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明明是爸爸说要介绍她和戚淮南认识,还说顺利的话他们会成为一对,这都是爸爸自己说的!!

自己现在满心期待她和淮南哥哥的未来,爸爸却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

“明明是你说我和淮南哥哥之后有可能会结婚,让我好好和他培养感情。”

江思绵红了眼眶,心里委屈极了,“我现在喜欢他了,你却和我说,我和他没有可能,哪有你这样的!!”

“绵绵,这件事是爸爸没有考虑好。”

江文汤看到江思绵红了眼眶,当下就心疼坏了,“你相信爸爸,爸爸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你好。”

“戚淮南不适合你,你和他在一起的话,迟早要吃大亏。”

江文汤放软了态度,苦口婆心的劝说,“爸爸会给你找更好的男人,绝对不会比戚淮南差,你听话。”

“我不!!”

江思绵直接一口拒绝,她从来就不是乖乖听话的女孩子,“我就要淮南哥哥!”

“是你让我和淮南哥哥好好相处,也是你说我们以后可能会结婚,让我做好心理准备。”

江思绵带着哭腔对着江文汤大吼,“我都听你的话,现在我就喜欢淮南哥哥,你却要我放弃,还不许我去找淮南哥哥,我不要听你的。”

“我是绝对不会放弃和淮南哥哥在一起的!!”

“绵绵——”

江文汤看着满脸倔强的江思绵,顿时觉得头疼不已。

江思绵被他宠坏了,有些事情一旦认定了,就很难改变主意,脾气倔得很。

江文汤已经能够预见自己若是想要让江思绵放弃戚淮南,需要耗费多少精力和时间。

“我回来了。”

就在父女俩僵持不休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道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来人映入眼帘。

“爸,绵绵,你们在家啊。”

就在江文汤苦恼着应该怎么劝说江思绵听话的时候,江泽安的出现,让江文汤瞬间眼前一亮。

自己说服不了绵绵,可以让别人来处理这件事啊。

江文汤抬手招呼江泽安,“泽安,你过来。”

“爸,怎么了?”

江泽安脱下西装递给佣人,温润的眼眸带着几分疑惑的看向满脸倔强不服输的江思绵。

“绵绵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看江思绵红着眼眶,看来刚才还哭了。

谁这么大胆,居然欺负江思绵,江文汤居然还能稳稳当当的坐在这里,而不是去给江思绵报仇。

江泽安声音温和,不经意的开口试探道,“谁欺负你了,你和我说,我帮你想办法出出气。”

江泽安心中有一个大胆猜测,难不成,惹江思绵生气的人——是江文汤?!

不然为何江文汤能够如此安稳的坐在那里,也不说哄哄。

江泽安的眼中快速的划过一丝幽光,转眼即逝,没有人发现江泽安此刻的表情。

“哼,用不着你管!!”

江思绵可没有因为江泽安的关心就给他好脸色看。

“少给我假好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肯定是想看我笑话!!”

江泽安不是江文汤的亲生儿子,而是江泽安在十几年前去孤儿院领养回来的养子。

江思绵从小就很讨厌这个哥哥,觉得他就是来和自己抢爸爸的,各种针对和陷害江泽安。

这种情况还是等他们都长大,江思绵被江文汤送到国外读书,两人相聚的时间变少,情况才稍微好转一些。

不过聚少离多只是让江思绵少了很多找茬的机会,而不是江思绵和江泽安的关系因为聚少离多变好了。

江文汤听到江思绵这么说,脸色有些不悦,带着几分警告,“绵绵。”

他知道绵绵和江泽安两人感情不咋地,但是他没想到绵绵对江泽安的态度恶劣到这种程度。

明明江泽安是好心,绵绵这个做态,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哼——”

江思绵重重的哼了一声,直接别过脸,全然不给江文汤面子。

江思绵从小就是江文汤的掌中宝,只有江文汤哄着她的份,更别说她现在也在气头上,怎么可能会被江文汤唬住。

“反正淮南哥哥的事情,我是不会听你的!”

“你的想法只是你的想法,我、不、听!!”

江思绵撂下这两句话之后,直接转身去楼上。

“绵绵——”

江文汤在身后无奈的喊江思绵,看着江思绵从楼梯拐角处消失,无奈的叹息一声,“唉,这孩子。”

江泽安看着江文汤做戏,在心中嗤笑一声。

若是江文汤真的想要喊住江思绵,他就不相信江思绵敢当作听不到。

如今这个样子,不过是做样子给他看而已。

“爸,你别生气,绵绵还小,有些事情可能转不过弯来,我们慢慢来就是。”

虽然明白江文汤此举的用意是冲着他来的,江泽安也没有多说什么,反而给江文汤倒了一杯水,开口安慰江文汤。

“绵绵是个聪明的孩子,她会明白你的苦心的。”

他从很小就清楚,自己和江思绵是不一样的。

即便他们都喊江文汤爸爸,但是在江文汤的眼中,自己终究是一个外人,无论自己做得多么的好,外人就是外人。

“泽安,还是你懂事,绵绵她啊,我是指望不上了。”

江文汤端着水杯,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被江泽安的话取悦,对江泽安的孝顺很满意。

江文汤轻拍江泽安的手,“以后这个家,还是要靠你。”

“爸你还年轻,别说这些,我相信绵绵总有一天会长大,能够独当一面。”

江泽安一脸受宠若惊,一副欣喜却又要强装淡定沉稳的模样。

“说不准以后绵绵会给你一个惊喜也说不定。”

江文汤看着江泽安的表现,心中满意几分,面上却不露半分。

江家自然是要交给他自己的女儿,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现在给江泽安画饼,让江泽安对他更加的死心塌地。

“唉,绵绵现在还和长不大的孩子一样,我哪里指望得上她。”

江文汤长叹一口气,将话题引到自己想说的事情上,“你看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