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太舒服,先回去了。”

顾南枝强撑着应付了李明熙一番,见夜色稍深,便想要起身离开。

可方才起身,温念便笑吟吟递过来一杯酒。

“南枝,咱们难得聚聚,怎么也得多待会儿不是,再说重头戏还没开始呢。”

温念手里端着酒杯,定定望着温念,眉眼含笑,却莫名让人觉得不舒服。

顾南枝瞬间嗅出了阴谋的味道,眉心下意识拢紧。

“说到底我不算温家人,家宴自然也与我无关,你们开心就好。”

顾南枝笃定这是场鸿门宴,铁了心不愿意多待,语气也莫名重了些许。

“整个南城都知道你妈如今是温夫人,你也算是温家的女儿,温家的家宴哪能与你无关。”

好戏还没开场,温念当然不会愿意放顾南枝离开,朝前两步,不动声色地将她拦住。

顾南枝走不了,又不好当场发作,只能憋着一肚子气留在原地。

就在她皱紧眉头暗自盘算如何才能脱身时,温庆安忽然走到了台上。

“今天的家宴除了庆祝小女温念伤愈出院之外,还有一桩喜事要宣布。”

温庆安站在舞台中央,微微俯身对着面前的话筒,先是笑着望向温念,随后又把目光移向顾南枝。

顾南枝看着笑得一脸慈祥的温庆安,心脏忽然抖了抖。

温庆安同温念一样,都是笑面虎,笑意越浓下手越狠。

“我的另一个女儿顾南枝即将和鸿泰的小公子李明熙婚,从此以后李家与温家便是秦晋之好。”

温情安依旧笑容灿烂,语调温和,可说出的话却像是一把刀子横戳进顾南枝的心里。

她原以为温念不过是想撮合她和李明熙,好让她从此离开秦霂。

却没想到他们父女俩的盘算如此狠毒,竟然直接让她跟李明熙订婚。

在此之前,甚至都没通知她一声。

“我不……”

虽然顾南枝做了秦霂许多年的玩物,早已习惯了逆来顺受,可谓仅仅是对他。

在温家人面前,她就算死也不会心甘情愿受人摆布,温庆安的话音刚落,她便起身想要反驳。

可还没来得及出声,温念的威胁便在耳边幽幽响起:“顾南枝如今你弟弟的秘密捏在阿霂手里,我一句话便能置他于死地,你最好想清楚再做决定。”

温念依旧笑意盈盈,神色瞧不出丝毫变化,可顾南枝抬眸和她对视的瞬间,后背却莫名一阵发凉。

顾南枝脑海里闪过顾星星面色苍白躺在病床上的虚弱模样,瞬间放弃挣扎,无比绝望地闭上双眼。

秦霂从门口进来的时候,恰巧听见温庆安在宣布顾南枝和李明熙订婚的消息。

脚步忽地顿住,眸色也瞬间添了几分阴沉。

“阿霂,你来啦!”

秦霂一阵搜寻,暗幽幽的眸光方才触到顾南枝单薄的身影,温念便已经走过去挽住他的胳膊,笑得满脸欢愉。

他望着眼前笑意荡漾的一张脸,眉心依旧紧紧蹙着,几乎忍不住想要将她推开。

“阿霂,我等了你好久,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走,舞会快要开始了,咱们去跳舞吧。”

温念察觉到了秦霂眸子眼里的阴沉,也明白是因为什么,却装作没看见,说着便要将他往舞池里拽。

秦霂闻言本就皱着的眉头蹙得更紧了些:“你才出院几天,就想着跳舞,腿不要了吗?”

秦霂瞥了一眼温念脚腕上的纱布,语气带着些许宠溺,可眸色却依旧阴沉沉的。

“我……我就是久了没跳舞,心里有些痒痒,一高兴就忘了脚上还有伤。”

见秦霂暗幽幽的眸子里透出疑惑,温念微微一愣,随即开口解释,可眸底却压着一丝心虚。

她的腿只不过是伤了些皮肉,压根儿没大碍,所谓神经受损,只不过是她编出来骗秦霂的谎话。

如今所有人都认定是顾南枝害她受的伤,她伤得越重,秦霂对顾南枝的厌恶也就越深。

温念原本打算抓住这个机会将顾南枝彻底从秦霂身边赶走,可秦霂虽然心疼她受伤,却并未像她预料的那般苛责顾南枝。

她意识到这条路行不通,于是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四年前温念之所以敢毫无顾忌地离开,是因为知道秦霂深深爱着她,甘愿为她付出一切。

可如今她已经看不穿男人的心,也摸不透顾南枝在他心里的位置。

她不敢赌,只能想方设法将顾南枝赶走。

“念念,别任性好不好,先好好歇着,等你的腿伤好了,我一定陪你跳舞。”

不知道是有意忽略还是什么,秦霂丝毫没有察觉出温念的心虚,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连语气也跟着添了些许温柔。

“好,等我好了,请你去做巡演会的嘉宾,到时候咱们俩一起跳给全世界看。”

见秦霂眸子里露出温柔,温念的那一丝心虚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挽着他的胳膊笑得越发欢喜。

顾南枝此时已经被容桑逼着上台和李明熙站在了一块儿。

“你跟秦总的事我都知道,不过你这张脸倒是挺合本少爷的胃口,你以后要是安分守己,不再想着别的男人,本少爷倒是可以既往不咎。”

李明熙觊觎顾南枝已久,如今自然是高兴得像是天上掉馅饼一般,面上却端着大少爷的架子,想要给顾南枝立规矩。

顾南枝看着眼前眉眼平平,眼里**几乎遮不住的猥琐男人,恶心得胃里一阵翻涌,恨不得立马逃走。

可温家所有人都拿顾星星的命威胁她,他不愿意看见唯一的弟弟受苦,只能硬着头皮强撑。

“哟,都这时候了,还跟本少爷在这儿演冰山美人呢?你该不会还指望着秦总会救你吧,你瞧瞧他和温大小姐如胶似漆的模样,哪里还顾得上管你。”

见她不说话,李明熙有些窝火,黑沉着脸故意拿秦霂戳他的心窝子。

顾南枝闻言默默垂眸,刻意不去看秦霂和温念相依相偎的恩爱模样。

可心里还是难受得紧,就像被人狠狠砸了一拳,说不出的沉重。

“祝贺两位有情人终成眷属。”

温庆安站在台上说着结语,带着笑意的声音钻进顾南枝的耳朵里,刺得她心里一阵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