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修仙从劈柴开始打基础 >  第60章 练气七段

朱士权仔细记下,大有挨个盘查的意思。

随朱士权回来的十八人个个年轻精壮,想必是挑选出的亲卫,能带着回家那种。

甲胄不轻易发放给将士,民间藏私一套足以全家牢底坐穿,朱士权却身穿精铁黑甲,少说已经做到了腰部位置,才十几天呐。

朱大花看了看物品栏的盐巴,每日签到只给盐巴,占着一个格子,这下界穷的要死啊。

得在积满999前离开,别的不管了,先完成任务修仙要紧,至少比这里富有。

“你查吧,我出去走走。”朱大花不担心朱士权,各方面都让人安心的小弟,就是太独立不好管。

“站住。”

朱大花任由他瞎忙去,反正成亲这件事是系统定下的,完成是必须的。

他再有意见,也得为任务让开道路。

本想暂避锋芒,给朱士权一点消化时间,却走不了的样子。

朱士权见朱大花神色淡漠,心里一沉,相处时间不长,朱大花又狂又拽的形象已经在他心里定形了,这种生无可恋的神态何时出现过?

仙凡两别,便是从练气开始的,境界越高便越淡漠人性。

朱士权看不懂也不想看,别开脸,暗下决心加快人间事业的进度,在朱大花飞升跑路之前。

“你不会想关我吧?”

关的住吗?关不住。

朱大花还是折返回来,道,“我与小将军约定在明天,你跟她说要延时到我婚礼之后。

另外,我的婚礼麻烦你来办,三媒六聘、婚书礼宴,缺一不可。”

“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朱士权听不下去,出口打断。不为逃避战争,又没有爱上地精,八层是跟凡间女子交往,污染了思想。

先前报告过小将军来过,小将军大抵没有那种思想,多半她身边的女侍。

朱士权一想,便原谅了朱大花,“你跟我去演武场。”说这便抓着朱大花的手腕往门外拽。

还真把自己当大哥了。

“别扒拉我。”

朱大花甩手挣脱,亲卫们惊了一跳,这姑娘腕力不一般呐。

朱士权转瞬便冷静下来,凡的办法对付不了朱大花,

“你知道什么是三媒六聘吗?从相中人开始,到两家合并,走完这个流程至少要三年。”

朱大花不解,

“朱士武是一夜完成的。”

“你其实想要今晚就完成的吗?”朱士权瞳孔微震,不可思议的地盯着朱大花。要自己没回来,她该干什么去啊!

朱大花点点头,默认了。

朱士权单手捂着天灵盖,默了一会儿好言好气道,“跟哥说说,为什么有这个想法?”

系统啊,朱大花不答。

被派出去的亲卫回来了,掩面与朱士权耳畔轻言。

听完之后的朱士权,看了一眼朱大花,准确点说是交领之间露出的那点衣服,目光犀利,留下禁足令便带人离去。

带走了全部的亲卫,一个都没留下,这很好。

朱大花觉得跟人打交道很麻烦,非常后悔乱收小弟,没达到加速的效果,反而被掣肘。

负气出走,街上买吃的。

“还请兄台嫁给我妹子。”

朱大花耳聪目明,老远看到朱士权这么对白鹭说,当场成名画—呐喊。

那是白小媚的老父亲白员外啊!朱士权你个瞎子。

白鹭几日便将金钱挥霍一空,此刻正从春满楼出来,一副虚弱的模样,整个人游魂似的,将醒未醒。

少见的朱士武也在,两人特意来截白鹭似的。

朱士武仍旧一身劲装,抬眼看看招牌,便有各种颜色的手帕飘落,伴着脂粉香尘。

朱士武打了个喷嚏,揉着带泪的眼睛,招呼手下,道,

“快,把他绑了。”

家丁一涌而上,白鹭长剑出鞘,

“你们究竟是何人,是何缘故当街绑票?”家丁后退,并未带武器。

朱士权完全认同朱士武的所作所为,面无表情解释道,

“我在军中就职,来这儿不为绑票,因为我妹子喜欢你,请少侠嫁给我妹子,入赘我家。”

“你妹子何人?”

