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先死为敬 >  第一卷 第三十六章 石板与脉络

黑暗,一望无边的黑暗!

此刻的许彦飘浮在空中!

他的面前悬浮着几十个的光点!

只要轻轻伸手,许彦就可以轻易移动这些光点。

看到光点,许彦不禁想起了天鉴术!于是用两只手指捏碎了其中一个。

哗!

光点里的专属于许彦的记忆画面,瞬间展开!这是遇到两个侵染者的前后。

在这段记忆播放完毕后,这个被捏碎的光点立即恢复,完好如初!

许彦又捏碎了一个。

哗!

这是与画眉在江州城的记忆。

许彦和画眉一起去王夫人的院中拜访。王夫人拉着他们的手,让许彦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的女儿。

此刻!

在这无垠的黑暗之中,突然浮现出一块石板。

这块石板自上而下,规律的分布着许多凹陷。

奇妙的是,这些凹陷不仅规格一致,且上下的凹陷之间,都有着许多条脉络作为连接。

许彦随手拿起一个光点,放在石板上的凹陷的旁边,只要一松手,这光点竟然会被凹陷自然吸引,从而自动镶嵌上去。但是只要轻轻拍打这个石板上的凹陷,光点则会自己慢慢的飞出。

有点意思...

许彦一个个捏碎了光点,一次次体验着记忆,一次次观察着记忆中的细节。

光点与凹陷不停镶嵌与飞出!

不同形式的排列与组合一次次出现!

许彦心中只有一个声音,找出正确的组合,就可以离开这无限的黑暗!

在经过多次尝试后,许彦终于找出了最终的组合顺序。

许彦拿起了一个光点,放在了石板的最顶层。

这里面的记忆是许彦和韩雪君的。

韩雪君贵为王妃,怎么会对许彦真心喜欢?无非就是玩弄!以及圣君之间的勾心斗角罢了!

只不过,许彦被初见面的那个吻,扰乱了判断!

叮!一声轻响出现!这应该是正确的提示!

第二层则是有两处凹陷。

左侧的凹陷向下有着脉络连接,右侧的则没有脉络。

他把左侧放上了茶水铺的花布姑娘,右侧放上了郑培伦。

叮!

果不其然!郑培伦在破坏了邺城的水坝后,就没有做过其他事情了。

可这花布姑娘,才是这次布局的关键。她不仅破坏了水坝,还可以第一时间掌握许彦一行人的动向!

第三层,有三处凹陷。也是最左侧的那个有着向下的脉络连接。

许彦之前的尝试都没有成功,这次他打算换一种思路。

他在中间和右侧的凹陷处,分别放上了两名少年,以及茶水铺附近的路人。

左侧的那个凹陷许彦故意空缺着!

不出所料!

叮!

这种尝试竟然成功了!

两位少年以及茶水铺附近的路人都是花布姑娘故意安排的!

那这空缺着的凹陷!

只能证明,这里发生的事情,不在许彦的记忆中。

或者说!

如果许彦有不同的选择,就可能会出现在许彦的记忆中!

那么抉择点在哪儿呢!

许彦看着这关于花布姑娘的上下联系,只有一个,那就是茶水铺!

如果许彦跟着一起去往那两个少年的家!

那这块空缺着的凹陷,就应该有专属于它的光点了吧!

最后一层!也就是这空缺的凹陷的脉络延伸的尽头!

有着最后三个凹陷!

许彦分别放上了,两个侵染者的光点、迟开胜的光点;

以及画眉的光点!

叮!

这一声灵魂的轻响再次出现!

这块石板慢慢远离了许彦!

只见这无尽的黑暗中,以这块石板为中心!

缓缓的出现了光!

光!

有光!

许彦微微睁开了眼。

刚刚发生的一切仅仅是一场梦吗?

梦境是现实的延续,也是现实的推演!

那第三层空缺的凹陷处!到底是什么!

许彦想动一下手臂,发现沉甸甸的,用了不小的力气,才勉强把手臂抬起。

喉咙有些干涩!

自己突然记起,自己之前在岐山镇昏迷了!在倒下的一刹那,许彦听见了南烟的声音。

这又是在哪儿?

许彦艰难的转头打量着四周。

屋顶是岩石,墙壁是岩石,那窗户也是开在岩壁上的。

现在的许彦,应该是处在一个山洞中。

行道山?

许彦脑中突然闪过了这个地名!

这时,一个清脆的童声传入了耳朵。

“尊者醒了!尊者醒了!”

然后是脚步远去的声音。

一盏茶后,南烟出现在许彦的床榻前。

“你醒了?我们回到行道山了!”

