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善再次隐形匿迹,情况不明,不敢嚣张,从心得很。

与李汤、任九鬼等人在通道口数十里外汇合。

都很谨慎,没有闹出动静。

既是在防备十八宗修士,也是在警惕猜测中的魔修。

“小心点,有事发信号,我们立刻杀过去!”

“放心,十八宗留在通道口的人不会多,我们小心点,不会出事。”

李汤看着信誓旦旦的张善,心中十分无语。

两人正准备潜行过去,轰鸣声突然传来。

在场众人猛然转头。

那个方向正是通道口!

“那里出了什么事?”方奇、石涛皱眉。

张善心里生出不好的预感,不会是!!!

“你们说,如果那扑街仔背后真的有人,他身上会被留下了印记吗?”

张善话音落下,其他人瞬间惊惶。

“会,绝对会!事不密则不成!绝对会留下手段,随时确认手下状态,以免出现意外!”

“这么讲,张长老杀死那扑街时,他背后的人十有**便察觉到了扑街的陨落!”

“手下人被打死,若我是背后的人,绝对会害怕是否是他漏了马脚,被人发现了不对!”

“若真在秘境中有所谋划,必然会即时做出补救!”

六人你看我我看你,都很凝重。

通道口那边的动静,会是那藏在背后的人为了补救闹出来的吗?

按他们的猜测,若背后那人真的存在,必然实力不弱,秘境中无人可挡。

没被察觉的话,还可能暗中行动,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被察觉到了的话,阻隔秘境中修士与外界修士的联络,避免有人将消息传出去,是最佳选择!

这么做起码可以争取到五天时间!

正在六人思考时,一股真丹的气息传了过来,不是此次带队的十九宗真丹中的任何一位!气息中更带着丝丝魔性!

“该死!这气息!我们居然猜中了!”

方奇咬牙切齿,石涛、李汤他们也是如此,他们是真心希望自己就是瞎想,结果居然一猜就中!踏马的!怎么修炼时就没这种运气呢!

“已经进来了吗?麻烦大了!”张善感觉到压力,这下猜测中标,更不用想幕后之人进没进来的问题了,局势已经向着他最不希望的方向狂飙猛进!

“玛德!堂堂真丹修士,手下一死就立刻开始补救,行动力这么强干嘛!躺平混吃等死不好吗!”

任九鬼等人崩溃吐槽。

就是要补救,为什么要亲自动手?

吩咐手下人办事不好吗?有点身为真丹修士的矜持没?

你这样,我们还怎么杀出一条生路!

这位真丹修士要是不在,只派手下人来掌控这条通道,张善他们高低得直接杀出去!

杀回雍都禀告这里的事。

可这位真丹修士在此,直接掐灭了张善他们硬杀过去的可能。

“走!立刻离开这里!”

感受到那股散发出来的真丹气息,张善遍体生寒,那不是他能抗衡的存在!

绝对是真丹四重以上的强者!

他就是爆发全力,也只能斗一斗真丹一重初期修士而已。

“不要闹出动静!把那真丹魔修吸引过来我们都会死!”

任九鬼颤声提醒。

六人连神识都不敢外放,气息压低到极限,快速撤离,亡命奔逃。

生怕将真丹魔修的目光吸引过来!

直到逃出三百里,六人才有点安全感。

“看来那魔修要么没发现我们,要么是通道的重要性比我们更重要。”

李汤松了口气。

“李长老,没有通道口,能联系到燕堂主吗?”张善松了口气后,立马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那魔修可怕的行动力,直接让张善跑路的打算破产,这个时候只能选其它方法保命了。

李汤摇头,“没有通道,令牌也无用。只能期待各宗真丹尽快发现不对了,不然就只能等五天后各宗应该退出去的那个时间了。”

“那时我等不现身,各宗真丹必然发现不对!”

“关键就在这五天了!”方奇道。

“不错,希望这魔修所谋之物与我等无关,那只要我们藏好,完全可以度过这五天!”

“这个可能性只是一半一半!将希望寄托在魔修身上,太不稳妥!”

“有什么好想法没?”

张善提出一个建议。

“先通知同门,让他们藏好,这个消息也要想办法通知十八宗修士,他们还有许多人并不在通道口那。”

“让他们有个准备!虽然我们有恩怨,但现在我们需要他们为我们吸引火力!”

“不错!无论魔修的目的为何,十八宗的人,的确是我们现在可以争取的战友!就算合作不了,他们至少能分散魔修注意力!减少我们的损失!”

石涛、魏琴五人一致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众人将消息在公共空间一说,顿时掀起轩然大波。

无不惊惶。

“艹啊!居然一语中的!我真恨自己的乌鸦嘴!”

“玛德,过来,我替你打烂你的乌鸦嘴!”

“丢勒老狗!都到现在了,还搁这玩这套!通力合作,共度难关吧!”

“不错,想办法通知十八宗的人吧!我们需要他们分担压力!”

“还有各位,自行藏好吧!不到各宗真丹进来,莫要暴露了自己的藏身地!便是同门问起,也莫要泄露!”

“……”

公共空间一时无言。

转瞬后,这个话题在无人提起,都有意避开了它。

但显然,所有人都这事牢牢记在了心里。

张善看了连连点头。

果然其他人也不笨,都意识到了人皮的存在可能的隐患,特别是真的有真丹魔修出现的现在,所有人都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开玩笑。

这种时候警惕一点才是对的。

若是有同门因此生气,这样不明事理的同门,还是趁早远离得好。

“诸位,我还有些事要做,接下来我们分头行动吧,之后有事,通过子母玉牌联系!”

这时,张善对五位长老说道。

五人心中一顿,这是在怀疑我们中有人有问题?心中升起一丝不爽。

不多,人之常情,实则他们自身也有点怀疑其他人。

但他们终究相识漫长岁月,对对方颇为了解,不可能有人披了他们的皮还瞒过他们。

那点怀疑只是一闪而过。

此刻真丹魔修还不知道要干什么,藏好是必然的,但大家一起藏,合众人之力,抵御风险的能力也大一点。

因此他们刚想劝一劝张善,单独行动不如于他们一起,不用担心他们中有人伪装,大不了检查一下。

就看到张善的身影破碎。

“残影?”

“他什么时候离开的?”

“这,你们有看到吗?”

“没有啊!”

“这……”

五人面面相觑,他们意识到了什么。

张善的实力,似乎可能已经,超越了他们!

想到张善的年龄,五人忽的体会到了十八宗修士的感觉。

夭寿啊!这里有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