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凤舞求凰诀 >  第六十九章 杨家面馆

两人走出当铺,方菊有些不满道:“古大哥,人家都给到四十两银子了,你为何不卖呀?”

古圣超不急不躁道:“看他们的眼神这个镯子价值不菲,这样吧,现在咱们先回去换上一身衣服,按照我交代给你的方法绝对能卖个大价钱。”

两人回去路上古圣超安顿了下次需要注意的事项,回到住所让方菊换上杨千惠最贵重的衣裙,并把值钱的首饰也都佩戴,这才重新出门找了一家看上去有实力的当铺,方菊昂首挺胸前面走着,古圣超后面殷勤相随。

“掌柜子,这个镯子能当多少钱?”方菊不动声色递上一个精致的小木匣。

里面的人小心打开木匣,捧起玉镯仔细打量:“这是你的嫁妆?”那人也是毫无表情,眼神却是犀利。

方菊沉住气道:“祖传之物,若不是家道中落,我也是不舍。”

里面两人低声耳语后,一人离开,另一人道:“两位稍等,我俩眼拙,请高人再来评估。”不多时走来一位长者,被人搀扶着来到柜台后面,桌上垫了厚实棉垫子,这才拿起玉镯端详,良久,偷偷给同行伸出了两个指头离开。里面那人平静道:“两百两银子,这位娘子意下如何?”

方菊强忍住内心的狂喜,假装思考,古圣超凑上前道:“小姐,要不先别当了,这是老爷祖传之宝,你不行先把身上的首饰当了救急,这个镯子缓一缓再做打算。”

“那好吧,我先不当了,回去再说。”方菊不情愿要收回镯子。

里面那人并不啰嗦,装好玉镯递了出来道:“来这里当东西都是急等用钱,我家店大识货或许能多给,外面小店绝对出不起这个价钱,我劝你们再商量一下。”

古圣超和方菊没有料到人家根本不给他们还价机会,在家里演练的办法用不上,只得同意,古圣超拎了钱袋出来,方菊高兴坏了,回去路上连蹦带跳。古圣超叮嘱道:“小心点,别把你家小姐的贵重首饰给弄丢了。”方菊这才赶紧检查,确认都在老老实实往回走,不敢再跳跃。

等杨千惠回来后,方菊告诉了实情,杨千惠先是不同意,方菊道:“咱们来都城也快四个月,不知小姐发现没有,比咱们在王府要快乐的多,我常常想要是能一直留在都城该有多美啊!可是咱们没有那么多银子,坐吃山空最后还得回去,小姐愿意回到那个让人压抑的王府吗?”

杨千惠摇头:“我也觉得这里舒坦。”

方菊乐了:“那不正好,我和古大哥商量好了,他拿出所有报酬,加上我的还有卖掉镯子的银子,我们开一家面馆绰绰有余,能挣到钱了我们就能长久的留在这里,不是最好吗?”

“你们,能成吗?”杨千惠怀疑。

古圣超勉励道:“万事开头难,只要迈出第一步剩下的就好说,不试一试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就像你们不走出王府,永远也不会见识到都城的繁华和精彩。”

杨千惠无奈只得同意,随后的几天,古圣超和方菊抓紧时间寻找合适店铺,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云起宫不远找到一家店铺出租,两人当即租下稍加收拾杨家面馆就此开张。

面馆虽然以面食为主,也经营几个方菊拿手的菜肴,比如烩肉三鲜、糟肉、沙葱炒蛋等,便于饮酒者当做下酒菜。他们当初是两个人,方菊在后厨忙碌,古圣超前面收钱记账当做伙计端茶送水。原以为最初生意不是很好,结果冷清了几天后突然火爆起来,古圣超特意问了几人,都说是听人讲他们家的面食地道炒菜味道独特,过来尝鲜。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就餐者络绎不绝,无奈又请了一个帮厨为方菊减轻负担。

杨千惠每天从云起宫出来就直奔面馆,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等最后一批食客离开,这才回到住所由杨千惠讲解当天所学,一起学习练功,虽然辛苦,但也乐在其中。

一个月下来利润居然可观,远超当初预想,三人乐不可支,照这样下去在都城落稳脚跟不成问题。

期间传授杨千惠功夫的云起宫外院长老水玲珑也来面馆光顾一次,她和杨千惠岁数差不多,却比杨千惠要成熟稳重,五官单独看都没有出众地方,不知道为何组合在一起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虽然不像柳惜眉那样温婉,更不如万若那样的大气,也没有丁莹般的清秀,但是水玲珑端庄中的那种灵动更让人难忘。

