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光束透着窗纸照了进来,有几分刺眼。

奈落睡醒了,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小雪一丝不挂的躺在他的身旁,用玉璧勾着他的脖子……奈落吓了一跳,他坐起身子,看了一眼自己**的上身,小雪也惊醒了。

“小雪,你怎么……睡在我的床上?”

“少……少主,昨晚您喝醉了,拉着奴婢的手不放,我怎么也挣脱不了……”

“我怎么一点儿也记不得了?”奈落冷冷的说,边说边穿上衣服。

小雪突然从背后抱住奈落的腰,“少主,昨晚的事小雪没有发生过,但是小雪是真的爱慕您,希望您能允许小雪陪伴在您身边,侍奉您。”

“不必了!”奈落推开她的手,冷冷的说,“我为昨晚的事向你道歉,我……”

“少主……”一个老嬷嬷推开房门,看到眼前一幕,吓的惊慌失措,她赶紧关上门,匆匆跑开。

“你们知道吗?我刚刚去了少主房里,给他送橘皮汤,你们猜猜我看到了啥?”老嬷嬷身边围着一群婢女和嬷嬷,他她们一脸好奇。

“看见了啥呀?”

“我看见少主和桔梗小姐的婢女,他们光着身子,抱在一起,睡在一张床上。”

“啊这,你不会看错了吧,那应该不是小雪,是桔梗小姐吧!”

“我发誓我没有看错,而且昨晚少主和桔梗小姐吵了一架,桔梗小姐就气的跑了出去,一直没回来。”

“肯定是小雪故意勾引少主!”

“这个小雪也太不要脸了吧,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来,姑娘家真不害臊!”

“吵什么吵,一大早就在这儿议论主子,不要命了吗?”莲儿出现在伙房门口,大吼道。嬷嬷们应声散去了。

“什么?”神久夜气的大发雷霆,“我们昨晚的计谋,居然便宜了小雪那个贱人,她居然敢勾引少主!”

“那小姐打算怎么办?”莲儿以为神久夜会一哭二闹三上吊。

“我特别想看桔梗知道这个消息以后的表情……”神久夜抑制住内心的痛苦,脸上慢慢露出了笑容。

桔梗睡醒了,正盯着驼色帐幔发呆……神久夜和莲儿推门走了进来。

“你们来干嘛?”犬夜叉气呼呼的说。

“我来是想告诉桔梗妹妹一个好消息!”神久夜故作神秘的说。

桔梗坐起身子,穿好衣服,蹬上鞋。

“桔梗妹妹还不知道吧,少主昨晚留了你的婢女小雪过夜,就睡在你的床上,你可真是教导有方啊!”

桔梗一惊,险些摊在地上,犬夜叉赶紧上前抱住她的腰。

“不……不可能,你骗我!”

“信不信随你,我把话就撂这了,莲儿,我们走……”神久夜潇洒的转身,丢下心如刀割的桔梗。

“桔梗……”犬夜叉心疼的看着桔梗。

“我要去找他……我要向他问清楚,我要他亲口对我说。”桔梗拖着虚弱的身子,踉跄着向门外走去,犬夜叉跟在她身后。

桔梗打开门的一刹那,奈落高大的身子堵在了门外,恼羞成怒的看着她。

“你是不是……昨晚留了小雪过夜?”

“没错!”

“你怎么能这么做,你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了吗?你说你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你怎么能和我的婢女……你知道我有多伤心吗?”

“哼,你难道就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吗?喝避子汤,背夫偷汉,昨晚还睡在了犬夜叉房中。”

“我和犬夜叉清清白白,没有做半分越矩之事!”

“少主……”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小雪走向了他们,她用手挽住奈落的胳膊。

奈落想挣脱,却看见了桔梗充满忧伤的眼睛……奈落亲切的搂住了小雪的腰,一边甜言蜜语,一边拿余光瞥桔梗的神情。

“小雪,我纳你做妾好不好?”

“好呀,少主,这样我就能和姐姐一起侍奉您了!”小雪娇声娇气。

“我不想看到你们!”桔梗“砰……”的关上门,表情里有愤怒,有忧伤,更有绝望。

“桔梗,奈落那个家伙太过分了,他居然那样对你……”犬夜叉替桔梗打抱不平。

“桔梗,我带你离开这里好不好?我们一起过平凡的生活。”犬夜叉满眼期待,“奈落他不懂得珍惜你,你的身边还有我!”

“犬夜叉,我……”桔梗感动的哭了,“我不能和你走,如果我和你走,就应验了他说的话:我们之间不清白,那样也会有损你的声誉。”

“我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只在乎你,只要你一句话,我立马带你走!”

