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医宗小师妹她过分强大 >  第40 她的灵宠出身高贵

玄一大师语调平缓,脸上带着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非常符合他大师的大慈大悲人设。

就是说的话不能细品。

细品之下,秋如玄只觉心口有把火呼呼往上直蹿,偏又不能发泄出来。

怎么发泄?

老秃驴用来怼他的那些话,的确出自他之后,他若矢口否认,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脸!

可若让他就这样认了,他心中又实在不甘心的很,明明都已经是必死之局了,居然还能有转机,而且还是天翻地覆的转机!

也不知道那小丫头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连凶悍暴躁的妖后都能降服,莫非那丫头真是什么天赋异禀的奇人?!

有火不能发,只能生生憋在心里。

秋如玄头脸涨红,两只老眼犀利如鹰隼一般,不甘心而又狐疑地盯着面前巨大的光幕。

光幕上,君澜也眨巴着眼睛满脸狐疑,不明白刚才还凶悍的不行,一副要把她当成点心吃下肚的凶兽,怎么突然画风突换,摇身一变成了只乖顺的超大号猫咪!

眼前这只凶兽,忽略其过于庞大的体型,以及那两排让人脊背生寒的利齿,看起来的确很像猫科动物……等等,猫科动物?

君澜心中一动,忽然想到什么,忙低头望向蹲在自己胳膊上的小奶豹。

小奶豹也是猫科动物。

当初在山洞里面,那个神秘男子跟她说,小奶豹是数百年方能孕育出一只的灵兽,成年后体型庞大,战斗力凶悍。

眼前这只凶兽也是体型庞大,战斗力凶悍,尤其是那两排锋利的牙齿,跟小奶豹嘴巴里面的两排钉床牙特别相像。

区别只在于牙齿的大小而已。

但是小奶豹现在还处于幼崽期啊,君澜毫不怀疑,等小奶豹成年后,那一口钉床牙,绝对不会比面前这只凶兽的铁锥牙逊色。

所以,面前这只凶兽,跟她的小奶豹属于同一物种?

君澜心中若有所思,目光扫过面前的妖兽,又瞥向旁边的宝藏,略略犹豫几息后,她从里面拿了个纯金打造的金项圈,送到那妖兽的嘴边。

她的小奶豹只吃灵石灵器和金银财宝,面前这只妖兽若是和小奶豹属于同一个物种,应该也喜欢吃金子。

大殿内的时越隔着光幕注视着她,眉梢眼角间浮上一抹孺子可教的笑意。

溶洞内的白雪见等人却是笑不出来,个个刀剑出鞘,神情紧绷,警惕地盯着妖后,大有那大东西敢动,他们立刻扑过去刀剑伺候的架势。

总而言之,绝对不能让那东西伤到君澜。

妖后却压根没将他们放在眼里,看都没看他们,一双比铜铃还大的眼睛望着君澜递过来的金项圈,下意识地就要张口去咬,忽又想到什么似的,忙又将嘴巴闭上,畏惧地望向君澜胳膊上的小奶豹。

那模样,仿佛是请示一般。

向谁请示?

自然不会是向她请示,这点觉悟君澜还是有的!

她也低头望向小奶豹,就见小家伙从鼻孔里面挤出一声“喵呜”,然后那凶兽立马咬住君澜递过来的金项圈,欢欢喜喜地嚼了起来。

熟悉的嘎嘣声响起。

果然也是一只吞金兽!

君澜咽了口口水,终于明白溶洞里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灵石灵器和金银财宝了,因为这些东西都是那只妖兽的口粮啊!

可问题是:就算面前这只凶兽和她的小奶豹属于同一物种,但是那东西为何如此畏惧她的小奶豹?

毕竟,不管是论体型还是战斗力,她的小奶豹在那只凶兽面前,只有被摁在地上挨揍的份儿。

莫非……她的小奶豹出身高贵,体内流淌着皇家血统,是它们这一族中的皇子王孙??

不过不管小奶豹子是不是皇子王孙,反正只要有小家伙在,他们肯定不会被面前这只凶兽撕成碎片就对了。

没有了性命之忧,君澜紧绷的神经松弛下来,大大松了口气的同时,她又忍不住有些遗憾地想,溶洞内这么多灵石灵器和金银珠宝,不说全部洗劫一空吧,哪怕带出去三分之一,也能缓解下白家现在的窘迫生活。

灵矿开采就跟种地一样,不是扛起锄头立马就能有收获,前期还得有大量人力和物力的投入。

这些,都需要用大量的银钱做支撑。

溶洞内这些宝藏出现的就很及时。

可惜这些宝藏已经有主了,而且这个主还是熟人,她自然不好再行洗劫一事。

君澜叹气,不舍地望向那堆宝藏。

小奶豹见她这模样,就转动着双宝石一样明亮的眼睛,歪头想了下,然后朝妖后“喵呜”叫了一声,妖后就像是得到命令一般,立马站起来走向溶洞深处。

下一瞬,伴随着一阵“哗啦啦”的声响,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忽然散发出无数道五彩斑斓的光芒。

漆黑瞬间就被驱散了,更多的灵石灵器和金银珠宝呈现在众人面前!

