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柯南:拒绝刑事部的男人 >  69.派系的接纳

有了上一次水漫金山的经验,宗拓哉与秋庭怜子终于在这个难得的休息日睡了个懒觉。

等起床之后两人略作整理,然后前往铃木家赴约。

来到铃木家之后,宗拓哉刚好在玄关碰到正准备出门逛街的母女三人,见到宗拓哉和秋庭怜子的到来很自然的秋庭怜子被铃木朋子热情的招呼走。

只给宗拓哉留下一句“史郎和客人在会客室等你”之后就拉着秋庭怜子边走边聊。

啊这是......自己的女朋友又被拽走了?

按理来说家里有客人客人到访还出门是一件很失礼的行为,但从小被铃木夫妇看着长大的宗拓哉对他们来说相当于自己的另一个孩子。

事实上原本铃木夫妇是准备让宗拓哉大学毕业之后进入铃木财团法务部工作的。

只可惜宗拓哉有自己的想法,他们也只能表示支持。现在看来宗拓哉就算在警视厅干的也很不错。

至于铃木朋子为什么要带走秋庭怜子,宗拓哉知道这应该和铃木朋子口中的客人有关。

想来等下自己应该会和铃木史郎在会客室与客人见面,也许是要介绍人给自己认识,大概率是要说工作上的事情。

那样的话带着秋庭怜子确实会有不便,那还不如索性在门口拉着秋庭怜子一起去逛街。

顺便在铃木家中更外向的铃木朋子还可以在逛街中拉近与秋庭怜子之间的关系,顺便好好增进一下大家相互之间的了解。

自从宗拓哉上了大学之后就开始操心起这孩子以后到底能不能找得到老婆的铃木朋子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还好,这孩子的情感方面虽然是木讷了一点,但还不至于没人要。

你看当你把一個人的期待值拉的足够低的时候,任何一些稍微正常的情况听起来都像是一个好消息。

在别墅佣人的带领下,宗拓哉来到茶室。

礼貌的敲门推门进入的时候,宗拓哉愣愣的看着铃木朋子所说的客人。那个人宗拓哉恰好认识。

“理事长!”宗拓哉下意识的直起腰板向铃木史郎对面的总务课理事官稻叶一正致意。

稻叶一正面相冷硬今年40岁,年纪与毛利小五郎相仿。

值得一提如果说宗拓哉是警视厅这一代的新锐鹰派人物代表的话,那么稻叶一正就是上一代的鹰派代表。

他和宗拓哉一样属于职业组出身,并且自从进入警视厅之后就扎根在组织犯罪对策部吧,以对待黑社会、暴力团手段强硬而闻名。

现在作为总务课的理事官,也是整个总务课的二把手。

现在这位作风强硬对待犯罪分子毫不留情的男人却微微勾勒出笑容对宗拓哉说:“拓哉啊,现在是下班时间不需要那么严肃的。”

“是,那在下就失利了。”宗拓哉微微点头然后坐到茶桌的另一边,看向铃木史郎:“先生最近身体怎么样?”

“本部的事务有些多,最近都没来得及看您。”

铃木史郎还是一副老好人的模样,呵呵的笑着看向宗拓哉的目光中流露出些许的自豪。

自己以大女儿为名字创立的奖学金当初好像资助出来一个很了不得的小家伙,既然这样那我就稍微推你一把好了!

“我的身体好着呢倒是你拓哉啊,工作总是做不完的别累坏了身体。还有啊......”铃木史郎顿了一下看向一旁微笑的稻叶一正。

“很快你就要把稻叶理事官改成稻叶课长了。”

宗拓哉立刻反应过来,既然稻叶一正这个课内的二把手成功转正成一把手,那原本的总务课课长福山恭一郎呢?

稻叶一正看出宗拓哉的疑问轻轻点头:“福山课长也将会高升成为部里的参事官。”

如果说理事官是课内二把手的话,那么参事官毫无疑问就是部门内的二把手。对于福山恭一郎来说这是妥妥的高升。

而福山恭一郎的下一步就是成为组织犯罪对策部的新任部长。

好消息是原本组织犯罪对策部的部长因为年龄的缘故已经快到退休的时间,大概还有几个月就会正是退休。

但坏消息是如果这几个月之内福山恭一郎拿不出让所有人都信服的政绩的话,那恐怕本部还是会指派一位高级官僚来接替老部长的位子。

至于宗拓哉为什么会关心这些......很简单因为不管是福山恭一郎还是稻叶一正都是警视厅内部鹰派一系的中流砥柱。

职业组出身的他们被派系内部觊觎厚望,一旦他们走上高位,对于整个派系来说都是值得庆祝的好事。

至于宗拓哉。

虽说外界很多小道消息都在传宗拓哉是本部内鹰派的新锐人物,但真的不好意思因为之前宗拓哉加入警视厅的时间尚短。

所以他还真没拜过鹰派的码头,除了一开始警部补的警衔太低够不上加入派系的标准以外,还有就是派系本身也要对宗拓哉进行考察。

万一这家伙外在表现很像个鹰派,结果确实个地地道道的各派或者中立派。这种事如果发生那得多丢脸?

不过作为“前”鹰派新锐人物代表的稻叶一正出现在这里,也许就意味着事情似乎有了新的发展。

虽然在心里宗拓哉正激烈的思考着,但是他表面没有任何表现。

就这样默默的在茶桌上当一个小透明。

铃木史郎和稻叶一正有话问他他就回答,没有的时候就静静的在一旁喝茶,从来也不搭话。

铃木史郎与稻叶一正两个人聊得很开心,是不是哈哈大笑是不是又和宗拓哉说些什么不至于冷落这个年轻人。

就在一个短暂的沉默过后,稻叶一正毫无征兆的提起一个新的话题:“说起来我和课长这一次的升职还都要感谢拓哉伱呢。”

“嗯?”这一次宗拓哉是真真正正的愣了一下,虽然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

但他一点都不觉得以自己现在的能量能左右的了本部内部高级官僚的升迁和任命,于是一时间眼中充满迷茫。

“想不通吗?还记得你们课室里地上来的报告吗?”

宗拓哉想了想说实话自己往上面递过去的报告多了去了了,自从自己接受毒品对策室以来报告真的没少交。

可最近交上去的报告......

也只有关于月影岛以及酒厂分析的那篇报告,报告中宗拓哉用各种佐证以及证据证明了东京都乃至整个日本地下都被一个庞大的犯罪组织所笼罩。

希望能引起上层领导的重视,早做应对。

虽然看起来那个组织现在好像出于蛰伏的状态中,但宗拓哉从不相信会有哪个组织一直甘于隐藏在地下。

就算这个组织头目有这种想法,但不代表他下面的人能够接受。

所以自己的那篇报告让本部里的鹰派有了抬头的迹象,在这一次的交锋中占了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