水玲珑吃了盘炒烩面对方菊手艺赞不绝口,夸奖他们主仆间的情谊深厚,尤其是方菊和古圣超为了杨千惠学业甘做牺牲,杨千惠放弃优渥生活吃苦耐劳来都城习武,都让她敬佩。她望着古圣超关心道:“那本《口诀释义》能不能看得懂,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让千惠来问我,我喜欢好学之人有问必答。”

古圣超当然高兴,客气道:“多谢水长老关爱,虽然有些困难目前还能理解,有需要就打扰水长老了。”

水玲珑吃了饭要付钱,众人不肯,说是孝敬师傅还来不及哪有要钱的道理,水玲珑最后拗不过众人款款离去。古圣超望着她的背影感慨万千,他来到这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江婉他们,被亲叔叔所骗弄得流离失所,怎么样才能和水玲珑搞好关系也是当务之急,这样才能借力压制白培安,想方设法给江婉他们一个公道。

杨千惠受到鼓舞,练功更是勤奋,有时候到了后半夜想起一招半式也要叫醒古圣超陪她对练,寻找应敌技巧,弥补自身的不足。

面馆经营逐渐走向正轨,回头客也多了起来,和古圣超熟络了有时候开个玩笑插科打诨,谈笑风生间让饭店里充满了欢乐。

这日面馆经营到戌时三刻,还有两桌都是常客,杨千惠和方菊想回去抓紧练功,就和食客说有事要早回,问有没有需要准备的菜肴,其中一桌说再拌一份大凉菜,另一桌要了份烩肉三鲜和三碗拌面,方菊准备妥当端出去就和杨千惠结伴回去,古圣超和帮厨留下照应。住所距离这里不远,两人经过刻苦练功早就和当日不可同日而语,遇到寻常匪徒完全可以自保。

两桌食客喝着酒,其中一桌喝得差不多付了钱离开,另一桌人多喝到兴头上推杯换盏竟把面馆里的酒全部喝光,众人没有尽兴还要酒喝,古圣超只好去隔壁酒楼借了一坛。面馆每天准备酒不多,去酒楼借酒已经多次,古圣超走进酒楼发现靠窗一桌食客当中居然有云起宫教头白培安,只是对方正在畅饮加上不认识他自然不会留意。

古圣超走近柜台还没有开口,里面的伙计就笑道:“今天好生意,酒又不够了。”

“小本生意挣点零花钱,哪有你们酒楼日进斗金。”古圣超笑着打趣。

伙计抱来一坛酒递给古圣超,他托了酒坛往外走,忽听白培安压低声音道:“水丫头要断咱们的财路,今晚就让她……”古圣超余光瞟过去,见白培安用手掌做了一个斩切的动作,白培安声音如同蚊吟,在嘈杂的酒楼旁人根本不会听到,偏偏古圣超内力超群耳力极佳,听得一清二楚,他不动声色抱了酒坛出去。

回到面馆,古圣超坐到门口盯着酒楼方向,他不知道白培安说的是否和水玲珑有关,但是不得不防。过了一会儿,他见白培安一伙儿结伴离去,叮嘱帮厨最后结账关门,悄然跟了过去。

古圣超仗着感知能力出类拔萃,不用眼神盯着,只需要在暗处感知到对方气息的存在,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跟在后面不被发现。古圣超跟了将近一个时辰,他们来到城外的一个废弃码头,码头不大,河面只停留了几艘小船,码头旁是一间破败的货仓。码头突兀在河边,附近没有遮挡,古圣超迫不得已隐身在远处的草丛中,不能靠近。

寂静夜幕中,对方说话声音倒也清晰可辨,古圣超能够感知到他们每一个人的准确位置。

古圣超也奇怪,他超人的感知能力从何而来,他最初以为只要是内力强感知力就强。和万若成亲后,他发现万若内力稍逊与他,但是感知能力却差了很多,远不是内力的因素。他想到是不是吕川传授给他五魂阵的缘故,五魂阵重心是用内力构造出一个强大的阵法,对于个人而言,阵法的布局需要调动所有感知来参与,或许,这就是其中的缘由吧!

码头上的众人分散开来,三三两两结伴,有的在货仓旁,有的在栈桥上,有的在河边,都找到各自位置坐在原地不动,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古圣超奇怪,原以为他们会隐藏起来搞突然袭击,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守候,倒是第一次看到。

漫长的等待,不知不觉已是子时,静谧的夜色下远处几人快要熬不住,接二连三打哈欠。古圣超受到传染,一股倦意涌来感到些许乏困,跟着也想打哈欠。

突然,远处马蹄声响,朝码头驶来,古圣超竖起耳朵辨别,共有两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