奈落吃了闭门羹,脸都气黑了,他回到了自己的书房,脑海里反复出现刚刚犬夜叉和桔梗亲密的样子,他甚至脑补昨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激情澎湃的场景。

他突然发现桌上多了一方素娟手帕,上面印着朱唇印,还有一股刺鼻的蔷薇香水的味道。

他正疑惑试,肩膀上方多出了一双女人的手,温柔的揉捏着他的肩膀,并扭动着腰肢和翘臀,风情万种……

是小雪,她俯身在奈落耳边嘀咕了几句:“少主,我让伙房给您准备了您最爱吃的珍珠翡翠汤圆,还有玫瑰香饼。”

“小雪,你的花招可真多!”奈落起身站了起来,小雪扑了个空,差点摔倒。

“可惜我不吃这套!”奈落不屑的说。他刚要离开,却看到了桔梗,款款向他走来……

“她是要和我道歉吗?还是来理论的?”奈落猜想。

“奈落,下人说你在书房,我就来找你了……”桔梗温柔的说。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奈落有些激动,感觉自己声音都变了。

“我想要一封休书!”桔梗直接开门见山。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奈落立马怔住了。

“你想要我给你写休书,休了你?”

“没错,与其我们这样相互猜忌,不信任对方,倒不如分开算了!”桔梗说道。

“奈落,我承认我爱你,但我爱的太累了,我希望你能放我离开。”桔梗继续说道。

她的话句句如尖刀,剜奈落的心,像要把他的心掏空。

“桔梗……我是不会给你写休书的,更不会放你走,我是绝对不会成全你和犬夜叉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奈落大叫道,怒火中烧。

“既然姐姐执意要离开,少主为什么不成全她和犬夜叉呢?”小雪扇风点火。

“你给我闭嘴!”奈落愤怒的说,“你要是再多说一句话,我便先休了你!”

“奈落,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过了这三天,如果你依旧不愿意写休书的话,那就别怪我休夫了。”桔梗眼里闪着无法遏制的怒火,奈落的心脏有被剖开的感觉。

奈落气的牙齿咬的咯咯响,气的面色发黑,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小雪也被桔梗的话吓了一跳,“果然是被偏爱的有恃无恐”她心想。

桔梗霸气的转身,扭头就跑,丢下了肺都要气炸的奈落。

“站住,你给我回来……”

桔梗回到了自己房间。

“戈薇……你怎么在这儿?”桔梗惊讶的看着戈薇。

“我……我是来向你告别的!”戈薇微笑的眼睛像两弯月牙儿。

“我该离开了,这个时代本来就不属于我,也没啥好留恋的。”戈薇露出释然的微笑,却笑出了两框泪水。

“对了,桔梗,这个灵弓送给你,等我穿越回去也用不上了!”戈薇指着桌上的弓箭,刚要离开。

“等一下,戈薇,不要走好吗?”桔梗请求道。

“桔梗……”

“戈薇,我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连我最信任的婢女也背叛了我,心爱的人猜忌我,我感觉一点儿温暖也没有。”桔梗低下了头,伤感万分。

“桔梗……”

“算了,桔梗,我想通了,我愿意留下来陪你,在你最脆弱的时候,我不能视而不见。”

两个女孩抱在了一起,发丝

在阳光下缠绕之余,闪闪发光。

晚上,桔梗在灯下绣着手帕,一旁的戈薇在写作业,她写的大汗淋漓,演算的草稿揉作一团又一团……

“戈薇,你在做啥呀!”

“我在练二次函数呢,两周后要期末考试了!”

“二次函数是啥?”

“是高数里的一种题型,唉,桔梗,不说了不说了,烦死了,最讨厌数学了。”戈薇撅起了嘴,将铅笔插在中间,陷入苦思冥想……

“对了,桔梗,我给你带了些零食。”戈薇将黄色书包里的东西倒了出来。

“你看,这是鸡蛋肉松面包,巧克力夹心饼干,棉花糖,还有各种口味的喜之郎果冻……桔梗,你尝尝!”戈薇正说着,递过去一包巧克力饼干。

桔梗撕开包装,吃了一片饼干,“哇,好苦呀!”

“巧克力就是偏苦的,下次给你带葡萄干夹心的,你吃个果冻解解苦。”戈薇递给桔梗一个橙子味的果冻。

桔梗吸溜了一下,差点噎着。

“桔梗,这个不能直接吞的,要慢慢嚼碎的!”戈薇哭笑不得。

“戈薇,真的谢谢你,味道好极了,橙子味很清爽,想不到现代的食物那么新奇……”桔梗感叹道。

“对了,桔梗,这个是鸡尾酒!”戈薇取出了一个易拉罐装的酒,青柠味的,“这个是给奈落的,希望他能对你好一点,你帮我转交给他。”

“戈薇……”桔梗将戈薇递易拉罐的手按了回去,“我已经叫他给我写休书了!”

“休书?”戈薇惊了。

“他真是太过分了!”

“昨晚的事我都知道了,确实不应该,桔梗,唉……”

“砰砰砰……”传来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桔梗,我知道你在里面,给我把门打开……”是奈落的声音,怒气冲冲。

“奈落!”戈薇抢先一步开了门,“你真的是太过分了,居然这样对桔梗,你真是一个负心汉,陈世美,渣男实锤!”戈薇两手叉腰,愤怒极了。

“戈薇,你先出去吧!”桔梗说道,“他准是给我送休书来了!”

“哼,休书,你想都别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