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聊天群里的卑微群主 >  第二十三章萧炎日常被迫害

典阿满:……

这个世界什么话最伤人?

当然是实话最伤人了!

又被这腹黑智能给捅了一刀,但自己确实没有反驳的资格。

果然,自己就是个废物。

即便有了聊天群,自己还当上了聊天群的群主,还是改变不了废物咸鱼的本质。

……

诸天聊天群。

典阿满:“各位,最近都有什么伤心事吗?说出来听听呗。”

萧炎:“?”

萧炎:“群主又打算发福利了吗?”

典阿满:“呵呵,只是心情不好,想在你们身上找点乐子,让我的心情愉悦一二。”

王若依:“嘻嘻,这是不是韩大哥说的,自己淋过雨,就要把别人的伞给撕了。”

韩珏:“不,群主这只是纯粹的坏。”

叶凡:“我同意。”

萧炎:“这个群主坏透了。”

典阿满:“……”

典阿满:“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是越发的暴燥起来了,你们觉得我是不是个记仇的人呢?

@全体成员

୧|͡ᵔ﹏͡ᵔ|୨”

萧炎:“发生什么事了?我刚刚又被我大姑的二姨的儿子的堂兄弟给盗号了,谁能替我解释解释?

(*❦ω❦))”

叶凡:“666。

不亏是你【图】”

邦德:“汪汪汪。”

典阿满:“你看看,狗都不信你啊。”

萧炎:“难道你懂狗语?”

邦德:“汪汪,汪汪汪……”

全体群员:……

邦德突然感觉到了冒犯,其他人更是无语。

忘记了群里真的有条狗!

以后岂不是骂人都不能带狗字了?

典阿满:“几天不见,我发现你这小火火真是越来越飘了,几天不见上房揭瓦。”

萧炎:“委屈【图】”

典阿满:“对了,都这么多天了,你的未婚妻找你来退婚了没?”

萧炎:“还没呢,不过我想应该快了吧。”

典阿满:“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坏笑【图】”

萧炎:“别别别,群主大人,我在也不贫了,求放过。”

典阿满:“你的黑历史我可是一直都记在小本本上的,要不要我,嘿嘿嘿。”

萧炎:“请务必替我保守秘密,我介绍我我表妹给你,她可漂亮可爱了。

爱心【图】”

典阿满:“乱说什么?我典某人是那种人吗?

这种事应该私聊我【图】”

叶凡:“好家伙,小炎子,你有这好事竟然不介绍给我。枉我们认识这么久。”

萧炎:“你小子有资格和群主大人比吗?

抠鼻【图】”

叶凡:“群主大人都叫上了,之前不是一直称呼为狗群主吗?”

萧炎:“放屁。”

萧炎觉得自己有必要向群主大人澄清一下,不然狗群主要是把自己的黑历史给扒出来了,那自己怕是要社死,哪怕这些事是未来即将发生的,现在还没发生。

萧炎:“群主大人,诽谤啊,他诽谤我,叶凡他诽谤我啊。”

王若依:“嘿嘿,我可以证明。

偷笑【图】”

韩珏:“我也可以证明。群主大人,他说过。”

李老汉:“萧小哥确实说过,俺李老汉确实听萧小哥说过。”

叶凡抿着嘴偷笑:“诺,你们瞧,李老可是从不说谎的,连他都出面作证了,萧炎啊,我可没有冤枉你啊。”

萧炎欲哭无泪:“冤呐!他们合起伙来栽赃陷害我呀,您是了解我的,我是这种人吗?”

萧炎:“谁不知道我萧炎光明磊落敢作敢当,若真是我做的,我肯定就当面怼起来了,怎么可能畏畏缩缩的。”

典阿满:“嗯,对,就你这个二愣子,当初连两位大佬都敢骂,就莽而言,本群主愿称你为最强。所以,我还是挺愿意相信你的,嘿嘿。”

萧炎:淦!

哪壶不提开哪壶,说好不扒自己黑历史的,这不是影响自己在新人面前的形象吗?

等会,好像不对劲啊。

坏了。

自己是来找乐子的,怎么自己成乐子人了?

不行,自己得离开祸水东引,再不济群里不能只有自己一个人丢人。

死道友不死贫道,再说了,刚刚背后捅刀子的,你们可都有份。

萧炎:“叶凡啊,听说你现在已经出了什么荒古禁地,你是什么荒古什么体质,好像还没人要是吧?”

萧炎:“王若依,听说你好像快要出阁了,正好今天群主大人就在,还不赶紧跪舔一二,有了群主大人的庇护,随便从指甲缝里漏出点东西都足以你自保了。”

萧炎:“@李老汉,李老你家最近不是又来衙役催租征收粮饷来了吗?群主大人难道还会不替你做这个主?”

萧炎……

……

眼看着萧炎把近期群里成员的状况全都抖了出来。

好家伙,典阿满都看呆了,萧炎这是要杀疯了呀!

不过,你搞事归搞事,干嘛弄到我身上来啊?

我是来找乐子的,不是来找事的。

自己不就是因为在珞瑜面前自闭了,所以才来群里发泄一二吗。

况且这些新成员实在是没有多大投资价值啊!

……

王若依,应该是明万历时期的一位未出阁的花魁,短短几天就和群里的人混熟了。

同样也学坏了,一点也没有刚入群时的那股矜持气质。

但可惜,她所在的世界真就是个普通的历史世界,基本上对群里其他人都没什么帮助。

顶多是个陪聊,偶尔和群里的水友们瞎聊聊。

韩珏,来自现代社会的一名缉毒警,勉强算是有些用处。

现代社会的武器和科技,对于底层群员应该是有不小帮助的。

李老汉,他算是群里最废的了,要不是韩珏和和珅经常接济他和他一家子,现在怕是全家都要饿死了。

真的就是明末天启年间的一个普通农户,受地主的剥削,受朝廷衙役的欺压,在加入诸天聊天群之前,他都打算带着一家子去自杀了。

至于最后的邦德,不提也罢。

主要是语言不通啊!

邦德就只会汪汪汪……

典阿满哪听得懂它究竟在说明呀?

所以目前为止,典阿满仍然不知道它是来自哪个世界的狗,不过,它所在的世界等级应该不高,因为它自己的等级就是零阶。

……

不过,作为群主,群员有难,没看到也就罢了,如今自己在,就不好再装死了。

在不知不觉中,萧炎又让典阿满给记上了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