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青莳整理好这些,装订好,琢磨着寻一个好地方妥善保管。

因为一本只存在自己脑海里的香谱,李家都能害的大哥和小妹没得善终,这里随便拿出来一本,都能引来腥风血雨了。

“阿姐!阿姐!”方青荷兴奋的跑进来。

姬染尘撩起眼皮看了眼。

方青荷赶紧站好,规规矩矩的给姬染尘行礼:“师父,徒儿回来啦。”

“回头束着点儿荷儿,年纪太小。”姬染尘对方青莳说。

方青莳轻声应了句。

方青荷过来坐在小板凳上:“师父偏心,当时我还是第二个入门的呢,阿姐是最后入门的。”

“让我叫你师姐?”方青莳笑吟吟的说。

方青荷赶紧摇头摆手:“我不说了,我说不过你们,阿姐,村子里好多人都答应进山采药了,采药换钱,我再置办调香的物件儿,咱们的铺子就能开起来了。”

“小妹真厉害,想到的法子不错。”方青莳顿了一下:“如果能先做几种简单有效的香料,就算是再便宜也比草药贵,能更快赚来钱呢。”

方青荷兴奋的站了起来:“对啊!阿姐太聪明了!我都没想到呢。”

“那你要想一想什么香料好卖。”方青莳说。

方青荷笑眯眯的坐在方青莳身边:“阿姐啊,你帮我想想呗。”

“我还得回家去呢,那边的事情也一大堆,你自己来。”方青莳说:“磨练出来都是自己的本事,谁也抢不走,可不带指望别人的。”

方青荷求助似的看着姬染尘:“师父,您看嘛,刚才还答应您说管我呢,这就不管了。”

“一脑袋歪理,阿莳说的对。”姬染尘有些累了,抬起手撵苍蝇似的说:“快出去找事情做,没事做就琢磨咱们晚上要吃点儿什么吧。”

方青莳拉着妹妹给师父行礼,退出去。

院子里,沈良玉正在整理草药,头上罩了一块碎花的巾布,动作娴熟。

在她不远处,方静安正在研磨草药,两个人隔得挺远,但在方青莳的眼里,莫名的觉得这样的场景好美。

这个念头刚起来,方青莳把自己都吓一跳,大哥再好也配不上沈家大小姐的,痴心妄想了不是!

看着日薄西山,方青莳才发现一家人都没吃午饭。

当然了,寻常百姓家里一日两餐,穷苦人家日中一食,之所以家里吃三餐,主要是师父和沈大小姐之前过的可不是苦日子。

“阿莳,我在河里下了笼子。”方静安看到两个妹妹,扬声说:“我去取回来,晚上咱们吃鱼。”

“好嘞,大哥可多抓一些鱼,让小妹去买两块豆腐,做个鱼汤再做炖一锅。”方青莳过来在沈良玉旁边挑拣药材,扬声说。

方静安应了一声出去了。

屋子里,姬染尘笑了,想到阿莳对自己说的话,都想要谢谢满天神佛,让自己在末限也能享受到天伦之乐。

“我都怀疑你哥能不能抓到鱼。”沈良玉小声说。

方青莳笑了:“我哥所有的聪慧都用在治病救人上了。”

这话,逗笑了沈良玉,拍了拍手:“我刚好馋鱼了,趁着阿莳在家,我去抓一些鱼回来吧。”

方青莳:……。

方青荷:……,自己的厨艺就那么差劲儿吗?被嫌弃的太明显了吧。

姐妹俩把草药都收好。

方青莳揉面准备烙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打从家里多了师父和沈大小姐后,米缸里的米是精米了,面缸里的面都是雪花白面了,以前大哥可舍不得呢。

村外,山脚下有一条小河,河水清澈。

方静安挽起裤脚准备下水。

“春三月的水太寒凉了。”沈良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方静安回头,有些拘谨:“不碍事,我一个大男人不怕。”

沈良玉就没再阻拦了。

方静安找到自己下的鱼笼,提到了岸边脸都比晚霞还红了。

“没有?”沈良玉问。

方静安摇头,又点了点头:“就这么点儿。”

沈良玉凑过来,看着两条巴掌大的小鱼和两条泥鳅,真没忍住,大笑出声了。

她笑的太畅快了,方静安挠了挠头发,也笑了,他以为大户人家的贵女都笑不露齿,沈良玉可没有。

“等着。”沈良玉弯腰在岸边捡了一些石子,又到潮湿的岸边用木棍掘开湿漉的土,红红的蚯蚓都懵了。

沈良玉扬声:“过来搭把手,这些蚯蚓丢河里。”

方静安过来帮忙,沈良玉抓起来一把蚯蚓扔到了河里,手里的石子突然出手,一股血花后,一尺多长的大鲤鱼翻了个水花,不动了。

“我去,我去!”方静安可担心沈良玉下水,这水是很凉的。

沈良玉一把抓住方静安的衣袖:“等下,别惊到了鱼。”

话音落下,手里的石子嗖嗖嗖飞出去好几个,这一手看呆了方静安。

“蚯蚓呢,给我。”沈良玉说。

方静安把鱼篓递给沈良玉,沈良玉看了眼里面的蚯蚓,抬脚往下游去:“进去把那些鱼都捡回来。”

“哦哦哦。”方静安赶紧下河,他觉得再不下去,就算是死了的鱼也会顺水丢了。

两条大鲤鱼,七八条鲫鱼,方静安把这些鱼扔到岸上,回头大喊:“良玉,够啦,够啦。”

沈良玉听到自己的名字,楞了一下,回头看着从小河里走出来的方静安,抿了抿嘴角没说话,把手里最后一个石子打出去,结果打空了,轻轻的叹了口气。

方静安跑过来把这边的鱼也都捡回来,鱼篓装满了不说鱼笼里也装了不少。

沈良玉提着鱼篓,方静安扛着鱼笼,两个人的背影被晚霞镀上了一层光晕。

“阿莳非得笑话我。”方静安无奈的说。

沈良玉偏头:“笑话你什么?”

“我每次都抓不到几条鱼,这次带回去这么多,还都是被打死的。” 方静安抬头看着沈良玉,认真的问:“我这个当大哥的,是不是太差劲儿了?”

沈良玉偏头打量着方静安好几眼,才说:“在我看来,你是最好的兄长。”

方静安被夸得脸都红了,他可不就想当个最好的兄长嘛,爹娘不在,自己得护着两个妹妹呢。

两个人进了院子,片刻就传出来方青莳的大笑声,她说:“大哥!你别告诉我,你就抓了两个泥鳅吧?”

方静安无奈的看着方青莳。

旁边,沈良玉眼角眉梢染了笑意,晚霞余晖中,这小小的院子里,浸染人间烟火气,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