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乖徒儿,手下留情 >  第二十五章 梦的延续

然而幻境之中齐珊珊的幻想却还在继续。

骆陵似乎开始对说起了什么甜蜜的话,让玉洛凝的俏脸通红。

这段令人折磨的时光却仍然在继续着,魏紫和骆陵几乎是被迫观看了整个过程。。

“师父你真的没有这么做过吗?”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

“为师的为人你又不是不清楚。”

“就是清楚,我才问的呀。”

这句话让骆陵眼前一黑,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到底在哪里?

也不知道视野里的两人到底抱了多久,等到真的分开,天都快黑了。

主视角的齐珊珊却出现了异常,她身上的灵气开始不断抖动,整个人散发出可怕的气场,背后都产生了黑色的扭曲。

“师父你看,小师妹的情况有点不太对劲。”

看到这情景,骆陵却觉得似曾相识。

“对了,乖徒儿的灵力之前也出现过类似的波动。”

“这恐怕就是她在前期的难关之一……”

“灵力的变化与心境之间本有关联,但一般不会在入修的境界就凸显。”

齐珊珊的天分确实很高,但似乎有些高过头了,甚至难以自控。

徒儿啊徒儿!

快住手吧,为师可不是大z马!

像这样搂着自家徒儿的场景,为师也只在梦中出现过,现实里是绝对不会做的。

为师只要能偶尔占占小便宜就心满意足了。

而之后齐珊珊的心境又开始了下一步的景象,却没在玉洛凝的环节过多纠缠。

究其原因,似乎是齐珊珊对玉洛凝的接触很少,似乎估不准她的性格。

最后一个出现的自然就是萧紫菱。

她却是个异常泼辣的主。

在情景当中,骆陵正在自己的屋子前面练功,萧紫菱却悄悄地接近过来。

她先是偷窥了半晌,然后发现自己的二师姐送过来饭菜,她干脆就潜行了到了旁边,然后将一小瓶不知道是什么成分的药粉撒在了饮食当中。

“看起来小师妹对紫菱很是顾忌。”

“嗯,这也可以理解,她的姐姐齐曼寒来的时候,确实被萧紫菱恶整了一遍。”

“唉,也不知道为什么萧紫菱这个丫头经历了为师几十年的教导,却最后变成了这般扭曲的性格。”

魏紫冷冷的盯着他道:“师父你真的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骆陵故作疑惑。

“紫菱变成这般模样,究其原因是因为你啊!”

骆陵一愣:“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说?”

装得还挺像,魏紫腹诽,如果不是我刚好当时潜在附近的话,说不定被师父蒙过去了。

别看萧紫菱是个性格外放的丫头,但是涉及到她尊严的事却是不可能和其他人说的。

对萧紫菱而言,几个师姐恐怕全都是敌人,她心里面对骆陵的意念是远远超过了其他几位徒弟的。

而在幻境中的假骆陵似乎根本没有发现这个事情,他练剑完毕之后便去拿了那份魏紫提供的餐点。

“为师也不至于那么大意吧,这个丫头想的过于离谱?”

当看着幻境中的骆陵把这份有问题的饭菜全都吃下去之后,让两人不安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假骆陵似乎感觉到了饭菜的问题,将菜碗扔到一边。

而他的脸上全是潮红的颜色,甚至泌出了汗来。

“不好,这饭菜有问题。”

“但似乎这又不是毒物,非要说的话,怎么感觉像是春药一般?”

春药……

在一旁偷看的魏紫,脸红红的,目不转睛看着幻想发生。

她有些好奇小师妹的心境里师父会怎么做。

“呵,虽然是不知道是不是魏子丫头戏弄为师,但这点药物又怎能奈我何?看我发功!”

假骆陵当即运气功来,一股蒸汽环绕在他的身上,将那些被额头的汗水升腾成了白色的雾气。

“师父,你在干嘛?”

忽然草丛里窜出一人,正是下毒的萧紫菱。

她故作疑惑的靠近了过来,让骆陵也是大吃一惊。

这个时候正是行功的关键时候,而那萧紫菱似乎是什么也不知道一样,茫然的一步步走近。

她甚至将一只手搭在了骆陵的额头上。

“师父,你的额头好烧啊!”

“不会是感冒了吧?让徒儿为你看看。”

说着萧紫菱轻轻地把手捏到了骆陵的脉上,又故意装作很紧张的样子将身体凑近。

那幻境中的假骆陵现在忽然与偷看的骆陵形成了共感,他似乎也能察觉到药物的影响。

哇,徒儿的身子好香啊!

她干嘛靠那么近,我是现在承受不住啊!

贴上来了,她贴上来了!

怎么办?为师忽然感觉压制不住灵气了!

明明这药物感觉没什么了不起的,但与徒儿的体香混合之后竟然有如此可怕的效果。

难道为师要栽在这个药物上?不行不行,现在要专心的运功。

骆陵拼命的镇住精神,嘴巴完全无法打开,但那萧紫菱却像是察觉不到骆陵的难处一样。

她摸了摸师父的手之后,又故意在正面贴着骆陵的胸膛,整个人几乎已经依偎到他的身上。

“师父,你到底怎么了呀?告诉徒儿,紫菱可以帮您呀。”

“师父,你为什么不说话呢?”

“这样徒儿也不知道你是什么情况。”

“对了,我们还是进屋吧,万一在这种时候着了风寒可不好。”

“这个症状,好像是走火入魔一样。”

那萧紫菱故意东拉西扯,然后牵着无法动弹的骆陵的手,将他拽进了屋中。

啪!

门被她紧紧的关了起来。

同时还让旁观的师徒心中狂跳。

“在乖徒儿的眼中,果然是紫菱最为可怕。”

“而这幻境相由心生,旁观之人竟然会心有所感,实在是天底下最可怕的事物。”

一边说着骆陵却一边露出了老神在在的表情。

而一旁的魏紫狠狠的刮了骆陵一下。

她自己实在是有些忍不下去了,当场就想走入梦境中去把门敲开。

开什么玩笑!

哪怕做梦我都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可是这心境的主人似乎却不允许她入内,魏紫无论如何闯不进去。

她可是半神呀,居然被阻拦了。

“我们用外力是无法干涉梦主的,让为师来吧。”

骆陵手上酝酿起一股凶恶的力量,他将汇聚在掌中的灵气猛的拍入了齐珊珊的背部。

齐香香全身大震,毛孔中都密出汗水来,终于她清醒过来,可是望着骆陵的眼神却有些奇特。

“怎么啦,乖徒儿。”骆陵忍不住问道。

“师父,你没有背着珊珊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没有!没有”

“你以前应该也没有和几个女徒儿过分的亲近过吧?”

听到这个问题,骆陵却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为师可是遵守礼教之人。”

“那珊珊有些奇怪,之前丢了一个肚兜的时候,似乎刚好师父就在左进。”

“难道是师父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