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为大明续命200年 >  一代天骄 第三十六章 第一神兵

一片弹琴石,千秋过客寻。牙期偶相遇,山水感知音。大木生虚籁,高台俯阳阴。苍凉怀古意,猿鹤助哀吟。

这首《伯牙绝弦图》,作者假借伯牙痛失知音在汉阳古琴台,愤而摔琴的典故,表明自己守志不移,抒写深沉的故国之情。

汉阳,武汉城市起源之地。隋大业二年(606年),依“山南水北为阳”之意,首次定名汉阳县。汉水环绕汉阳,从龟山之南流入长江。

汉阳城北,屹立着龟蛇二山。蛇山原名叫黄鹄山,因其形状蜿蜒如蛇,后人取名“蛇山”。

龟山,相传为大禹治水至于大别的大别山,其中部隆起,有头伸入大江,恰似一个大龟,因而得名。

龟山前临大江,北带汉水,威武雄踞。

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

独孤笑天此时正站在龟山的月树亭上,凭栏俯视着浩浩长江之水。他来到汉阳已经六天了,每日里都会来龟山观摩山势,与真武七截阵的七套功法印证。

“明日我的平天剑就可以重铸好了。”笑天欣喜的自言自语。

独孤笑天到了汉阳,在客栈住下。他在客栈打听到汉阳最著名的铁匠铺是“张氏匠铺”,便带上平天剑的剑柄和碎片赶了过去。

经过上千年的发展,中国冷兵器的铸造在明朝,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永乐大帝出身于行伍之间,非常热衷于兵器,他手下有一个神机营,全都装备了最先进的武器,堪称那个年代的特种部队。

神机营不仅装备了传统的刀剑,还有先进的火枪,神机营使用的武器非常厉害,刀剑锋利得削铁如泥。

“张氏匠铺”规模不大,只十几丈长宽,位于汉阳大街的西北角,铁匠铺已经传承了百余年。铺主张得志四十来岁,身材魁梧高大,他带着三个徒弟,通常锻造之事,都是其徒弟代劳。

独孤笑天见了张得志的二弟子李有德,解开包裹,说明了来意。

李有德眉头深皱,“小兄弟,你这把剑只是军中普通佩剑,钢质较差,还有积碳。即使完好,与我店铺中的成品宝剑也相差了一段距离。市面上只值得三两银子。”

“这剑体有些部分已经崩碎成了粉末,即便回炉,也无法再还原成原先的三尺六寸,重七斤三两的原貌了。如果把宝剑碎片融了,只能再添加精钢,这必然要依靠深度锤炼之法,才能混而为一,成为可用的宝剑。如此工艺复杂,成本太高!”

“你真的不如直接花五两银子,买我店铺中的成品宝剑。” 李有德劝道。

独孤笑天向李有德深深一揖,轻声道“晚辈不敢为难大师傅,此剑乃是先父遗物,先父过世之后,一直与我相依为命,感情深厚,望大师傅成全。金银外物,只是小事。”

李有德见独孤笑天如此坚持,又愿意多花银两,便请出了师父张得志,告知了事情原委。

“没想到还有用到折叠百炼钢手艺的时候!”张得志嗓门洪亮,哈哈大笑。

唐宋之后,因为灌钢工艺的发展,百炼钢锻造工艺费时费力,几乎很少使用了。

“小兄弟,你的这份孝心我很欣赏。这把宝剑要重新锻造,需我亲自出手,以百炼锻钢之法,至少耗费五天的时间,才能完成。你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吗?”

“剑长三尺六寸,剑重…”独孤笑天略一沉吟,“如今自己武功大进,平天剑原来的重量确实不够趁手。”

“请问刘大师,这宝剑可以重铸的比原来重十几倍吗?” 独孤笑天躬身问道。

“这个不难,宝剑长度不变,加厚剑身的厚度和宽度,再将剑柄也融了,剑柄自身也多加精钢即可。” 张得志微笑道。“小兄弟可以试试我兵器架上的各种兵器,兵器上都标明了重量,寻个趁手的重量。”

独孤笑天拿起铁匠铺中的铁锤大刀等重型兵器挥舞了几下,心下思量:“乌吉措的玄铁棍极为厉害,难免将来不再遇上,莫要让平天剑再被损毁。”

“八十六斤!”独孤笑天沉吟片刻,坚定地说道。

张得志师徒闻言大惊,“小兄弟确定要打造八十六斤重的宝剑?此剑已是普通宝剑重量的十几倍,且极为厚重,不便于施展轻灵的剑法”刘清水脸色凝重道。

独孤笑天拿起兵器架上百斤重的银色大锤,随手挥舞了几下,“大师莫要担心,晚辈力气大,使得了这么重的宝剑。”

说到这里,独孤笑天微微一顿,脸色怆然道“请大师在整体剑的样式上不要修改,将碎片融于新的宝剑正中。在剑柄正面,刻上一个‘平’字,剑柄背面,刻上一个‘侠’字。”说罢用手指在桌上写了“平”、“侠”两个字。

看着独孤笑天感伤的表情,张得志心中已大致明了。“请小兄弟用笔墨在纸上写下此二字,我必然拓印在剑柄上。”独孤笑天闻言大喜,他取来笔墨,按照张得志说的尺寸,留下了这两个字。

重铸宝剑的细节既已谈妥,张得志盘算了半天,说道:“小兄弟,刘某可以按照你的要求重铸这把平天剑。”

基于通盘考虑,此剑整体约莫剑重86斤,剑身长三尺六寸,宽一尺一寸,厚一寸。原来平天剑的碎片,我会起火融了,锤炼出其中杂质,置于剑身中心处。

剑尖五寸,成圆锥形,逐渐打磨收窄。

剑柄长一尺,厚半尺。剑身既然如此宽厚,可做小盾使用,在剑柄末端做个斜面,凸起两寸高的扶手。那两个字我按照少侠留的字迹拓印上。

我师徒四人推了其他活计,全力赶工需要6天的时间才能完工。这次铸剑,去了我徒弟们的人工费,只收你六百两银子。当下先收材料定金一半,余款六天后取剑再付。”

独孤笑天从怀中摸出一张银票,放置桌上。“岂能让大师傅们白白辛苦,多出来的一些银子,请师傅们笑纳。我六天后来取剑”。说罢,他走出了铁匠铺,转瞬间消失在街头。

李有德拿起桌上的银票,吃惊道“师父,这是一千两银票的通票,我们要把多余的银两退给他吗?”

张得志微微一惊,旋即朗声大笑:“不愧是侠义之后,不用退了,咱们把我存的最好的百炼精钢都用上!”

独孤笑天和张氏师徒都不会想到,这一番古怪的定制,居然打造出了日后名震塞外中原的“第一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