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当游戏医女NPC穿成古代小寡妇 >  第五十一章 幕后主使

“爹!”年瑞鹏气沉丹田,大喝一声,匆匆走过去,看都没看李延年一眼,问道,“给我银子,我要给小红袖赎身。”

“胡闹!当着贵客的面说这些做什么?”

年起没想到儿子会突然出现,他呵斥住年瑞鹏,先是给身后的管家使了个眼色,等人走后才对李延年道歉。

“犬子无状,冲撞了大人,大人别放在心上。”年起对李延年深深作揖,又把年瑞鹏也叫过来拜见李延年。

“见过李大人。”年瑞鹏胡乱行了一礼,而后看向父亲,“我想碰神仙膏,娘不让,我想给小红袖赎身,爹你又不让,怎么我想做的事情你们都不同意?李大人说说,这是当父母的理儿吗?”

没想到年瑞鹏竟然求到自己面前,李延年捋着胡子笑道:“年公子年少血性,与春风楼的小红袖姑娘一直是禹州城的佳话,你想救她于水火也是人之常情。年大人何不成全他们?”

“李大人都这么说了,爹赶紧给钱吧!”年瑞鹏赶紧伸手,就怕父亲不同意。

年起无可奈何,只能给了银子。

等年瑞鹏离开后,李延年盯着他的背影夸赞道:“年公子还真是有情有义,寻常人家可没有他这般讲情义的。”

“都是花的草民的钱,否则谁跟他讲情义去?”年起冷哼着收回视线,脸上又露出几分巴结,“日后之事还要多仰望大人,还望大人莫要把小儿的冲撞放在心上。”

“无妨,小事。”李延年摆摆手,眯起眼睛说道,“毕竟你这么做也是为了禹州富裕,我会同大人好好商议的。”

就他这番话,年起也就放了心。

两人毕竟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他并不担心李延年会不帮自己说话。

但年起却没想到,李延年回官府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叫来身边的暗卫,让他杀了年瑞鹏灭口。

“那小子心思活泛的很,恐怕早就知道年家的生意与神仙膏有关。去春风楼给小红秀袖赎身是假的,为了与年家撇清关系才是真。你去盯着他,看看他这几日都与谁见过,若是确定除了他之外无人知晓此事,就……”

李延年的手横在脖子上,轻轻一划,暗卫立刻会意,转身去了春风楼。

却说那年瑞鹏回了春风楼,手上拿着年起不情不愿给的五万两银票,手却止不住颤抖。

他咬紧牙关,装作面色如常的样子,回了小红袖的房间,一进屋就瘫软在地。

“年公子!”小红袖惊呼一声,赶紧上前扶起年瑞鹏,“你这是怎么了?”

年瑞鹏却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一个劲儿摇头。

他爹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主,怎么可能无缘无故找上李延年?

这禹州城最大的官是知府杨培安,就算要找也不可能找到李延年,除非还有其他的利益牵扯。

而年瑞鹏能想到的就只有神仙膏!

这些天他虽然一直待在春风楼,但通过小红袖和每天叫进来唱曲儿跳舞的歌伎伶人的嘴,也知道神仙膏给外面的人带来了什么麻烦。

但如果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李延年,恐怕就算是常安侯世子,也未必能将他连根拔起。

李延年在禹州城可比常安侯世子的名头要有用多。

也不知道自己今日有没有骗过他——他就是让小红袖叫了个机灵的乞丐打听到父亲今日要见一个要紧的人,所以才会没通知小厮,就直奔回年家,谁曾想到人竟然是李延年。

深吸一口气,年瑞鹏握紧小红袖的手,他搂着小红袖滚到床上,看似翻云覆雨,时则低声耳语。

晚上,小红袖就衣衫褴褛的从雅间里跑出来,让人去喊春妈妈过来。

“怎么了这是?”

春妈妈一进来瞧见满屋子被砸的不成样子的器皿,顿时又心疼又气恼,又不能打小红袖,又不能骂年瑞鹏,只好一个劲儿跺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小红袖你快说呀!”

“年公子那一万两银票不是他自个儿出的,是赵公子出的,现在他还不起钱,就要把我送去赵家赔给赵颉!,赵家都没落成什么样了?我要是去赵家,还能有好日子过吗?再说了,咱们春风楼的姑娘什么时候出过这栋楼?妈妈,你可一定要帮我!”

小红袖捏着手帕倒在春妈妈怀里,哭成泪人。

可春妈妈一听这话顿时乐了。

那一万两银票竟然是赵颉给的?随手能给一万两,赵家哪里会没落?

春妈妈两眼放光地扶着小红袖到外面坐下,又进去向年瑞鹏赔了个不是,给年瑞鹏上了两壶好酒,然后才出去劝说小红袖。

“赵家能给得起一万两,怎么就没落了?做咱们这一行的,要的就是他的钱,只要你能从赵家拿到钱,甭管他是没落还是富贵,都是一样伺候。”

这会儿春妈妈看小红袖简直就像在看自己的金貔貅,这才是真正的摇钱树啊!

说通了小红袖,她又进去问了年瑞鹏,确定是年瑞鹏自个儿要把小红袖送给赵颉——自然,年瑞鹏说的话没有那么好听,春妈妈也知道年瑞鹏的意思,但只要能拿到钱,她才不管这些呢。

于是当晚她就将小红袖塞进轿子里,抬去了赵家。

小红袖进了南锣鼓巷赵家的门,怀里还揣着年瑞鹏给她的五万两银票,心惊胆战的见了赵颉和林杏,俯身行礼。

“这是年公子让我还给赵公子的两万两,他说是连本带利,让赵公子千万别拒绝。”小红袖把银两送到赵颉面前,接着又朝林杏转身跪下,哭声说道,“求夫人和小公子救救年公子吧!年公子的命怕是要不保了!”

她把年瑞鹏撞见李延年的事说出来,赵颉听的目瞪口呆,林杏也极为讶然。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幕后主使居然会是李延年。

想到李延年在禹州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人脉,林杏不敢耽搁,她叫来春晓,让春晓拿了五百两银票,亲自将春妈妈送回春风楼,然后去世子府通风报信。

以李延年在禹州的势力,这时候唯有周晏能与他相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