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假千金黑化后霸总管不住了 >  第054章 渊渊的圈外小宝贝

薄懿摇了摇头,摒弃掉脑海中的杂念,换上衣服后迎上了正在擦拭楼梯的佣人,问:“陆渊去公司了?”

“少夫人不知道吗?”佣人有些惊讶不解,“少爷已经去出席签约仪式了,听柏特助说出席完活动大概就能回来了。”

佣人看了看时间,“这个点故意也快了。”

“什么签约仪式?”薄懿随口问了一句,走过去倒水喝。

“好像是跟景氏的,有关陇业地产的,听说少爷卖了有好几个亿呢!”

“噗——”薄懿一口水一滴不剩的喷洒在桌面上。

“你说什么?陇业地产?”

佣人顿了一下,连忙解释:“我也是听柏特助说才知道的,少爷应该是忙,或许是觉得工作上的事不想让你麻烦,所以没告诉您。”

薄懿眉头拧成一道麻花,她记得在景氏被收购前就是因为陇业地产出了问题,资金周转不开直到后面的资金链彻底断掉,被陆渊一举拿下,连丝毫反抗拉扯的机会都没有。

看来陆渊一直都在谋划吞并别人的公司,难道他还不够有钱吗?非要把人往死里整干什么?景家没得罪他,陆渊就是单纯的坏。

薄懿敛去了神色,从旁边抽了两张纸擦嘴,撇开话题,说:“你先去做饭吧,我饿了。”

“是,少夫人。”

她立刻去刷财经新闻的热搜,果不其然,陆渊登顶。

不少记者都在直播,随便点进一个直播间都能看到镜头里的陆渊。

薄懿点进去一个,记者可能是站在陆渊的正前方,陆渊一双狭眸正视着前方,气势逼人,一下就撞进薄懿的眼底,仿佛陆渊正在盯着她一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这个眼神莫名有点熟悉。

薄懿吞咽了下口水,脑海中浮现了一张没戴眼镜的陆渊——陆行渊。

在薄懿的印象中,陆行渊出席活动经常穿着有束腰元素的服装。

陆渊今天就穿了一身黑色缎面西装,高腰设计的腰带上秀有祥云图案束缚在腰上,下身的西裤包裹着笔直的腿,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凉薄和他脸上的温润相碰撞。

陆渊是最容易给人制造矛盾感的人,想靠近又不敢直视,没了眼镜,那双邃眸如鹰隼,像长了勾子一般牢牢的把薄懿掐住。

薄懿退出直播间,看见推荐是陆氏集团柏云直播,果断点进去,画质都比别人要高级很多。

薄懿看了看下面的评论,财经的新闻男女比例也差距甚大,没想到那么多女生发评论——

可乐鸡翅:[太帅了怎么可以有那么帅的人,还那么有钱啊!!]

梦里花:[死之前能不能让我亲一口陆渊啊啊!]

死了都要爱:[啊啊啊老公快看我看我!]

薄懿眯起眼镜,笑了笑,快速的登上了自己微博小号,把昵称改成了“渊渊的圈外小宝贝”,她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切到柏云的直播间,明知道自己的评论会被淹没,还是发了一串文字:[有什么好的,睡觉都不知道搂我,垃圾男人!]

她看着自己的评论快速淹没,意料之中的抬了抬眉,手指在键盘上还没停。

渊渊的圈外小宝贝:[陆渊这人很抠门的,你们不要喜欢他,跟我睡觉都不舍得把床换大一点,都没地方滚!]

在网络上谁也不认识谁,薄懿的手指在键盘上越发的快了起来。

每条评论几乎都是她刚发根本就看不见,柏云作为助理在意的是陆渊说了什么,直播只是让陆氏得热度只涨不降而已。

薄懿知道凭一己之力不能把陆渊怎么样,可是胡说八道的滋味太好了!

如果被发现也查不到她头上,薄懿轻吐了口气,摩挲着指腹,发觉嘴里有点空落落的,起身四处看了看,瞥见了玄关处的包包。

她有点烟瘾,能克制,心情畅快的时候就会想抽上一根。

她利落的点火,把烟咬在唇缝里,跷着腿坐在沙发上,逛着自己的超话。

懿懿子V:你可以永远相信薄懿!我从未后悔过,现在更坚定的选择懿懿!

配图是昨晚元莉莉的直播截图,里面的薄懿正安慰着尹沁,但画质模糊,薄懿的表情看不清,但能依稀分辨她紧咬的嘴唇。

下面的话题基本都是证实她本来就是白的,从未有洗白一说,是被黑布蒙蔽了的珍珠,一时间涨粉无数。

薄懿纤细长指夹着烟,随着她嘴角上扬,浓郁的白色烟雾从唇缝里溢出,丝丝缕缕的往上飘散,她眉眼间疏离,眼角的红痣却显眼妖冶,朦胧间上扬的眼角更显妩媚。

本来还不想管薄宝恬那些破事,可现在将计就计反而让她轻而易举的洗白了。

薄懿有些想笑,这目的达到的出乎意料的简单,不过这也好,她还要趁热打铁,让庄家的事再在她人设上填上一笔,这样就完美了。

薄懿慢悠悠的吐出一口烟,看着上升直到散开的烟雾,眼神也有些失神,空洞的看不到焦距。

“多久了……”她穿到这里多久了?

以她之前对自己经纪人那么坏,她觉得没人真正为她的去世感到伤心,粉丝和公司耶顶多只是惋惜不能为他们创造利益了。

“呵呵……”薄懿冷冷的笑了出来,带着自嘲,真没想到,自己死了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居然在伤感会不会有人为她伤心。

薄懿掸了掸烟灰,又吸了一口,过肺的烟雾有些呛嗓子,低沉暗哑的嗓音喃喃道:“不会有的。”

她在孤儿院长大无父无母,在成名后更没有人来找,她爷不屑于找,更没有所谓的闺蜜,好朋友只是建立在为彼此创造利益关系的基础上,排除这一切,她就是孑然一身。

如今到了这个世界,她拼命的想很陆渊离婚。

可是,真的还要继续过着原世界的孑然一身吗?

薄懿从来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脑海里突然蹦出来她还有些逃避,原本积攒的好心情现在一下子全没了。

薄懿猛地吸了几口烟,狠狠的碾在了价格不菲的烟灰缸里,起身走向楼上,对厨房喊道:“待会煮好饭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