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顾道长生 >  第二十八章 被包养了

大虞,天都,上京城。

虽然临近秋末,空气中蕴含着冷意,又不时的吹过一阵凉风让人一颤,但就算这样,上京城中依旧热闹非凡。

身为大虞朝最繁华的县城,上京城的面积不是其他县城能够相比的,城中足以容纳数十万人。

而德安寺身为上京城中唯一的寺庙,之前就连大虞天子也曾去上香礼佛,被封为国寺。

而身为大虞朝国寺的德安寺,名声在上京城甚至整个大虞朝中都非常响亮。

天才微微泛起鱼肚白,一大群香客就争先恐后的来到德安寺祈福上香,让得德安寺所有供奉大殿中都香火不绝。

不过让那些香客奇怪的是,今日德安寺的那两位方丈,似乎一直都没有露面。

“昨日北方突现紫气,之后又有天雷之威弥漫,这两异像争先恐后的出世........北方之地应有大宝问世啊。”

德安寺后院的菩提老树下,一位年过花甲,慈眉善目的和尚正抬目望向北方,手中不停的盘扣着一串佛珠。

“可不知为何,从昨日开始我就心神不宁,难道北方之地大宝现世的同时,也有妖魔出世作祟?”

普空摇了摇头,便盘坐在地,双手合十的开始咏念佛法心经。

一层淡淡的佛光,逐渐在他身上弥漫。

“普空师叔,北方之地出事了。”

忽然,一道唉声长叹传来。

普空和尚睁开眼,扭过头看向前方匆匆走来,穿着赤色袈裟,长相硬朗俊俏的和尚,说道:

“普缘,佛家万法不念空,身为德安寺方丈,切勿让心中所想具现在脸上。”

“普缘受教。”

“善哉。”

见普缘双手合十行了一个佛礼,脸上的焦急之色恢复平静后,普空和尚这才开口问道:“昨日北方之地两大异像出现,是出了何事?”

普缘叹道:“并不是昨日北方异像升空之事,而是普度他出事了。”

“普度?”

听到这个名字,普空和尚眉头微微一皱,说道:“他出什么事了?难道他终于控制不住真魔天性,开始屠杀生灵了?”

普缘摇了瑶头,说道:“暂时不知,普度他前一段时间去了北方之地游行,而在昨日北方之地那两大异像现世后,我给他的那些随行僧众的护心禅,就突然之间断了联系。”

“护心禅断了联系。”

普空和尚楞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说道:“这护心禅乃我佛门神通,普度他只不过是一具真魔分身而已,又有和能耐能消除你的护心禅?”

听到这话普缘也非常疑惑,只能老实回道:“我也不知,昨日申时的时候,我曾感受到一次那些护心禅的波动。”

“想必在那时,护心禅就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为随行普度的那几个武僧护住了心脉,保下了他们的性命。”

“可在之后戌时末刻的时候,突然之间就有一道护心禅被直接磨灭了,而剩下的那四道护心禅,也在之后同时消散。”

普空和尚停下盘扣手中的佛珠,沉默思索了片刻,他望着面前的俊郎和尚,说道:“护心禅断了联系,可能是普度他的本体终于现身出手了。”

“此事重大,稍有不慎便可能造成一方生灵涂炭,普缘你把那件东西带上,先一个人去北方之地好生查探一番。”

“如若之后发现了什么异常,你速速第一时间用千禅音告诉我,千万别独自一人去对抗。”

见普缘点了点头,普空和尚又嘱咐了一句:“还有,你离开德安寺时千万别让任何人发现,恐怕那只真魔还留有分身在上京城内。”

普缘再次严肃的一点头,然后便去寺庙中的大雄宝殿里取出一根金色的九环锡杖,心中默念佛法,正大光明的离开了德安寺。

德安寺中的香客依络绎不绝,普缘拿着九环锡杖缓步走出,可周围大殿中的香客动对此视若无睹,动作依然照旧。

...........

“苏先生,此茶名叫碧春香,乃大虞朝内一等一的好茶,您尝尝?”

县衙内,见高华林又跑来送茶献殷勤,正在吐纳修行的苏铭脸上无奈一笑,道:“高县令,你前些天送的那些茶我都还未喝完呢。”

“没关系苏先生,这茶就算放个一年半载都不会坏掉,您现在喝不完,那就留着之后喝。”

说完,高华林把手中的茶罐打开,亲自去煮水泡了一壶茶。

没过多久,一阵轻幽茶香便扑入苏铭鼻腔。

“先生您喝茶。”

“善。”

望着面前那杯淡绿如春的茶水,苏铭举杯轻抿了一小口。

轻幽茶香在口腔内回荡,回甘之时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清甜之意,让人回味悠长。

虽然不懂茶,但苏铭也能尝出此茶非凡,随即赞叹道:“此茶犹如春色美景,过时让人回味无穷,不愧是大虞上等好茶。”

闻言,高华林内心大喜,说道:“先生您喜欢就好,等明儿我再去给您收集一些越北和凉月国的好茶。”

苏铭摇了摇头,叹道:“高县令你身为一地父母官,苏某之事为小,清水县百姓之事为大啊。”

高华林认为是自己天天早上来送茶,叨扰到了苏铭,立马附身拱手道:“苏先生教训的是,学生一定谨记于心。”

等高华林走后,苏铭望着他的背影,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之后,白妙宛忽然从一旁出现,说道:“先生,此人心术不正,他身为清水县父母官,竟然不去体谅县中百姓之事,反而天天来攀附叨扰先生您,这有愧他清水县县令之责。”

再次抿了一口碧春香,待茶香在口腔中弥漫,苏铭说道:“君子不先人已恶,先让他再慢慢悟吧。”

“如若他之后仍执迷不悟,我会去点醒他的.......毕竟拿了他这么多茶。”

白妙宛作揖道:“先生宅心仁厚。”

拿起茶壶给白妙宛倒了一杯,苏铭问道:“楚家这些日子如何?可有妖物去惊扰行云?”

