】

【虽然流产对于乔氏的伤害很大,可是继续生孩子做于家妇,对于乔氏更是一种伤害。】

【只是叶卿棠一味帮于乔氏和离,于乔氏日后真的好生活吗?】

【一个寡妇带着个女儿,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叶卿棠跟着于乔氏一起去宗祠那边。

她的唇角旁笑容明媚生动,让司马长赢神色微愣。

于乔氏签和离书的动作很快,没有丝毫的犹豫。

看着手中的和离书,于乔氏的眼中再次冒出泪来,只是这一次的眼泪和之前的不同,她将于英儿紧紧抱在了怀里,唇角带着的是难言的笑容。

“英儿,娘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

“嗯!”

【叮——】

【观众好感度 30】

【距离获得奖励的目标值还差:100/100】

【恭喜宿主获得第一阶段的奖励!】

叶卿棠收到了提醒,心里面高兴的同时,更多的是想要恭喜于乔氏,她走上前去,笑着道:“恭喜你,于乔氏!”

“不对,你既然已经和离,就不该再用之前的称呼……”叶卿棠自觉口误,笑着道,“不知道你的芳名是……?”

“我爹娘嫌弃我是个女娃,一直乔氏乔氏的叫,我没有自己的闺名……”

“我记得你是从京城里来的大小姐,你是读过书的,不如帮我起一个吧?”于乔氏看向叶卿棠,眼底带着期待,叶卿棠想了想,道:“不如就叫乔解意吧。”

“愿,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