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轩义瞪大了眼睛看着手里的折扇,我的天啊!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古董啊!宋朝的扇子,价值连城啊!哎?不对、这玩意这么贵重,唐柔怎么会送给自己?

“不对把,紫鸢姐姐你仔细看看,这是不是仿造的?”赵轩义把扇子给了紫鸢,让她仔细看看!

紫鸢拿过来,小心翼翼打开,看着扇面和扇骨,拉开窗帘,对着太阳看了看“没错,应该是真品!”

赵轩义将扇子拿回来,小心翼翼合上,轻轻点着自己的脑门“不对啊!唐柔她为什么送我这个名贵的扇子?没理由啊!”

紫鸢一时之间也想不通,这可不是随手就能送的东西!

“难不成……她看上我了?”赵轩义笑着问道,当收到紫鸢怨恨的眼神后,赵轩义急忙摇了摇头“不会,一定不会!我和她就见了两面,怎么可能呢?莫不是她有什么事情求我?”

紫鸢没有说话,但是她心里十分清楚,了解女人的只有女人,唐柔对赵轩义那个特别的目光,让紫鸢不想再深究!

“姑爷,有一件事我想问你可以吗?”紫鸢小声问道。

赵轩义笑了,慢慢打开扇子的三分之一,轻轻扇着,这可是宋朝的风啊“咱们两个什么关系了?以后别这么客气,想问什么就问!”

“姑爷给老爷的那张纸上,写的是什么?”紫鸢严肃的问道。

赵轩义一愣,随后轻轻的笑了“怎么?想知道啊?这可是好东西,如果奏效的话,二哥和雪儿的事情基本上岳父就不会再干预了!”

紫鸢一听,心里更是好奇“那是什么?”紫鸢再次问道。

“想知道?简单、亲我一口我就告诉……?”【啵!】紫鸢毫不犹豫的在赵轩义的脸上亲了一口,这突然的袭击让赵轩义大意了、没有闪,愣了两秒,赵轩义看向紫鸢。

“你这是做什么?我说的亲嘴!你这不算啊!”赵轩义耍赖说道。

紫鸢瞪着赵轩义“今晚再说,你先告诉我!”

赵轩义脑袋摇成拨浪鼓了“天机不可……?呜呜?”一张小嘴亲在赵轩义的大嘴上,随后离开了。

紫鸢俏脸微红的看着赵轩义,两人的关系还在乎这么一吻吗?赵轩义看着紫鸢,竖起了大拇指“姐姐你现在是真放得开啊!”

“你说不说?”紫鸢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说,有了美人的香吻,让我死都愿意!其实我也没写什么深奥的诗词,就是写了两句话!”

“你怕老爷生气?”紫鸢问道。

“我怕他看不懂!我就写了【宁娶从良妓,不娶出轨妻!】就这两句!”赵轩义一脸轻松的说道。

紫鸢听到之后,瞬间愣住了,虽然她不敢猜测李玉坤的想法,但是赵轩义这两句话太让人触动了,但是同时也让紫鸢很是生气!

赵轩义看到紫鸢有些不对劲,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紫鸢瞪着赵轩义“你的文采就不能用在正地方?”

“正地方?那里?”

“就?”紫鸢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总是很是烦恼!

回到府中之后,赵轩义想直接回到自己的跨院,但是刚刚进入后院的大门,就看到李寒嫣带着身后几个娘子军正在等候,李寒嫣看到赵轩义,二话没说,直接伸出自己的小手!

赵轩义一看,急忙笑着走了过来,一把拉住李寒嫣的手“哎呦、你看看我媳妇的小手,这么白啊,就是茧有点多!”

李寒嫣一把甩开赵轩义的手“瞎摸什么?银子呢?”

赵轩义心道,我自己赢的,怎么能给你“媳妇啊,这是我自己赢来的,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哼!在这个府中,就没有东西是你的,给我!”李寒嫣霸道的说道。

赵轩义倔脾气也上来了“不给!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那要是要青莲和荔枝,你也给我吗?”

“不要!”荔枝急忙说道,她可怕了赵轩义。

李寒嫣瞪了荔枝一眼,心道你个没出息的“你给不给?不给的话?青莲,去把我方天画戟拿来!”

“是!”青莲转身就走。

赵轩义一听吓得一哆嗦“喂、你别过分啊!我告诉岳父去,哪有你这样的?明抢啊!”

李寒嫣站起来,走到赵轩义的面前“我就抢了,你能怎样?”

“媳妇你别闹了,这二百两中有一百七十两都是二哥的,我要还给他!”

“还他?为什么?难不成还让他留着钱去买那个贱女人?”李寒嫣大声喊道。

贱女人?这三个字听在赵轩义的耳中很是刺耳“你回去和孙小姐好好玩吧,这件事你别管了!”赵轩义说完,就想去李寒睿的跨院!

李寒嫣一把拦住了赵轩义“做什么去?银子拿出来,我不会让那个贱女人进我李府的!”

【啪!】赵轩义真忍不住了,一个巴掌打在李寒嫣的脸上,这一巴掌把李寒嫣打蒙了,其他人也都傻了,世界仿佛都停止了,几个丫鬟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个站在那里不敢动!

李寒嫣久经沙场,这点疼痛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心中这个感觉却让她难以接受“赵轩义,你找死啊!敢打我?”李寒嫣大声喊道。

“废话,什么都不知道就骂别人是贱女人,你高尚多少啊?”赵轩义大声喊道!

“我杀了你!”李寒嫣说完冲过来,双手变拳头打了过来。

紫鸢急忙冲出来,一把将李寒嫣的双手按住“小姐、不可!老爷会怪罪!”

