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苟不住的我只好一路成神 >  第三十一章

由于玄宗三百弟子的参与,让复选第二轮原定的场次增加了一倍,昨日又是只六场就被喊停,是以,今日开始的时间比原定提前了一个时辰。

开始之前,郭淮代表武堂宣布,今日的复选第二轮禁止三人及以上合围一人,也就是至多两夹一。

增加这条规则的源头,显然是昨日罗毅等人在对方三四人围攻之下落得重伤被废。

竞争的强度不能太小,否则入围者的实力与潜能没法得到充分发挥,但也不能太大,过多的伤残绝不是宗门想要看到的。

凡事过犹不及。

抽签排定了各组出场顺序。

师雨柔一组抽到了四十三,处于中段,大约会在午后轮到。

“王师兄,我想加入费师兄那一组。”

林浩恭敬拱手,对面正是昨日站出来与杂宗长老分庭抗礼,并引出林安生当众质疑的那位青年,玄宗内门五大弟子之一,王佑仁。

看着林浩透着强烈意愿的眼神,王佑仁不置可否地摇一摇头,道:“我知你的心思,可他毕竟曾是你林家之人,还是你的堂弟,出手分寸难以把握,还是不要太勉强了。”

林浩正色道:“他是杂宗弟子,我是玄宗弟子,两军对阵各为其主,阵前无父子,别说他犯了大错,被我林家剔除族谱,与我林家再无瓜葛,即便没有,我不会手下留情。”

看王佑仁沉默不语,林浩咬咬牙:“马师兄平日里对我多有关照,我视他为兄长,沈执事更是我敬重的长辈...还请师兄成全。”

说罢,一躬到底。

他口中的马师兄是马森,沈执事正是被夏婉竹斩断一臂的那位执事。

王佑仁眸光闪烁了几下,缓缓道了声:“好吧。”

“谢师兄成全。”

林浩直起身,再度拱拱手,转身的一刻,眼中闪过一抹森冷。

玄宗已经查过林安生,玄宗上下都知道了林安生曾是他林家之人,还是他的堂弟,这让本是在玄宗外门混得很不错的他,处境急转直下。

而昨日受命去给林安生传话,结果非但没有吓退几个,反而林安生也参与了进来,宗门被藐视,他更是被打脸。

要是不做点什么加以挽回,不难想象,日后他将成为同门排挤与冷嘲的对象,宗门长辈也不会给他好脸色,让他还怎么立足,怎么发展?

这才是他执意请缨的真正原因,以此来表明立场,再以铁血手段赢回宗门上下的认可与敬意。

今日的对抗不再是一边倒。

十场过后,杂宗十组夺下了五次锦球,又有四次最终将锦球摆上了高台。

双方都没有出现极端的当场身亡,杂宗这边重伤十六人,玄宗那边重伤十一人。

整体来说,玄宗还是略微占优,不过,优势并不大。

现场气氛始终火热,围观的两宗众人此起彼伏地己方助威叫好。

两个半时辰后。

随着同步进行的第四十一,四十二场见了分晓,师雨柔一组六人相继起身,迈步走向场内。

“林安生,林安生!”

“师师姐,加油!”

“琴师姐,加油!”

“胖子,揍死他们丫的。”

“琴枫,别给我们杂宗丢脸了。”

随着师雨柔等人的亮相,铺天盖地的呼喊声席卷而起。

师雨柔与琴芊芊都是外门弟子中的精英,又是家族弟子,人还长的漂亮,平时走到那里都是焦点,可眼下,数千玄宗之人给予两女的呼喊只有三分之一左右。

而琴枫,徐乐,李云三人加起来,也不足十分之一。

其余的全部给了林安生。

他的今日出场,不光是个人的证明,为宗厨擦亮了招牌,也为宗门长了脸。

杂宗众人都是与有荣焉。

满心想要不起眼地苟着的林安生,感觉自己都快成宗门的精神图腾了,垂目摸着鼻子,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高台之上,一名武堂长老道:“年纪轻轻确有几分胆量,就怕实力与这份胆量不相配。”

并非是贬低林安生,而是心存忧虑。

林安生有气节,可战不可辱,给宗门增光,好,可要是实力太弱,败得太难看,那就有点尴尬了。

另三个武堂长老眼神交织,眼中都是透着一抹忧色。

显然也是有着同样的忧虑。

不怪他们,宗门杂役弟子中别说炼体五六重,过去甚至有过**重的存在,而之所以是杂役弟子,内门没收,除了年纪特别大的,就只有一个原因,真正的实力与境界严重不符,交手之间,非低上一两境的外门弟子三招之敌。

郭淮将他们的神色看在眼里,又远望向师雨柔六人中最为年轻的那道身影,心中倒是略有期待。

“林安生,我给过你忠告,你却执迷不悟,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师雨柔六人前脚到了场边的准备区,后脚玄宗六人也到了,林浩盯着林安生,眼神中毫不掩饰那抹敌意。

双方都到了阵前了,的确没必要再虚伪。

林安生懒得理会,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那名领头的开脉下品,目光凌凌地锁定师雨柔,有些突兀地问道:“雨柔,为什么不退出?”

“同样的问题你应该问自己。”

师雨柔语气平静,师家与费家虽是不同城邑的封主,却都是莫国西南一片的大家族,对方认得他,她自然也认得对方,费家嫡系子弟,费仲。

费仲微微眯眼:“很好,拳脚无眼,你小心了。”

费仲找上师雨柔的同时,玄宗一名炼体九重,一名炼体七重也是分别找上了琴芊芊姐弟,他们分别是被夺财害命的柳寒梅的哥哥,柳永,以及马森的弟弟,马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