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人却有些犹豫,居然应该已经忘记了,现在的她是个有“父母”的人,深夜不归不合适,只是这么晚了,打电话回去报平安又担心把夏父夏母吵醒。

居然,看出佳人的犹豫。

“怎么了?不愿意吗?”

“不是,是我,出来的时候还没有同他们打招呼。所以担心明天一早,他们看不到我,会着急。”

自然是知道“他们”是谁,其实也一直刻意忽略他们的存在。居然转身背着佳人,努力的压抑着自己那又突然冒出来的情绪。

他不能让佳人看出来,那是他和夏达远的恩怨,他不想把佳人牵扯进来。可是让佳人回到那个地方,他又万分不愿意。

“那我送你回去吧!”居然失落的说。

“我还是跟他们打个电话吧。”佳人看不得居然的失落,也舍不得刚聚首就分离。她有许多话想要同居然说。也有许多问题想要同居然问,即使不说不问,就那么静静的两个人,也足够美好。

“喂,恩,妈,对,晚上公司有事情,我晚上加班,就不回去了。哦,是的,临时通知的,真没关系,放心吧!”

佳人无意的走稍远一点点,她明白也许居然不想让她与他们有太多的接触,毕竟,在他心里,他们仍是他的仇恨。她需要慢慢的去化解,可是绝不是今晚。

挂了电话,佳人冲居然笑笑,

“借口加班,免得问的太多。”

他们去车子里拿了帐篷简宿,居然快速的搭好,又从车里拿出他的一件羽绒服裹在佳人身上。

两人相拥着坐在帐篷前,虽然他们认识十多年,但是却第一次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那种像是情侣之间的拥抱。只是静静地,也像是情侣之间的静静。

“我以前无数次的来过这里,每一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我就会驾车到这里来,一待就是一夜。”居然说着,

“唯独这一次,我是因为开心来到这里。”

“我有来过,可是都没有遇到过你。”

“因为,我都只能夜幕降临之后才来,我自己的痛苦,总是见不得人。”居然强颜笑道。

“别那么说,因为你是公众人物。”

“对了,你还记不记得我第一次带你来这里,我们做公交车到末站,走了一个小时。”

“当然记得,我还说,这是秘密基地,希望永不开发,还好,十多年了,这里还是原样。”

“我当时也担心,不过还好,这个沙滩太小,没有足够的商业价值。我当时,初中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地方,当时在爸爸的市规划地图上,我看到这个小小的心型,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很美,初中一次跟父母闹别扭,我就来到了这个地方。从此,就喜欢上这片可以治愈的地方。”

居然第一次在佳人面前谈到了他的父母,佳人犹豫着要不要接下去问,可是却又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好在,居然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没有太多说。

他们彼此间有太多的禁忌话题。居然的父母,包括她现在的父母。

“那你不会第一次就在这里过了一夜吧。”

“没有,就待了一会,那时候年纪小,害怕。”

“哈,原来你也会怕啊。”

“我当然怕啊,只是后来越大越不怕了。虽然不是看透生死,却相信人各有命,所以反而淡定了。”

居然,这么多年,一定过得很累吧。

“是的,我都以为,我们两个人的命此生无交集了呢!”佳人故作轻松的说。

“我怎么也想不到,几个小时前,我们还如陌生人般,可是现在却已经。。对了,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我看到了墨阳手机上你的照片。”居然酸中带着愤怒。

“他怎么会有你的照片,你是不是告诉过他了。”

“我,上次,被你开除之后,心中难过,喝了点酒,所以一时心中痛苦,就和他说了出来。”佳人没敢告诉他,就是在这个地方,说的。

“那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呢,你知道当我觉得你是佳人的时候,我有多痛苦。”

痛苦的无法自拔,一方面是要报复的对象,一方面又在那个人身上看到了熟悉的影子。

“我,当时不知道,你原来那么喜欢我啊。我一直以为,自从上次我表白之后,你就...”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他啊,你知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他对你,心思不正。难不成,你对他有什么心。”

“怎么可能呢,他在我眼里就是个小弟弟。我正是因为知道他的心,所以才会告诉他,告诉他,其实我是个大他七八岁的大姐姐了。”

“你真傻,真正爱你的人,哪里会介意你的年龄呢。”

“当然要介意,年龄不匹配,就像身高不搭配,总感觉怪怪的。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比你大几天呢!”

“大几天,还是小几年。”居然勾了下佳人的鼻子。现在的她年龄正好芳华,而他却已经三十而立了。

“无论几天还是几年,其实我从未介意过得。”

“那你高中时还跟我说很介意啊。”

“我那时,可不能早恋的啊!”

“现在可以了吗?”居然深深的眼眸望着佳人。

“佳人,我们谈恋爱吧,白头偕老的那种恋爱。”

“可以吗?”佳人担心的问,害怕会影响到他。

“可以了,如果他们不接受,我就转行,总之,别担心别的,我们谈恋爱吧。”

“让我想想。”

佳人轻声道。

可是还没有说完,嘴唇上就被覆盖住了,居然有些微凉的薄唇,有力的盖在佳人唇上。

良久,佳人有些喘不过气,方才放开。

“别想了,求你。”居然祈求道。

“好.....”

只来得及说出这个字,居然便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再次覆盖了下来,微凉的唇再次覆盖下来,怀抱的更紧。

夜色渐深,两人相拥无眠,直至天空微亮。也许多年的分别让他们倍感珍惜当下。

“佳人”

“恩?”

“休息一下吧,累了吧!”

“不累,也不困。”佳人揉了揉发酸的眼角。

“傻瓜。”居然揉了揉佳人的头发,强迫她把头靠在自己的肩头。果真没一会,就传来徐徐的舒缓的呼吸。居然温柔的抱起沉睡的佳人,走进已经搭建好的帐篷里,轻轻的如同放置一件最精致的瓷器。就那样小心翼翼的拥着。那一刻,这个世界和他无关。只有怀中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