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这妖精好上头 >  第六十七章 破鞋论

轰!

脚下的宫殿登时坍塌,电光闪过,唐轩化成了十余丈巨人!

由于他对于巨灵神的祝福使用更加纯熟,此次化身巨人的力量更加强大,那几道金剑刺在唐轩身上,虽然刺进了皮肉,但对于如此庞大的唐轩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这个疯子,竟然在内宫之中搞出如此大动静!”彩蝶面露惊色。

“两只蝼蚁,受死!”唐轩一声怒吼,一掌铺天盖地而来,金线寸寸碎裂,两人仓皇躲闪,被巨大的冲击冲飞出去。

强悍的体魄,超强的力量,就连功法的威力也提升不少。

唐轩被逼到了绝境,奋起反击,用出了底牌!

按理说使用法天象地之后,不应与其正面抗衡,但这唐轩已然发现了两人的秘密,必须在皇城司高手赶来之前,将其灭口。

彩蝶和国师两人意识到事情危急,他们联合起来全力施为,想要将唐轩灭口。

金线在空中乱舞,火焰形成巨龙,冲天而起,双方在内宫之中激战,唐轩也已经豁出了一切,在求生欲的加持之下,爆发出强大的战力。

最近的秀春宫被波及,李昭媛带着一众宫女太监匆匆出宫躲避,那彩蝶的分身也混在其中,浩浩荡荡竟有二十余人。

一道金线掠过,众人齐齐停下脚步,二十几颗头颅落地,鲜血喷涌而出。

这些人之时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太监宫女,甚至是娘娘,都被三人的强大攻击波及,死于非命。

炽热的溶流四处流淌,空中弥散着一股烤肉的香气。

唐轩化成了巨人,对付一人尚有余力,但同时对抗两人却略有些吃力,陷入了苦战,正在此时,白玉芝听到动静赶来,为唐轩分担了部分压力。

“果然,还有敌人!”国师将背后葫芦放在地上,打开了盖子。

数十个灵魂从其中飞出,这些灵魂竟然成了一种诡异的灰色,其身上散发着极强的怨气,他们抓捕宫女太监杀害,不仅是培养血奴,其灵魂被送入葫芦,培养这些邪魂。

这些灵魂迅速飞出,包围了白玉芝,一个个张开狰狞大嘴,在其身上啃食,每一口都令白玉芝灵魂受创,而且这些邪魂之中含有大量怨气,对白玉芝造成了极大影响,心态发生变化,根本无力再战。

忽然,一道道诡异的灵魂银线从某处飞出,准确地将这些邪魂穿透,那些怨气被顷刻驱散,这些灵魂竟变成了一团团白雾状,它们一个个面露安详,渗入地下消失。

狐狸小姬出手,它虽没有修为,但灵魂力量却有一些,能够对付这些灵魂。

“可恶,谁在偷袭本法师的邪魂!”国师狂怒,却根本无可奈何。

“你的对手是我……”

唐轩骤然降临,大量熔岩向国师包裹而来,国师暗道不好,迅速逃生,一只大手铺天盖地而来,一把将国师攥在手中。

轻轻一捏,国师变成了血水,唐轩口中吞吐着水汽,转向了那黑衣女子,“彩蝶姑娘,该你了……”

彩蝶大惊失色,没想到形势竟然变成如此模样,她转身而逃,冲向了泥坛位置,如此大的动静,想必已经很难逃出皇宫了,只有绑架了泥坛之中的皇帝,才有一丝生机。

“休想得逞!”唐轩顺手从废墟之中捡起一块儿岩石,猛地掷向彩蝶。

彩蝶闪身躲过,唐轩迈开大步,迅速上前,彩蝶刚要躲闪,身下忽然生出了许多藤蔓,将其捆在原地,唐轩抬脚踩了上去。

巨大的脚掌铺天盖地而来,彩蝶惊得睁大了美目,敌人根本不想留活口!

彩蝶杀害过无数人,当死亡降临之时,竟然让她无比恐惧……

轰!

唐轩踩了下去,巨大的脚掌将地下踩出一个大坑,唐轩担心对方未死,如同发狂一般连续踩地,直到彩蝶被踩碎,他才停了下来。

唐轩不是弑杀之人,性格也不算强硬,但若是威胁他的生命,他便会爆发出惊人战斗意志!