在处理完那些真魔气息后,第二天苏铭便让楚行云回去了。

因为担心楚行云他身上的祥瑞紫气再引来一些邪祟,苏铭便让白妙宛和老城隍多注意一下楚家的动静,避免楚行云又被什么东西抓走。

“放心吧先生,老城隍他已经和方圆百里内的所有山精野怪说过了,楚行云他由您庇护,已经没有任何妖物再敢去惊扰他了。”

喝了一口苏铭递来的茶,白妙宛又道:“对了先生,您还要回楚家继续居住吗?”

“不去了。”

苏铭叹了一口气,之前只是因为自己吐纳紫气而已,便让楚行云平白无故的遭了一灾。

他可不想再因为自己的修行,从而让楚家的人又受到什么伤害。

因为救人这事...........着实有些麻烦。

看出了苏铭的心事,白妙宛忽道:“先生,我在文月坊有处房产,如若先生您不嫌弃的话,我把那座屋产赠与先生您,您可以去那里居住。”

闻言苏铭顿了一下,好奇的问道:“你不是家在祁阳山吗?为何还在这清水县有座房产?”

白妙宛腼腆一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之前在山中待的太久,无聊时便下山来这县中放纵寻欢一二,为了方便,所以我就在这县中买了座房产。”

“不过先生放心,买卖这房产的钱财都是我在山中挖宝换来的,并不是来路不明或者是施法骗来得来的。”

望着一脸腼腆不好意思的白妙宛,苏铭笑道:“善。”

随后,苏铭去和高华林说了一声,后者没有对他进行任何阻拦,当即便送他离开了县衙。

离开县衙前,苏铭又暗示几句高华林,让他把心思放在清水县百姓身上后,这才朝文月坊走去。

文月坊坐落于清水县东市,楚家也在文月坊中。

而且更加巧合的是,白妙宛的那处房产小院,距离楚家只不过小半条街,两家相隔非常之近。

“看来我和楚行云他还真是有缘啊。”

路过出楚家时,苏铭笑着嘀咕了一句,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便离开了。

“先生就在前面了。”

带着苏铭来到一处被锁锁住的小院门前,看着那遍布岁月痕迹的大门,白妙宛有些尴尬:“抱歉先生,百年前听完您的教诲,我便没有再下山过了,这座小院我也许久没来了。”

“无碍。”

苏铭说道:“只是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而已,只要能住人就行。”

白妙宛点了点头,然后凭空拿出一个铜钥匙来,打开了面前大门上那生了锈的铜锁。

“咔嚓~吱呀~~”

推开大门的时候,一阵阵灰尘从门框上落了下来。

白妙宛挥手吹散这些灰尘,然后伸手请苏铭先进去:“先生您先请。”

进入小院,周围的环境映入苏铭眼帘。

小院四周的院墙不怎么高,四四方方的,表面抹着一层青灰。

里面整体的设计布置,和苏铭他印象中的四合院有些相似,不过就是房间小了一些,正房和偏方之间还夹带着一扇后门。

而在小院的左侧靠墙处,还种着一颗有两丈之高,树枝七歪八扭的光秃秃的大树。

在这秃树下方不远,有着一口水井。

水井上盖着一块大木盖子,想必是用来放灰尘的,上面还压了几块大石头,放在盖子避免被风吹落。

看着那颗光秃秃的大树,苏铭问道:“这是什么树?”

白妙宛回道:“这是颗梅花树,之前我买下这里的时候,它就在了,似乎也有一两百年寿元。”

苏铭点头道:“那也算是一颗老树了。”

随后,苏铭在房院中好好的检查了一番,发现除了房屋里头都落了一层灰,和后门外的荒地上长满了杂草,其他的地方都还好。

勉强称的上是格局健全,宅院雅致。

用御风符把房间打扫干净,来到厨房检查时,苏铭忽然一楞。

“似乎.......我好像没钱买油米饭菜啊。”

来到清水县,苏铭一直就寄居在楚家,平时的花销都是楚家在给他付,这就让他遗忘了自己是个穷光蛋的事实。

现在离开楚家跑来独居,他这才想起自己的口袋里没有一分钱。

“您是缺钱用吗先生?”

看出了苏铭的窘迫,白妙宛快速拿出几块带土的金块,开口说道:“我这里刚好有几块从祁阳山中挖出来的金子,先生您先拿去用,要是不够的话您和我说,我再回山上挖便是。”

接过白妙宛递来的金块,又听着她那如同“傻白甜”一样的发言,苏铭突然沉默了起来。

住她的房,又花她的钱.........我这是被她当成“小白脸”给包养起来了?

不行,吾辈修士怎可.........

“先生,是这些金块不够用吗?”

“不不不,够用了、够用了。”

苏铭快速收起手中的金块,脸上露出一个微笑。

没办法,她给的实在是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