白鹭的内心的懵懂的,他长得帅是公认的事实无需再提,喜欢他的女子从临天城排到天池国都是正常的,可家里兄长前来绑人入赘的情况还是头次遇到。

看这两兄弟体格强健,还是练家子,身上衣服华美,面相是富养出来的,家里一定很有钱。

白鹭心里有点飘,唯一不满意的就是,这两人此举,过于重视这个口中妹子了,入赘后生活待遇全由女方说了算,感觉他们再帮忙绑一个也不是不可能。

入赘是事情,要慎重。

“我妹子名字接地气,名叫朱大花,兄台见过。”

朱大花被雷得外焦里嫩,看到就跑来,还是晚了一步走到朱士权近前,

“堂哥,你们误会了,我没有喜欢他。

白少侠,我拦住他们,你赶紧走,走的越远越好。”

“三十万两,买件旧衣服?”朱士权满脸不忿,也是当作自家妹子,才相对心平气和。喜欢就喜欢吧,喜欢个这么个玩意儿。

朱士武摸摸鼻子,连打几个喷嚏,“回去再说。”又招呼家丁绑票。

白鹭收剑回鞘,笑呵呵道,

“原来是朱姑娘你啊,真吓我一跳。几天不见,好看很多,入赘之事。”

“误会。绝对是一场误会。”朱大花十分笃定,对天发誓绝无此事。

“当真?”白鹭脸色难看了几分。

“千真万确。”

白鹭沉默,被嫌弃的不要太明显,“我这么帅,你不喜欢总得给个理由。”

“啊?”

朱大花并不想当白小媚的后母,感觉好恶心。

大庭广众让人下不来台,也不至于,于是道,

“因为你年轻,你没有孩子,我想要找个有孩子的,没事我先走了。”

白鹭惊讶,这。

朱大花一边一个将两兄弟扯走,“你们不帮忙就算了,跟我去县衙,我单立一个女户,别的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要问,我拜托你们别管了。”

“分明是你要成亲,那人不是白鹭,难道是人事主簿?”朱士权挣脱出去,表情管理失败。

“那个老头子家里七房姬妾,孩子无数,要绑也不是不可以。”朱士武道,眼睛被脂粉剌的红红的。

放着不管的话,他们会去绑人事主簿。

朱大花再度生无可恋,系统这任务,还能怎么办。

拒绝白鹭的理由不日传遍临天城,朱士权的小院子被媒人踏破。

有孩子的男人太多了,不介意多娶一个,被朱士权怒斥回去,媒人出门溜达一圈又上门来,原来的那户闺女说媒,看朱士权愿不愿意。

差点出人命。

朱大花平静的,这些不需要她亲自来做。

拿出半卷《武神决》对比姜源给的《金刀武神决》,一模一样,前者是拓片集,后者是手抄本,世界某个地方,定有一块碑。

踏遍万里河山去找,显然不划算,阅览丛书十万册,不如高人一句话。

朱大花一招一式练起刀法来,从日落到月升。

从月光从翩然落下一人,衣袂飘飘飘然而至,双手交叉在胸前,一柄长剑染血。

来者缓慢落下,欺身面前。

薄唇勾起一抹浅笑,顷刻剑光如疾。

剑速极快,如一场流星雨,全朝自己砸来,如此的美感。

朱大花无言,满脑子招式刀法,劈柴刀对着长剑,分毫不差。

血腥味,很新鲜,带着有些熟悉的气味。

那是高级点心的气息。

白鹭打了半响,朱大花从最初的勉强抵挡,渐渐游刃有余起来,眼看着就要把自己当小孩耍,立即收剑,轻功一跃,蹦到房顶青瓦上。

清风吹进院中,朱大花持刀而立。

没有灵气。

不必杀白鹭了,他是白小媚的心魔,用来钓出白小媚很合适。

“邹九天死了,我来告诉你,任务完成。”白鹭率先打破沉默,朱大花过分强,怕不是的对手,入赘肯定无法在外边浪。

所以,他不打算入赘了,倒是可以用朱大花来找钱。

朱大花不解,“我何时给你发过任务?”

“在酒楼那次,我完成了。今夜我的名声就会响彻临天城,我来问你,我可否够格当你朋友?”

白鹭轻飘飘落下。

看着这张能与白小媚面貌重叠的脸,那股被压抑的情绪差点爆开。

老是这么看着不杀,早晚走火入魔。

改主意了,钓鱼没有捞鱼快。

朱大花定了定心神,拿出鸳鸯荷包丢给白鹭,

“我向来不交朋友。

既然你爱完成任务,这是三十片金叶子,帮我杀个人。”

“阔气,谁人?”

“白小媚。

收容所对面那个庙是她的,你把她人头带给我,别的不必问。能活着回来,好处不会少你的。”

“喏。”

白鹭一笑,应声离去。

三十片金叶子已经是全部家底。

他回不回得来都无所谓,最凶险不过一个父女混合双打。

最大的威胁是白小媚那把紫剑,大不了放弃属性点。

单论修为,朱大花谁都不怕。

【放下心理包袱,宿主突破练至练气七段,可开始准备筑基相关事宜】

继续练习刀法,直至天明,却没等来两人中任何一个。

朱士权办完事回来,临天城不会再有朱大花的姻缘。

两人直往城外军营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