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之财阀家的太子爷 >  第五十六章 你该被抓

这个机会来之不易,对于李在民来说,可不敢真的用那些上不了台面的算计,要不然,老爷子能让他活的长久,算他命大,所以,还得求着李俊哲不对自己用。

李俊哲点了点头:“那就和平发育,互不攻击。”

“这就对了,利益再大,也不能影响咱们叔侄俩的感情嘛。”李在民搂上了李俊哲的肩膀:“走走走,今儿个叔高兴,去叔的房间咱俩喝点儿。”

……

李青栀此刻坐在审讯室里,对于他所犯下的罪行死不认账,哪怕是证据确凿,心中对于李明远还抱有一丝幻想,他不认为爷爷会放弃他,因为这件事情一旦传出去,对于辰兴来说,算是一件丑闻,影响会十分巨大,动摇辰兴股票。

“你这是何苦呢……唉……”宋检摇了摇头,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还在坚持什么,劝告着说道:“据我所知,你刚刚回到李家,你觉得你爷爷对你的感情会有那么深刻吗?或者你觉得李俊哲和李在民那两个典型的唯利是图的财阀能够乖乖听你爷爷的话,放你一马?”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挪用公款,至于账上的钱怎么出去的,我不知道,你得去问财务。”李青栀没有感情的说着,一直在重复这句话,像是一个冰冷的机器。

“那你是哪儿来的钱在东皇消费了这么多?”

“捡的。”

宋检:……

就在僵持着的时候,审讯室的门被打开,宋检助理拿着手机进来:“李会长的电话来了。”

宋检接过电话,打开了免提,李明远客气的声音传来。

李青栀眼睛越睁越大,眼珠子都快从眼眶中掉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

宋检挂断之后,李青栀一边摇头,一边似是疯癫的说着:“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爷爷不会放弃我的……不会的……他不会让辰兴的丑闻流出去的……”

宋检站了起来,拍了拍李青栀的肩膀:“就这样吧,说快点儿,估计还能少判几个月。”

“是李俊哲害我的,是他告诉我飞飞科技的股价可以一路飙升的!”

宋检笑了:“那也是李俊哲教给你挪用公款?在财阀家,这点儿心眼儿都没有,你该被抓。”

“你和他们是一伙儿的!”

宋检:……

……

辰兴和检方几乎同一时间正式对外宣布李青栀挪用公款的消息,引来一片唏嘘,市民对财阀的这种吃饱了撑得挪用公款的想法,唾弃不已。

辰兴的股价随之下跌,但是并不影响大局,预计几天之后就会重新回到正轨,没有人会在意。

但随后一条消息,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那便是辰兴正式宣布年仅二十三岁的李俊哲担任辰兴集团副会长,分管辰兴娱乐与辰兴电子。

半个月前奇迹高调登场的劲头还没过去,现在,竟然又有了大事。

“小叔,祝你未来事业长虹。”赵幼贞举着红酒杯,俏皮的说着。

李俊哲心情很好,举杯碰了一下。

“不用嫁人了,你的心情应该比我还好。”李俊哲一口闷掉了杯子里所有的酒,调侃般的说道。

赵幼贞冷笑一声:“李青栀又不是不回来了,刚刚得到消息,我和他的订婚照常进行。”

“嗯?”李俊哲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都进去了,你还怎么和他正常进行?”

“长辈坐在一起把这件事定了呀,等他出来以后,马上就结婚。”赵幼贞烦闷的说着:“本来就瞧不上,现在更瞧不上了。”

“那可真是委屈你了。”李俊哲笑了。

赵幼贞撇了一眼:“我看你还挺高兴,你的女人马上都要嫁给别的男人,还是死对头,你就一点儿都不着急?”

李俊哲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我着什么急?不是都说好了吗,你去做卧底,现在计划正常进行,我应该高兴才对。”

“你混蛋!”赵幼贞狠狠的骂了一句:“我要是知道你是这个德行,我还……”

“你还骗我,你还和你弟弟一起骗我,还装哑巴骗我。”李俊哲抢答道。

“你怎么又提这件事!”

李俊哲冷哼一声:“这件事我要提一辈子。”

“不理你了。”赵幼贞转过头去开始生闷气。

李俊哲站了起来,将外套从椅子靠背甩在了肩上:“我要去卧室了,过来理我,要不然我就去找素希了。”

赵幼贞:……

……

第二天一早,李俊哲和赵幼贞分道扬镳。

今天是他第一次去辰兴上班的日子,穿着一身十分利索的西装,戴上了眼镜,妥妥的霸道总裁。

“不知道能不能遇见灰姑娘。”李俊哲喷了点儿香水,带上手表,出了别墅。

金允正在车子旁等待着,见李俊哲出来,鞠躬行礼:“副会长。”

李俊哲点了点头:“走吧。”

车子启动,离开了清潭洞,两人一句话也没有,和安仁东不一样,金允正更能摆清自己的身份,更冷漠。

到了辰兴大厦,门外辰兴电子和辰兴娱乐的所有高管已经全部等待着。

记者们也是长枪短炮,准备记录下李俊哲第一次上班的场景。

金允正从主驾驶出来,替李俊哲打开了车门。

李俊哲刚迈出一条大长腿,记者们就战胜了保安,来到跟前。

“李副会长,您这么年轻,上任之后有没有信心代领辰兴电子再创辉煌?”

“李副会长,您对您的哥哥挪用公款这件事情怎么看待?”

“您有没有什么……”

李俊哲站稳之后,系上了西服的纽扣,开口说道:“辰兴电子作为半岛国民值得骄傲的一项产业,现如今布局已经基本完成,我上任之后,将继续进行补充,保证产品性能更上一层楼。至于李青栀经理挪用公款,这件事有检方和法律操心,我没有评价。”

说完,没有低头,但是目视地板,在保镖的护卫下,缓缓的向前走着。

进了大门,所有高管全部鞠躬,李俊哲深呼一口气,似是回到了他曾经当会长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