南烟的这句话应和了许彦之前的猜想。

许彦“嗯”了一声作为回答。

看到许彦有些冷淡的回应,南烟继续说道:

“岐山镇外的水坝决堤了,道路被冲毁了,估计迟开胜和画眉要耽搁几天才能回来。”

因为生理和心理的双重原因,许彦的整体状态非常消沉,此刻又听到了那个触动内心的名字,所以根本没有应和南烟的话语。

“那你好好休息吧!三日后,教主归来,希望你调养好身体,迎接平等审判!”

南烟冷清的说出这句话后,就离开了许彦的石屋。

许彦的目光渐渐看向窗外,此刻的他只想放空自己。

“尊者!尊者!你一会儿想吃点什么?”

那清脆的童声再次传进许彦的耳朵。

“有什么呢?”许彦有些虚弱的问道。

“有粥、面条、包子、晚上还有夏夏最爱吃的肉肉!”

原来这个小女孩就是夏夏呀!

在这几日和平等教众人的相处中,许彦早就知道了身边有着一位小姑娘。

“粥吧!麻烦夏夏了!”许彦回应道。

“不麻烦!小米粥可以吗?那是画眉姐姐在这里最爱喝的!”夏夏天真的说道。

许彦点了点头,努力不让自己的泪水流下来。

与此同时。

江州城、圣冠神殿

那位花布姑娘大咧咧的走入了一间偏殿。

一推开门,正看见韩雪君坐在书榻,阅读着一些信件。

这开门的动静,引起了韩雪君的注意,她抬头看来,在看清来人后,笑着说道:

“回来了?一切顺利吧?不过今天是怎么了?直接就进来了?”

说罢,韩雪君继续翻阅信件。

这花布姑娘随便找了把椅子,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下,有些轻佻的说道:

“姑母!我认为什么样子就该做什么事情。这样才毫无破绽!不过话回来,这个术法可是真厉害,直接可以把人变幻成另外的样子!而且还不影响任何功力!”

韩雪君则是回应道:

“那是自然,教宗大人独有的化形术法,你这辈子能用上一次,是你的福分!”

花布姑娘看见了一旁的点心,随手拿了一块,然后说道:

“术法持续时间,还剩五天左右,正好可以支撑我回到望天城!”

韩雪君放下了手中的信件,看着花布姑娘说道:

“这次是真的辛苦你了!要不是你,我在这一次上,也赢不了许彦!”

花布姑娘有些好奇的问道:

“姑母哪里的话,这次许圣君选择和多数人一起走,没有轮到我出手!所以这次一点对不辛苦!不过姑母,你怎么确认你这一次赢了呢?”

韩雪君则是回答道:

“根据提前回来的那些人汇报,是许彦主动要求,江州王家的那个小姑娘去往村庄的!如果他看破了我的设局,根本不会做如此举动!”

花布姑娘一口将点心整个吞下,然后回想了一下后说道:

“对!我记得在茶水铺的时候,许圣君主动要求过。不过姑母,这胜利的成果是不是有太小了。两处堤坝的故意破坏,甚至还牵扯了侵染者这种不稳定的因素,就为了算计许圣君一次吗?”

韩雪君放下了信件,走到了花布姑娘的身边,随后也拿起了一块点心,优雅的吃掉,然后说道:

“花再大的代价也值得!等你以后修行到姑母的阶段,你才会知道,最终的敌人是自己!最难战胜的是自己心魔,尤其是那种一次次被超越,一次次被算计,一直需要仰视的存在!

通过这次的布局,且不论是不是我占据极大优势,只要是许彦输了!那就证明,他是可以被战胜的,是可以被左右的,他也是凡人,他也会流血!知道了这一点,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这趟江州之行也算是圆满了!”

花布姑娘站起了身,走到偏殿的门口,心里默默想着,这个许彦一直在教宗宁鸾大人的手中修炼,很少有机会见到。姑母对他又有如此崇高的评价,等他下次回到望天城,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会一会他。

可能是花布姑娘的心里活动时间有些长,在韩雪君看来,花布姑娘一直站在偏殿的正门口,感觉像是愣住了一样。

于是韩雪君出言提醒道:

“你这是要走吗?”

这句话点醒了处于内心思索状态的花布姑娘,她转过身,对着韩雪君回应道:

“是的!一会儿就走!姑母刚刚说,你在江州城已经圆满了,要不要随我一起返回望天城?”

韩雪君则是摇了摇头,随即又拿起了一块点心,不过她这次没有吃,然后说道:

“你务必以最快速度回到望天城,无论这里传出什么消息,都不要轻易离开望天!以你现在的位置,我只能和你说,这里的事情非常重要!而且,我在望天城藏了一个人,他有改良版的天鉴术,你或许可以好好研究一下!”

花布姑娘推开了偏殿门,挥手告别!

她突然想起,自己手中,还有一只涂满铜漆的木兔,这东西的主人,似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