而那些五彩斑斓的光芒,正是一颗又一颗的五彩明珠散发出来的。

君澜震惊了,被眼前这阵仗惊住。

而紧跟着下一瞬,更让她震惊的一幕又出现了,就见小奶豹自主主张地扯下她腰间挂着的储物袋,扔给妖后,妖后接住后,就开始将各种灵石灵器和金银珠宝往里面装,装满后,再用嘴巴咬住储物袋,恭敬地送到她跟前,然后将大脑袋转个方向,望向白雪见。

君澜:“???”

她福至心灵般反应过来,忙对白雪见道:“表姐,快把你的储物袋给它!”

“……哦,好!”白雪见忙依言照做,一手还戒备地握着剑,一手扯下自己的储物袋人扔给妖后,直到同样装满灵石灵器和金银珠宝的储物袋重新回到手中,白雪见都还有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

活这么大,她的储物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沉甸甸过!

再想到那些沉甸甸的重量,都是灵石灵器和金银珠宝堆出来的,白雪见的心终于控制不住地狂跳起来,一个很俗气的认知在她脑海中疯狂地上蹿下跳:有钱了!他们家有钱!他们白家以后终于不用再为钱财发愁了!

而这一切,都是小表妹带来的!

小表妹果然是他们家的福星啊!

白雪见捂住砰砰跳的小心脏,激动地望向君澜,眼中全是炙热的崇拜和感激。

君澜明白她的意思,忙摆手道:“不不不,表姐你误会了,这事跟我没关系,都是它的功劳。”

君澜揉了揉小奶豹毛茸茸的脑袋,将小东西的来历简单地讲给白雪见听,结果没想到白雪见听后,看向她的目光中,热度非但不减,反而更加炙热了。

就听白雪见一本正经地对她说:“数百年方能孕育出一只的灵宠,都主动要和你结契,可见你身上必定有大气运在……表妹,你是个福泽深厚的人。”

君澜:“……”

福泽深厚吗?

她可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哪里福泽深厚了,才穿过来就被原主诓着立下了心魔誓言,接着被小奶豹这只吞金兽强行碰瓷结契,再然后又被神秘男子告知是自己天生灵体者,是块行走 的唐僧肉……算了算了,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算下时间,试炼差不多也该快结束了,还是抓紧时间再装些好东西吧。

白家穷,君澜刚穿过来,也不富裕,所以几人使用的储物袋,都是等级最低最便宜的,储物的容量并不是很大,所有人的储物袋全部装满,也才只撬动了冰山一角。

不过就是这一角,也足够白家解决眼前的困境。

这就够了。

君澜和白雪见等人都不是贪婪的性子,朝妖后郑重地表示了一番感谢,妖后低低地吼了一声,在前面领路,亲自将他们送往洞口。

试炼时辰刚好到了。

一众进入秘境内试炼的弟子被自动弹出了秘境,重新聚集在了广场上面。

十来个宗门弟子正在清点人数。

秘境试炼有风险,这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但是全族覆灭这种情况……却并不多见。

那些因为灵根一事,而对白家尤为关注的一些人,眼见试炼时辰已到,大家都出来了,而白家却连一个人都没出来,心中都隐隐生出了一抹不好的预感。

听说白家那些人进的是绥兰秘境,绥兰秘境又凶险重重,有死亡秘境之称,白家那些个参选的子弟,该不会都折损在秘境内了吧?

有人记起巫家一众子弟进的也是绥兰秘境,忙向巫碧莲打听。

“巫二小姐,你们和白家进的是同一个秘境,请问你看见他们了吗?”

“是啊巫二小姐,白家那些人怎么一个都没出来啊?”

巫家这次折损了十几人在秘境内,按理说,巫碧莲应该很难过才对,但是一想到君澜和白雪见那些人都被她留在了秘境内,她就难过不起来,心中只有高兴。

好在她还要几分清醒在,知道这个时候断然不能表现的太高兴,于是她绷着脸,冷声道:“我怎么知道他们为什么没出来,他们姓白,又不姓巫。”

这倒是实话。

再联想下巫家和白家向来不和的传闻,众人便都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只是心中依旧惋惜不已。

有人还忍不住痛心道:“真是没想到啊,白家那些参选的子弟,这次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

他旁边的同伴也扼腕道:“可惜了白家那个变异冰灵根的弟子,我还想着等大选结束后,求她帮我改一下灵根呢……可惜了!”

……诸如此类的声音不断响起。

巫碧莲听着那些议论,心中冷笑连连,心想变异灵根又如何,还不是照样死在了秘境内。

溶洞里面的那只凶兽实力强悍,溶洞唯一的逃生出口又被她用巨石堵住了,里面的人绝无逃生的可能!

这次大选第一,他们巫家赢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