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唐:长乐请自重,我是你姐夫 >  第六十五章 卫国夫人

“不是胳膊的事。忘了跟你说,李胜男有个、有个说法。”秦怀道吞吞吐吐。

萧锐不解:“说法,什么说法?秋菊打官司吗?”

几个吃瓜小子不知道什么秋菊打官司,就知道马上萧锐就要倒霉了。

程怀默小声说道:“李家曾放出话来,比武招亲,年轻一辈,谁打赢了李胜男,就许配给他。”

啥???

萧锐石化当场!

卫国公府,李靖正招待老家来的亲戚。红拂女在后院招待女眷,两个儿子李德骞李德奖分别出去拜年。

“夫人,了不得了,胜男小姐被人卸了两条胳膊回来。”下人慌张来报。

什么???何人如此大胆,敢动我的孙女?

红拂女张出尘一怒之下,不小心拍断了面前茶几,一身杀气,让燃着炉子的客厅都冷了几度。一众女眷宾客吓得瑟瑟发抖,说不出话来。心说这还是那个平时和气的红拂嫂嫂吗?

红拂嫂嫂?也就你们自己家人这么叫,江湖上的人,谁人不称呼一声红侠?

不多时,耷拉着两条手臂的李胜男,满脸泪水的跑了回来,“呜呜,祖母,有人欺负我,您一定要帮我报仇呀!”

呼……还好还好,原来是双臂脱臼,不是被人砍掉了。

红拂女长舒了口气,刚才还以为是被人砍掉了双臂呢。

咔、咔,简单的两声,就接上了李胜男的双臂,红拂女耐心的问起了事情经过。

听着孙女的描述,想起了之前那个规矩,众人眼神古怪,红拂女脸上的怒气渐消,转而换上了古怪的笑意。

“好好好,跟人比武两年了,终于有人胜过你。好事!”

当初,因为红拂女的宠爱,任性的放出话,为孙女比武招亲。卫国公李靖本就不同意孙女习武,现在倒好,越来越离谱,竟然还比武招亲?

奈何夫人红拂在家只手遮天,无奈李靖只能撒手不管。至于两个儿子李德骞李德奖?你问问他们敢跟母亲多啰嗦两句话吗?

原以为孙女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不过是学了点花拳绣腿,比武招亲也好,长安武将二代遍地,随便一个人都能拿下孙女。将来胜男嫁给个性格直率的武将,两人也算对脾气。

可谁成想,胜男这孩子竟然天资不凡,小小年纪就习得一身好本领,长安有身份的猛将二代,竟然全都无一是对手,全都折戟沉沙,败给了一个女子?

祖母红拂女很欣慰,还跟丈夫自夸:老娘亲自教出来的孙女,可给我们家大大的涨了脸面。早知如此,两个儿子当初就不该给你带,也该归我管。

让夫人得意三秒,李靖眼神怪怪的来了句:“夫人,胜男武艺高强是好。但你别忘了,比武招亲怎么办?没人胜过,孙女以后怎么嫁出去?”

嗯???

红拂女差点被晃岔气,有些嗔怪的说道:“哼,我的孙女怎么会嫁不出去?天下青年才俊那么多,我就不信找不出一个武艺高强的。”

李靖没再多说,他也期待有这么一个人快点出现。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年转眼而过,就连表面硬气的红拂女张出尘,都开始心慌了。这不,逢年过节还会主动走动一下交好的勋贵夫人们,问问有没有优秀的青年才俊。

今日倒好,孙女出去拜个年回来,给了大家一个大大的惊喜。

看着红拂嫂嫂的笑容,一群妯娌亲戚等等,不约而同的起身恭贺:“恭喜嫂嫂,胜男觅得良缘,好事将近了。”

“好好好,确实是好事,了了我的一大心病,各位妹妹,你们可都是胜男的娘家人,到时候都来啊。”

“一定一定,我们得帮忙给胜男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

……

李胜男:……

“祖母,你们在说什么呢?我都被人打成这样了,你们、你们……呜呜,我去找祖父。”

众人哈哈大笑,都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才俊,才能降服胜男这样的脾气?

红拂女拽住了孙女,“你祖父在前院招待,别胡闹了。快跟我说说,那个叫萧锐的,是谁家的孩子,多大年纪,什么出身,比武竟然能胜过你?”

李胜男反应过来,羞红了脸嗔怪道:“哎呀祖母,人家是认真的,你不想着帮我打赢他,怎么、怎么像是帮我相亲一样?”

红拂女安慰说道:“你祖父常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得告诉我他的情况,我才好帮你出头呀。”

李胜男没听出言外之意,老实说道:“萧锐是宋国公萧瑀的儿子,年纪嘛……我不知道,但秦怀道都叫他大哥,应该十九或者二十岁。”

红拂女惊喜道:“十九二十岁?不错不错,你十七岁,正是良配!宋国公萧瑀的儿子,这么说也是世家贵族,不错……嗯?不对呀,记得宋国公萧瑀是文官,他的儿子怎么会习武呢?而且年纪轻轻武艺高强?”

这时,人群里有人惊呼道:“萧锐,是他?”

红拂女追问道:“六妹,你知道这孩子?”

对方点头,有些为难的说道:“嫂子,如果是萧锐的话,这件事可能有点麻烦。”

“嗨,到底怎么了,不要吞吞吐吐的,爽利些。”

“嫂嫂,您没听过萧锐吗?兄长也没提过?”

红拂女不解的点了点点头:“没有。家里的规矩你懂的,他从不把公事带回家议论。”

这时另外一人点头附和道:“这就难怪了。红拂嫂嫂不常出门,所以不知道萧锐这个新冒头的才俊。要说此人才华,那是肯定的,但他最出名的却不是才华,而是狠辣,被人称为长安煞星。”

红拂女来了兴致,好奇的笑了:“哦?一个二十左右的小子,竟敢号称长安煞星?有意思,说来听听。”

很快,几个知情的夫人,就开始七拼八凑的讲述自己知道的东西。红拂女听得津津有味,就连李胜男也入了迷,原来萧锐这么有名呀。

“……就这么着,他几乎得罪了全部官场,所以被人传为长安煞星。不过在民间倒是口碑不错,许多百姓都叫他萧铁面、萧青天呢。”

红拂女哈哈大笑道:“好小子!干得漂亮,对我脾气。官场上那套尔虞我诈,我早瞧不惯了。”

这时有人打断了红拂女的快意感叹:“嫂嫂,萧锐的为人、才华等等且不论。您不知道,他可是已经被陛下赐婚,要娶襄城公主的准驸马了。所以胜男这事……”

啊???

红拂女、李胜男,祖孙两人同时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