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靠诡道修长生 >  第三十九章 斩业

“我不认识什么楚良,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啊。妈还活着,根本没有什么楚良,妈一定还活着。”

林溪雪将水果刀扔在地上,瞳孔已然涣散,她紧紧捂住耳朵,着魔般地呓语。

“都是幻象,都是天尊制造的幻象,根本没有什么楚良,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哈哈哈,妈还活着,妈一定还活着。”

她不断地强化自己的认知,但扔在地上的水果刀闪着寒芒,杀意悄然在心中沸腾。

“以暴制暴,以暴制暴......”

林溪雪忽然又鬼使神差地捡起水果刀,口中痴痴地重复着这四个字。

她无意识地用这水果刀舞起了狂剑剑招,也不知为什么,用这水果刀使出狂剑,似乎比长剑更加顺手,招式之间的衔接也更为圆融。

最重要的是,这水果刀只有单侧开刃,使出狂剑最后一式的时候,只需要将未开刃的那一侧对着自己,自己便不会受伤了。

哈哈哈哈,妙啊,太妙了,仿佛这狂剑根本就是配合这只水果刀而生的。

但她忽然感觉太阳穴一麻,手腕一个脱力竟是将水果刀甩了出去,她忽然又抱头痛哭起来。

“不对,还有别的办法,一定还有别的办法。”

“对,我有钱,这里有一大笔钱,我可以用钱将那美妇安顿下来,让她不必再受委屈,不用再受丈夫的打骂。”

“这里有这么多钱,对,对,对!我不用杀人,我根本不用杀人,你别想扰乱我的心神,你,天尊,千方百计地想让我杀人,我不会再上当了,不会再上当......”

“呵”,幻听讥笑一声,“既然已经有了主意,何不马上行动,那美妇的眼睛可是要被打瞎了。”

林溪雪神念扫过,发现幻听所言不虚,那美妇的眼角已经被击得乌青,肿的好似金鱼。

她随意从墙壁中掏出几锭银子,以指做剑,抹去镌刻的印记,草草揣入怀里,然后直接飞入那美妇家中。

一记手刀劈下便将施暴男子击晕,然后从怀中捧出白花花的银子,送到美妇身前。

“银子,给你银子,全都给你,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以后你就不必再受他的欺凌了,你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然而美妇却并未接下银子,只是满脸惊惧地摸着墙根一步步后退。

“你别怕,我不是坏人,我只是想帮你,拿了这钱,去开启你想要的生活,我没有恶意。”

林溪雪便耐心解释,便捧着银子靠近美妇。

美妇悄悄退至门前,双手悄悄伸到身后,解开了背后的门闩,然后猛地窜出去,叫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有贼人,相公被她打晕了!”

林溪雪怔在原地,手中的银子哗啦啦散落一地。

她觉得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击碎了。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跑,为什么要出去喊人来救这个施暴者,为什么她不收下我的银子。

“哈哈哈......咯咯咯咯......不行了,简直是笑得我肚子疼,这也太好笑了。”

幻听笑得愈发张狂,若是这幻听能有实体,只怕现在真的要捂着肚子,笑得背过气去。

“枉你平日中心思还算细致,怎么现在到学会自欺欺人了?”

“你以为这是现代社会吗?女子有钱了想去哪就去哪?她一走了之,只怕她娘家在十里八乡,要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而她本人,没有丈夫的休书,私自离家那便是逃户,是流民!”

“而你居然真的觉得,给她钱将她安顿下来,便万事大吉了。”

“你干脆笑死我算了,哈哈哈哈哈。”

“好好想想看吧,这美妇从来就没有过自己的选择,三书六聘是她娘家收的,她从嫁过来的那一刻起,便要听婆家的吩咐和安排。”

“她从小到大,哪有一件事情是能够选择的?你觉得她能有什么自我意识可言?”

“亏你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拿着钱去过你想过的生活。”

“难道你没有想过,她根本不知道走出这宅子的大门之后该如何生活吗!”

“你这么傲慢,却还问人家为什么拒绝你的好意?真正是可笑的紧。”

“这件事情,从一开始,不就只有一种解决方案吗,一种你再熟悉不过的方案,也是你演练过无数次的方案。”

“杀了这个施暴的丈夫,这样这个美妇虽然会沦为寡妇,但往后便不会再有人对她施以暴行。”

“差点忘了,还有公婆,丈夫的暴行难道不是他们默认了的吗?不如一起解决了?”

“以暴制暴,以杀止杀,就像你在家演练过无数次的那样,这就是你想对楚良做的事情,就像你刚刚解决五名小厮那样。”

“这不正是你心底所期待的答案和结果。”

幻听的低语一股脑的灌入脑海,林溪雪根本没有拒绝不听的权力。

她的头脑发懵,有些呆滞地握着水果刀,看了看躺在脚边的施暴者。

她仍然认为这幻听是天尊制造的,用于干扰她思维的存在,可她却觉得这次事件中,这幻听的分析没什么错误,她完全不知该如何反驳。

在这等乱世之中,这美妇根本没有自己的选择,从她嫁入这施暴者家中的那一刻起,她就无法想象要如何在宅子外的世界生活。

说是规训也好,说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也罢,但总之,无论是身体还是思想,都一辈子被禁锢在这宅子之中了。

既然这美妇没法离开宅子,那将宅子内所有的潜在施暴者全部结果了,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以暴制暴,以杀止杀......

对,没错,如果通过寻常手段无法解决,那么动用非常手段也无可厚非嘛。

她的念头再一次通达起来,心中种种纠结苦闷如潮水般纷纷褪去。

林溪雪陶然的眯缝起眼睛,将水果刀轻轻抛起,然后在其下落过程中,反手皆刀握住。

俯下身子,伸出玉笋般纤细的手指捂住了施暴者的口鼻,然后在他脖子上一抹,精准地切开了他的气管。

这过程甚至没流出多少血。

昏迷的施暴者忽然惊醒,四肢剧烈地抽搐起来,发出“呵——呵——”的抽气声。

林溪雪四指握刀,唯独将食指树在嘴边,含笑做了个噤声的表情,掩住他口鼻的手却是加大了力度,将他死死地按在地面上。

没多久,施暴者便翻了白眼,一动不动了。

这时,美妇才慌乱得带着两位老翁、老妪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