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渡心还是渡人 >  她以为要早

费海到底年轻,底子又好,身健体壮的,只是经过了一晚,就痊愈了。

他精神很好,只是有伤在身,不能再下潜了。

而在船上的工作也不轻松,费海带伤处理却不喊半句,明雪十分敬佩他。

明雪说,“你们是海上一线保护者,你们的工作很不容易。”

明雪忽然问,“你喜欢夏夏吗?”

费海没料到他会这样问,一怔,耳根红了。

明雪微笑道,“好好对她。夏夏从前吃了很多苦。”

费海唇动了动,正要说什么,就看见她走过来了。他的话便止于唇边。

盛夏的长发放下来了,带着天然卷,原本白皙的肌肤多了层淡淡的蜜光,她也晒黑了一点。阳光从她背后洒下,她整个人是美得会发光的。

因为待会她要下海捕鱼做今晚晚餐,所以她只穿了套金色比基尼,性感得很。可是她自己不自知,又或者说在船上时她是完全当了自己是男人。

她踏光行来,一双笔直的大长腿在费海面前停下。费海猝不及防地再度红了脸。

盛夏咦了一声,伸手探他头,被他躲开了。他说,“我好了。没烧。”

她怼,“烧不死你!”

费海蹙眉,“盛夏,你简直像男人一样粗野!”

俩人又吵了起来。

这已经是常态,他们交流和促进感情的方式就是互怼。

阳光下,两个大小孩欢乐地争吵着,带着独属于他们这个年纪的美好。

明雪想,盛夏和费海年岁相当,志趣又相投,的确是天生一对。

他默默地回到了船舱。

盛夏和费海怼了半天,咦了一声,“小叔叔呢?”

费海一对漂亮的蓝眼睛一闪,眼眸里水光潋滟,竟比大海的蓝还要深邃,带着动人的碧色,真的就如碧海蓝天一般动人。

盛夏一直都知道,他是一个模样动人的中德混血,但还是低估了他的杀伤力。她故意扮出一副要流鼻血的搞怪样子,笑道:“呦呦呦,阿海,刚发现你美色过人啊!”

费海听了,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笑来,“收收你那女色狼样。”顿了顿,他又说,“明雪很在意你。他不是在意亲人的那种方式。盛夏,听我的,以一个男人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他爱你。比你以为的要深,又比他自己知道的要深刻,和早。我想,他很早以前就爱上你了。”

盛夏听了瞠目结舌。

“相信我。他看你的眼神,我懂得。”他说。

盛夏将信将疑,伸出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你恋爱过?”

费海脸一热,“没有。”

“那不就结了。你的眼神很有问题,你的感觉不准!”她怼,然后转过身去噔噔噔跑回船舱,找她小叔叔去了。

他凝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看她的眼神其实和明雪是一样的。

不过是假装追求她,可是他却认了真。

但费海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他意识到自己对盛夏的确是心动了。可心动不代表爱,只要他克制,很快就能斩断这点刚萌芽的情愫。毕竟,他自认为,他和盛夏的十来天的相处,远远比不过她和明雪十多年的感情。明知道没有结果,他不会再放任自己陷下去。

想通了这一点,费海对着盛夏时,就自在了很多。后来回过头来想,也就是仅仅属于心动了而已,说白了就是爱得不够深。

可是另一边,明雪却开始回避盛夏,且不动声息地为二人创造更多的独处机会。

在船上的第二十二天,一行人来到了海洋深处,更意外而神奇地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微型蓝洞。海里的人,爱叫它“海洋之眼”。

盛夏很高兴,攥着明雪手腕大声道:“小叔叔,我们要走好运啦!海洋之眼很难遇见!”

费海点头称是:“的确。有些人即使与海打了一辈子交道,也遇不见海洋之眼。明雪第一次出深海,就遇见了,你和盛夏会得到老天眷顾。”

明雪笑着摇了摇头,“你和夏夏才是。”

这句话说得没头没脑,费海听懂了,但盛夏没有。

费海扯了扯唇,笑容尴尬。

这段时间,连续十天,盛夏明雪和一众人都有下海安装检测仪,监测点达到了叁十个之多。所以,他们一众人出海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现在,已是回程。

由于回到岸上后,明雪就要展开他自己的工作,所以在船上时,他开始构思主题创意和宣发。

这一方面,盛夏也总是有许多新鲜的鬼点子,所以她总是凑到明雪房里和他聊冰激凌的点子。

这一天夜里,已接近凌晨叁点。

明雪开始赶她,“太晚了,女孩子家家的,快回你房间。”

她嘟嘴,“我们是在正经工作!”

她在正经工作四字上咬了重音,他听了先是一怔,然后就像偷偷摸摸做了坏事一般,脸红了。

她心里觉得好笑,她的小叔叔脸皮真薄,不禁逗。

她说,“我们做一期海洋主题怎么样?海洋动物那么可爱,我们可以从这点入手,然后把海洋环保的重要性科普给大家。尤其是叁观还在逐渐确立的孩子们!”

“可以。”明雪也觉得这个主意很好,“现在又是夏天,我们可以把所有店铺的装饰变动一下,用白和蓝,以及一些海洋元素来装饰店面。”

“海豹。”明雪在图纸上画了一款冰激凌,“我可以用模具以及白巧克力,做成海豹模样的装饰,点缀在冰激凌上。”

盛夏看了很喜欢,“别说孩子们了,我一个大人看了也很喜欢。我觉得,【盛夏】这一季度的业绩绝对要爆了!”

明雪听了,嘴角一弯道:“承你贵言。”

“我在大连这边的旗舰店即将开业,它就是第一个试点,大连也是海豹保护区,真的是最合适不过!旗舰店的装修我想主打海洋风,并且不变。别的连锁店,依旧是每一、两季换一个主题。”明雪道。

俩人聊完了公事,明雪话锋一转,问道:“你和费海怎样了?”

盛夏“啊”一声,挑了挑眉,“他就是憨憨,钢铁大直男!我想,他这辈子挺难找到女朋友了。”

“嘿嘿嘿,我同情他!”她笑眯眯地,没明白明雪的意思。

明雪想了想,觉得她和费海的感情发展得挺好,需要的是细水长流,如果现在他说得太白,反而不利于她和费海的关系。她和费海现在还处于很微妙的状态,暧昧而恋人未满,如果太急于把那层纸捅破,反而不见得是好事。

所以,他只是说,“费海是个很不错的男人。”

大大咧咧的盛夏哈哈笑,给费海安花名:“他就是憨憨?钢铁大直男?海!”

明雪听了,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其实,他看得出来,盛夏很在意费海,不然也不会给他安花名。他想,看到夏夏和费海很来电,自己也可以放心了;夏夏以后一定会很很幸福的,因为费海是那么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