李寒嫣一把推开紫鸢“他先打我的,爹那里我自然会解释!”

“就特么会打人,你还会什么?”赵轩义一点也不害怕,大声喊道。

“你吼我?”

“对!听不见吗?你看看你哪还有个大小姐的样子?每天除了刀就是枪,哪点像个女人?今天去书会如果我不跟着,你想过下场吗?张口闭口贱女人,岳母就这么教你说话的?大户人家小姐就这么有教养?”赵轩义越骂越生气。

李寒嫣被骂的很是愤怒,却无法还嘴。

赵轩义指着李寒嫣的鼻子“你以后做事能不能动动脑子,就算没有让青莲和荔枝调查一下行吗?雪儿当初是因为父亲重病,没有钱看病才把自己卖到醉春楼!”

“就这种孝女你特么凭什么看不起她?就因为你是将军的女儿,你家里不用担心生病没钱,吃饭没肉?愚蠢至极!你认为雪儿是贱女人,想高攀你们李家,那我呢?我特么想来吗?你硬把我抢来的,你算什么?谁贱啊?”赵轩义大声骂道!

李寒嫣被赵轩义骂的脸色铁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双眼红红的,眼泪滑落下来“你帮她不帮我!”李寒嫣委屈的说道。

“这件事我管定了!”赵轩义说完,转身走向李寒睿的跨院,一句话也不和李寒嫣说。

紫鸢看了看李寒嫣,又看了看离开的赵轩义,心里很是纠结“青莲、荔枝,你们快带小姐会去休息,这么热的天,也不给怕给小姐嗮中暑了?”

“是!”两个小丫鬟急忙走过来。

李寒嫣哇一声哭了,一边哭一边向自己的房间跑去!

“寒嫣!”孙倩急忙在身后追上,而几个丫鬟吓得也跟着跑了过去!

紫鸢叹了一口气,也跟着李寒嫣走了!

赵轩义来到李寒睿的跨院,感刚刚进入院中,就看到刘博在忙碌着,手里拿着一瓶药,似乎要给李寒睿送去!

刘博看到赵轩义,急忙站住抱拳行礼“姑爷好!”

“二哥呢!”

“二公子在房间休息,我送姑爷去!”刘博说完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赵轩义还是第一次来李寒睿的跨院,这个院子很是简朴,院子里面什么都没有,没有花池,没有假山溪水,除了一排兵器架子,院子里面空空如也!

来到李寒睿的卧室,走进来之后,赵轩义看了看房间,更是简朴,除了一套桌椅,和一个书架之外,就一张床,没有其他名贵的物品!

李寒睿趴在床上,看到赵轩义来了,急忙起身“妹夫来了!”

赵轩义急忙走了过来,将李寒睿扶住“二哥你这身上有伤,就别起来了!”

李寒睿坐在床边,微微一笑“不碍事,只不过是皮外伤,和在战场受的伤差远了!”

赵轩义笑了,心道还真是一个男人,赵轩义将怀里的两张银票拿了出来,放在李寒睿的手里,李寒睿一看,皱起眉头“妹夫,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别误会,这是我今天赢的,我去参加书会,唐柔也去了,在她那里赢了二百两!上次因为我闹事,让你损失那么多,这些就算是我的补偿,和你花的也差不多!”赵轩义一脸歉意的说道。

李寒睿一听,半天没有说话,最后还是将银票拿了起来“我也就不和你客气了,说实话,现在想给雪儿赎身,还差很多!”

赵轩义听了之后,也知道李寒睿的难处,这对苦命鸳鸯啊“二哥,这次的事情我一定会帮你的,你就别担心了,可是我想问,你买雪儿,虽然她号称是卖艺不卖身,但是你怎么能确定,她到现在还是……?”

李寒睿一听,脸上一红,抬头看了看刘博“去给妹夫倒杯茶来!”

“是!”刘博转身离开了,知道接下来的话自己不能听!

赵轩义心道,这怎么还把刘博给支出去了?李寒睿看了看赵轩义,虽然两人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能看得出来,在雪儿这件事上赵轩义是真心帮他,只有他帮助自己,这让李寒睿心里很是感激。

“这话说起来就长了,记得那是一个冬天,天空雪花飞舞,铁甲寒霜满身,冰冷非常!我刚刚在军营处理完事情,回来有些晚了,城门都快关了,好在进了城,而刚刚进城,就听见一阵清脆的歌声!”

“我骑着马顺着歌声就去了,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站在漫天的飞雪中正唱着曲,一旁还站着一群人,他们似乎都被这女孩的歌声吸引了,即便是如此的寒冬,他们也感觉不到寒冷!依旧驻足聆听!”

“女孩很是漂亮,脸上没有任何胭脂水粉,一双灵动的眼睛仿佛能看透人心,一曲之后,女孩向四周的人讨要赏钱,而对于这种美丽的声音,大家都很慷慨,很多人都扔出铜板,我也扔了两个!”

赵轩义听到之后,脑中瞬间就被这个画面所吸引了,因为雪儿很漂亮,虽然比不上唐柔,但是比李寒嫣还强一点“你没给银子?”

李寒睿笑了,摇了摇头“那个时候我刚刚提升将军,一年就十两纹银,平常哪敢拿着银子上街啊?我一直听到深夜,女孩因为寒冷,冻得实在没办法继续唱了,才打算回去,众人也散了!”

“就在这时候,有几个地痞流氓前来骚扰,我很庆幸我没有离开,于是骑着马冲了过去,几马鞭将几人打散,他们看到我的军服,吓得全都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