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蒸汽大汉:家兄霍去病 >  第66章异兽

“卓文君,那个白头吟的卓文君?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甘夫点了点头:“是她,只是不知现在她已经故去还是隐居着。”甘夫似乎很向往这个卓文君,不是那种爱慕之意,而是敬仰,这个女人在大汉朝的造型师之中地位非常的高,虽然匈奴的造型师更多,但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造型师是汉朝人,还是个女人。

对于卓文君为什么是最好的造型师霍光并不是很在乎,他在乎的是霍去病之前骑着的钢铁战马居然是异兽。

“夫子,异兽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

“异兽极其的稀有,传闻他们是感应天地之间的炁而出生的奇异之兽,拥有着使用炁的能力,非常的强大,难以靠近,只有拥有着先天亲和力的造型师才能靠近它们。”

甘夫满是回忆的说:“曾经我在雪山之上碰到过一只有着冰蓝色毛发的灵猴,它仿佛世间的精灵,可以呼唤风雪,凝结寒冰,举手投足间仿佛那座山,那场风雪就是它本身,当我想要靠近的时候,它消失在了风雪中,苦寻而不得,我踏足千山万水,其中一个目标就是去见见这些神奇的生物。”

普通人一辈子想要见到一次异兽都难,更别说将之制成机械生灵了,这就是甘夫一声苦苦追寻而不可得之物。

“异兽可遇不可求,现存的一些异兽的机械生灵都是宝贝中的宝贝,就算是皇帝陛下也是视之若珍宝,每每国家大事就拿出来展示一番,将那匹白马给予霍去病将军,不可谓不疼爱,据说陛下连自己的太子都不曾给予过。”

刘彻是真的将霍去病当做自己最疼爱的孩子来对待,史书上记载,刘彻泰山封禅,这样的大事他没带其他人带的是霍去病的儿子,爱屋及乌,疼爱至极。

“夫子,我看我大哥那匹马和普通的钢铁战马差不多啊,稍微高大一些罢了。”

“这匹马的构造外形和普通的钢铁战马确实差不多,但是其内在可就差了多了。”

“你们可知异兽的制造最难,在何处?”

“不知。”

甘夫伸出手,随手调动了炁流,凝聚若笔在半空中写下了两字【体】【名】。

“很多异兽感应天地而生,其是唯一的,也就意味着你很可能没有练习的机会。”

“我制造钢铁战马,虽说每匹马会有不同的地方,但是也有很多共通的地方,我一次次的练,一次次的记,慢慢的总会越来越熟练,他的经络骨骼血脉走向,闭上眼睛,我现在也能模拟个九成以上,因为我训练了无数次,所以当我需要构建一匹新的钢铁战马的时候,我只需要循着曾经的思路,用炁去感受,它与普通的马匹细微的差距做调整就好了。”

甘夫面露向往的说:“但是异兽不同,它是一个新的个体,而且正常情况下异兽不愿意和人沟通,所以需要先杀死异兽或者困住异兽,再用炁去感受它的身体构造,困住异兽非常困难,被困住了也可能自杀,死亡之后的生灵之血保存时间非常短,当它失去了活力,就无效了。”

“也就意味着你得在非常短的时间内了解清楚异兽的构造,使用钢铁铸型,导入生灵之血,你要知道这是一个陌生的全新的身体构造,而且时间非常短暂,所以很困难。”

霍光没想到异兽的构造居然如此的困难,仅仅是听甘夫这样说,霍光就已经感觉非常难了。

霍光赶紧问:“夫子,那名呢,名是什么。”

“名字,异兽都有自己的名字,激活机械生灵就不单单是用马狗牛羊这样的字了,必须是他们自己的名字,但是想要了解到他们的名字非常困难。”

“有些异兽,在民间有传说,附近的乡里面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流传了它的名字,比如我刚才说的那只灵猴,山下的乡间众人都知道它的名字叫大雪灵猿,另外还有一种方法,就是依靠着那种天赋异禀的对于异兽有亲和力的造型师与异兽交流,获取它们的名字。”

“霍去病的那匹马就是如此。”

霍光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我大哥的马?叫什么名字?”

“卓文君与它在林间相遇,它心甘情愿的成为她的坐骑,通过炁的沟通,卓文君知晓了它的名字,那是一匹奔跑的时候四只蹄子上都会燃烧起火焰的马,据说当它发怒的时候,引发的火焰可以将山石灼烧成灰,当它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人们以为出现了另外一个太阳,它的名字就与此相关。”

“它的名字就是……”

……

黄河畔,霍去病受降匈奴浑邪,休屠二王,面对跪拜的二王,霍去病下马扶起二人:“二位王驾,通达时务,弃暗投明,可谓楷模。”

这话说的两位匈奴王心里不舒服,毕竟是投降的,面子上过不去还要将两人标榜为楷模。

霍去病并未收取佩刀,对于霍去病的这个行为休屠王暗中大喜,自觉霍去病太托大了。

将两位匈奴王请入了中军大帐,随行的还有匈奴王的麾下的首领们,总共二十多人,这可让休屠王更加兴奋了。

营帐中霍去病仅有两位侍卫,而他们一伙人足足二十人,二十对三优势在我。

休屠王之前就和浑邪王商量着诈降背刺霍去病,现在可是天赐良机啊,此时他看了一眼浑邪王,却见浑邪王一动不动。

心想:“莫不是王兄临时反悔了?事到如今,如此好的机会,怎么能不动手呢?”

休屠王单手握住腰间的刀,与几个部下对视一眼,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短刀登时出鞘,寒芒乍现。

“杀霍去病,灭大汉国威。”休屠王高声大喊,在场的匈奴首领,除了浑邪王外,纷纷拔刀冲向了霍去病。

霍去病不屑的一笑,此时一柄长枪自身后飞来。

单手握枪,枪尖微微震动,似有悲鸣声,一声蹄鸣传来,在营帐外的钢铁战马自后方冲入营帐,霍去病轻盈的一跃,在炁流涌动之下高达三米,稳稳的落在马背上。

手中长枪往下一刺,竟插入铁马之中,龙鳞寸寸张开,澎湃的炁流在周身涌动。

“休屠王,你是不是觉得我一个人打不赢你们这群短刀兵?”

话音落下,龙鳞之下无数的火柱喷涌而出,遇之即焚,看的一群人傻眼了,仅仅一个照面落荒而逃。

霍去病嘴角微微带着笑意,双手放在两道火柱之上犹如手持双枪,厉声大喝。

“喷射吧,大阳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