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幸,扑空的人,不止白不识一个,还有林蓝。

如果这是垃圾偶像剧,那么结果一定是二人同时双双放开手中武器,丝毫不遵守物理法则地拥抱,并轻轻地倒在地上,两嘴四唇正好相触。

如果这是物理考试,那么读者就需要按白不识的体重与初速度算出他落地时的动能。

但都不是。

开个少年阿冰的玩笑,最多只会让他被同场玩家嫌弃。

要是真的扑到女玩家身上,那才真的是像会长说的一样下个ID见。

说时迟那时快,白不识心一横,手中铁棍改敲为点,以正在倒下的孟德头顶借力,硬是强行止住了他自己的下坠之势。

虽然还是摔倒,不过毕竟没有摔到别人身上,而是坐在了地板上。

孟德吃他一记爆头击,也是立刻委顿在地。

白不识长长地出了口气,心中十分庆幸。

首先,他打到了孟德,卸掉了一部分力,而此举好像让他的跳跃被判定为玩家间的互相攻击,没有掉AP。

其次,他机智地躲开了在后面的草莓和在旁边的林蓝,成功避免了因为GHS而被封号的危险结局。

最后,他还是打到孟德了。

听听那一声多响,简直是响彻寰宇。

白不识忍不住笑着对秦之远说:“刚刚爸爸的身手看到没,硬是没碰到她俩一下,哈哈。”

秦之远难得地表示了佩服:“不错不错,达到了我十分之一的水平。”

林蓝看起来倒没什么事。她手上的匕首见机不对的时候已经收回去了,只是势头没止住撞在了草莓身上。

两个女玩家倒没有对彼此的接触产生什么抵触,因此也没有被游戏系统给判决成骚扰。

怎么想都是只有孟德受伤的世界。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白不识和秦之远的对话,两个女生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所以他怎么了?”白不识转身问会长,“你俩是组队打的吧?”

会长阴着脸道:“不知道,组队面板里他已经没了。”

“不是吧?”白不识惊道,“精神污染这么严重,居然突破次元给他干掉线了?”

会长气不打一处来:“干精神污染什么事?明明就是你害的!”

白不识微微一笑:“我吃他饺子了?”

“没有,但是——”

“我抢他硬币了?”

“没有,但是——”

“我拿他红包了?”

“没有,但是——”

“我逼他犯规了?”

“你他妈——”

然而白不识笑意已经转冷。

“那你不怼他你搁这儿怼我?真当全世界都跟你那小弟一样是你的走狗呢?少特么把你学生会里那一套官僚主义拿出来恶心人,拿着鸡毛当令箭,以为自己是个大佬,实则出了这扇门狗都能踹你两脚。”

会长彻底绷不住了,站了起来:“你他妈又是个什么东西?你——”

“你的队友是被游戏踢下线的,”一旁的林蓝冷淡地说,“系统邮件已经发了,你自己看下。”

白不识倒是没料到这点。

他点开系统邮件:

“亲爱的玩家【白不识】:

在2043年1月24日10:52分进行的游戏副本【慈心院】中,玩家【稳重的秘书先生】因试图对其他玩家达成语言或行为上的骚扰,已被强制下线,给您带来的不便,我们表示诚挚的歉意。

《规则怪谈2023》致力于维护健康的游戏环境,现副本剧情与进度已由光脑重新演算,不会因为缺少【稳重的秘书先生】而无法通关。

作为补偿,副本结束后您将额外获得一次资源抽取机会,可获得随机C级资源,请于个人空间中查收。

感谢您对游戏的支持。”

白不识看完整封信,差点笑出声。

居然白嫖了一份C级资源。

要知道他本来只是想设计坑了孟德,让他MP归零打出GG而已。

结果阴差阳错之下孟德原形毕露被当成X骚扰了,被踢出游戏,估计这个副本不管通不通过,他都拿不到一点奖励了。

这还不够。

刚刚孟德都差点表演一个“吾去脱她衣”了,这个程度的骚扰,游戏公司是必须报警的。

不是应该,是必须,因为相关部门也会定期抽查游戏中的记录,如果游戏公司没有报告,将会被处以巨额罚款。

就是不知道去吃两天警局的便当,孟德的这个秘书位置还能不能坐下去。

但这事儿还没完。

白不识阅读的速度本来就极快,此时立刻打开设置中的“反馈意见”界面,并且口述了一个他发现的bug。

首先他提交了约一分钟前的游戏录像,并且解释了前因后果。

玩家会因为精神污染机制看到幻觉这个设定很好,但如果玩家本来就在想涩涩的东西,那么和发福利也差不太多。

而且AI接管角色后很可能会真的实施涩涩行为,有伤风化,最后玩家也会受到影响。

所以还是建议游戏在制造幻觉的时候先对内容过一下判定,不要把惩罚机制变成奖励。

发完这段话,他关掉反馈窗口,便见孟德身上的红包与硬币,两样东西都出现在他面前的地板上。

而孟德本人的游戏角色,则是已经消失了,堪称尸骨无存。

“好像道具都随机刷新在我面前了,”白不识无辜地说,“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啦。”

他施施然将红包与硬币都放回口袋。

会长看着他的动作,表情扭曲,却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白不识不以为忤,诚恳地说:“你看,现在你觉得是他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

会长咬牙道:“我平时和他只是工作上的往来,真没想到他居然会有那样的想法,我还以为他只是出现了幻觉导致身上不舒服呢。相信他一定会被严肃处理的,任何罪恶终将绳之以法。”

白不识肃然起敬。什么叫睁着眼睛说瞎话,这就是了。

撇清关系,拉开距离,表明立场,好一口不粘锅。

“你说得对,但语法错误,应该是罪恶’被‘绳之以法,可能高考语文不考这个吧,”白不识说,“小任务都结束了,下一个房间吧。”

会长的表情再次难看起来,好像不满于白不识取代他成了队伍中的话事人。

他并不知道白不识也在计算他的死期。

而那个时间,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