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逃荒种田:我靠医术发家致富 >  第二十七章:卖药材了

“两位,你们这是认识药,还是懂药理知识,亦或者是其他的。”文掌柜他想起了黄紫苏父女两人,他转身看了看黄紫苏,口中肯定道。

“认识药不算什么,懂药理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会医术是大夫才是正道。

掌柜的,你们药铺可还招大夫过来坐堂看诊吗?”黄紫苏知道大夫在这儿比原先还稀罕,她自然是不会错过大夫这身份,利用大夫的身份打听一下消息,再售卖一下药材。

不然的话,这药铺里面这么多人,不说出他们是大夫身份,怕是等一上午也等不到收购他们药材的时间。

顺便试探一下,这万安堂对外来的大夫有没有敌意以及他们的态度如何?

要是对外来的大夫有敌意的话,日后他们家在镇上开药铺可就要考虑仔细,慎重了。

“我们万安堂自然是招大夫来坐堂看诊的。你们家这是有大夫,鄙人姓文,不知道你们如何称呼。”文掌柜望向黄柏道。

“在下姓黄。我们家中自然是有大夫的。”黄柏在自己的闺女示意下,朝文掌柜拱了拱手道。

“我和黄兄一见如故,黄兄、黄姑娘我们入内闲谈一番如何?”文掌柜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满脸的笑容朝黄柏道。

“我也和文兄一见如故,恨不得早点相识,固所愿也,不敢请尔。”黄柏本来就是心思灵敏聪慧灵活之人,见药铺的掌柜语气热络了起来,他便知道,苏苏说他们家有大夫之后,这药铺的掌柜明显是有交好他或是有事相求了。

“黄兄,黄姑娘,咱们里面请!”文掌柜单手朝前一伸,指引了往后院走的手势,等黄家父女走在前头后,文掌柜在刚才那个伙计耳边嘀咕了两句话之后,他便追了上去。

“黄兄喝茶,黄姑娘吃冬枣。想必黄兄父女两人不是我们山水镇之人吧!就算是的话,怕也是最近刚落户外来的逃荒难民了。”文掌柜带着黄家父女来到后院的静室,招待着黄家父女时,他肯定的朝黄家父女道。

“哦!文掌柜何出此言呢?”黄柏端起茶喝了喝,他这才不紧不慢的回道。

而黄紫苏静静的端坐在一旁,吃着冬枣,竖起耳朵听着文掌柜和她爹说话。

‘咔嚓‘冬枣脆而甜多汁,这一咬下去汁水肆意,甜味瞬间扩散充斥整个口腔,这冬枣竟然十分的好吃。

“黄兄,咱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刚刚黄侄女说我们药铺招不招大夫坐堂看诊,我就知道你们家是外来逃难过来的难民,刚刚落户定居在这儿。

近来不仅仅我们山水镇从外边逃难许多难民过来了,附近其他的镇子也是如此。

甚至,咱隔壁镇的风云镇招揽了一位逃难的大夫在他们药铺坐堂看诊。

附近十里八村的郎中、赤脚大夫有多少人,有什么水平我都门清。

只有外来的大夫人数和水平不清楚,既然黄侄女敢问我们药铺招不招大夫坐堂看诊,这也就意味你们家有大夫,而且水平不弱,不然的话黄侄女也不会这么淡然和有信心。”文掌柜看了看黄家父女一眼,他这才慢慢道。

“我家的确是从外边逃难过来的,不过家中并未有什么大夫,我们就懂些药理。

我今日带了些药材想要卖给你们药铺,我闺女刚刚见药铺这么多人,怕没人搭理我们收购药材,就故意说这话,好让你们有人搭理我们父女两人,好把今日带来的药材卖掉的。

文掌柜要是不信的话,你看看我带来的药材就知道了。

不是我吹,我家炮制药材这块是没得说,我也看过贵药铺里面的药材,皆比不上我家炮制。”黄柏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直视文掌柜,说的那坦荡自然。

“你家真没大夫,今日真的只是来卖药材的。”文掌柜见黄柏带来的布袋里面装的的确是药材,看模样真是要来他们药铺卖药材给他们的,但是他又见黄柏脸上那玩味的笑意,他一时之间有些不确定黄柏所说的话了。

“文掌柜你看看我带来的药材质量如何?价值几何?能够卖多少钱了。

其他的话,就看掌柜的诚意,我们再说了。”黄柏意味深长的朝文掌柜道。

“只要药材炮制的好,我们药铺收购的价钱绝对不会比其他药铺低,黄兄放心就是,我先看看药材。”听到黄柏那意味深长的话,文掌柜心中一定,便知道黄柏什么意思了。

意思是说,大夫他们家,这次药材收购压价太厉害,不给个公道的价钱,接下来也没必要谈大夫坐堂看诊的事情了。

“这是熟地,外表面皱缩不平,有光泽,内里中心部也可见光亮的油脂状块,并不显现出黄黑色,质地柔软,气微味甜,这应该是九制熟地了。”

“这牡丹皮好啊!皮细肉厚,质硬而脆,断面粉白色,粉性也十足,亮银星多,香气浓郁,而且中间也没掺杂着木心增加重量,是上等的货色。”

“这赤芍也行啊!质地疏松不说,断面也有较多的裂隙,中间也有明显的放射状纹理。

是这些药材的话,你们家有多少,我们药铺可以收多少上来。”文掌柜接过黄柏手中装有药材的布袋。

取出布袋里面的药材,一看二闻三尝,见黄家炮制的药材十分的要好,不管是从切片的大小均匀上,还是色泽、气微、味道方面,都远胜自家药铺炮制和收购的药材。

一个大夫不仅仅需要医术高明,能够准确的对症下药,还需要药材好,使其发挥药材最大的疗效,这才能够加快治疗病人的病。

“文掌柜,我家炮制的药材你看过、尝过了,这些药材多少钱一斤呢?”

“熟地二十文钱一斤,牡丹皮十五文钱一斤,赤芍十三文钱一斤,黄兄你看如何?”文掌柜沉吟了片刻,给出了价钱。

他给出得价钱是基于黄家送来的药材炮制的顶好,按照药材的市场价上上浮了两三文钱一斤。

“成。”黄柏一听,心中微微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