此刻,唐轩的身体迅速缩小,他已经到了极限,无法再维持法天象地。

他迅速来到白玉芝旁边查看,白玉芝人事不省,看样子受伤不轻,她实力虽然不弱,但和国师还是有差距,明知不敌,她依旧上前帮助唐轩。

先找地方隐藏起来,再向魏德汇报情况……

……

内宫出了如此大事,不仅仅是皇城司,就连金吾卫都抽调了人马,内宫之中挤满了高手。

白玉芝已然苏醒,趁着混乱离开,唐轩终于寻到了上将军魏德,将此事禀报,魏德亲自带人将皇帝解救,那冒充皇帝的大妖也被斩除。

事情终于可以告一段落,唐轩虽造成了内宫巨大伤亡,终是完成了任务。

得到了赏金之后,唐轩被魏德升为了校尉,与程夕瑶成了平级,他立刻用赏金在南城买下了一处荒废的府邸,住了进去。

白玉芝并未在宫中潜伏,她不辞而别,恐怕是临时接到了命令,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毕竟现在是敌对关系,唐轩也并未与其过多纠缠。

刚刚平定,程夕瑶便来了。

依旧是清爽的短发,一身金吾卫的制服,这一身装束很适合她,清纯之中带着一些干练,并且带着一股少妇特有的气息,令人不禁多看了两眼。

“听他们说,你出京城执行任务,此行可顺利?”程夕瑶和唐轩相对而坐,开始和唐轩唠家常。

“尚算顺利,你最近可好?”唐轩对于程夕瑶,颇有些愧疚,就是他乱说一通,让程夕瑶领会错误,误杀了自己的相公。

此言一出不要紧,程夕瑶一副委屈的样子,眼泪竟流了下来,“我一个丧夫之人,还能好哪里去……虽然跟公婆撇清了关系,不至于成为拖累,可这克夫之名,算是落下了。”

“我证明,夫人并非克夫之人!”唐轩赶紧出言安慰,他说得也没错,这欧阳文不是克死的,而是捅死的。

“可人言可畏,他们见我们走得近,都说是你我勾搭成奸,害死了欧阳文!”程夕瑶一副委屈的样子。

“什么勾搭成奸,这事儿可跟我没关系!”唐轩心里这个气呀,你既然知道人言可畏,还往这里跑干什么。

“什么跟你无关!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程夕瑶急了,声音大了许多。

唐轩挠挠头,小声说道:“好吧……算我不对,不过为了夫人清誉,还是少往我这里来的好!”

“唐轩,曾经你说过……心仪于我!我也答应过你,等除掉庞云峰之后,便嫁于你,不知这话,你还记得?”程夕瑶眼神之中带着期待,看向了唐轩。

唐轩确实对程夕瑶第一印象颇好,尽管程夕瑶利用自己,但这欧阳文的死,确实和他有些关联。

思考片刻,唐轩说道:“此话确实说过,可今时不同往日往日。”

“有何不同?”

“我打个比方,比如有一双鞋,值一两银子,但这鞋被人拿走穿了半年,这穿鞋的还死了……这鞋再挂牌去卖,可就不值那么多了!穿过的鞋有别人的脚臭,还撑成了别人的形状,而且这人还死了,颇有些晦气,你说是不是。”

唐轩经过这些年历练,情商见涨,终于知道委婉说话了,他对自己的表现很是满意。

“你是说我是破鞋?”程夕瑶手都在缓缓发抖。

“这个……难道不是么?”唐轩觉得自己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他并不是侮辱程夕瑶,他也不在乎程夕瑶嫁过人,他是想压低一下彩礼钱。

“你想怎样?”程夕瑶冷静了下来,她听出唐轩的意思了,虽然是破鞋,但也能凑合穿,唐轩乃是天赋惊艳的天才,只要不是太委屈,她便能够接受。

唐轩凑了过去,小声说道:“做妻就别想了,你一个寡妇,我若是娶了,是个丢人的事,你说是不?”

程夕瑶嘴唇缓缓颤抖,说道:“我虽嫁过人,可并不低贱……难道只配做一个侧妻?”

“当然不是,是做妾……其实你想象,做妾也是不错,也就是一个名分的事,混得好不好,还得各凭本事。”唐轩往程夕瑶这边凑了凑,“既然是妾,彩礼是不是可以少一些。”

“人渣!”程夕瑶猛地站起身,往外便走,脸色都成了铁青色,并且给了唐轩一个中肯的评价!

“喂,夫人怎么走了?俗话说得好‘买卖不成仁义在’,我们再商量,你可以还价的!”唐轩站起身,出言挽留。

他对于程夕瑶感情虽淡了,却依旧馋她的身子,若是说通她做妾,那也不错。

程夕瑶根本不回话,怒气冲冲消失在门口,唐轩看着程夕瑶的背影,挠了挠脑袋。

“我也没做错什么啊……兰姑娘,你说是不?”唐轩转头问旁边晒太阳的狐狸小姬。

“你做得没错,是那程夕瑶不识抬举!”狐狸小姬虽对唐轩的无耻有些无语,却依旧顺着他说话。

照这个情形,唐轩这孙子要是能娶上媳妇,恐怕就是一个奇迹……不过程夕瑶确实做事不厚道,但和唐轩比起来,还是正常多了。

这程夕瑶是唐轩第一个特别动心的姑娘,不想却落得这个下场,经过这次感情危机,唐轩也成熟了许多。

这个黑暗的世界,到处充斥着利益纠葛,这感情之事同样伴随着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