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奉天为妖 >  第一百八十四章:幽幽一叹

陈圆圆发来‘救命’二字求救短信,着实把我吓了一跳。赶紧一边调转车头,一边给她打电话过去。

陈圆圆和叶倩倩住的公寓我也不是第一次去,十几分钟的摩托车飞驰,很快到了公小区外边。可是电话还是没有接通,这让我心里更多了份焦急。

无奈,我转而给叶倩倩打去电话。

她倒是接的很快,还颇有闲心地对我开玩笑道:“柳哥,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来联系我啦?”

“别扯淡了,你在哪?圆圆在你那边吗?”我急切地问。

叶倩倩声音有点纳闷,回答说:“我跟着剧组跑外景呢,圆圆不在。她说身体有点不舒服,徐导给她批了假,让她回家休息去了。怎么了?”

“可能出什么事了。”我一路小跑喘着气,把收到短信,电话不通的事跟她说了一遍。叶倩倩听完也着急了,听到我已经到他们住的公寓楼下后,连忙把门锁密码告诉了我,声音担心地问:“柳哥,要不、要不要先报警啊?我担心,担心……”

我安慰她道:“别紧张,圆圆这姑娘聪明。既然是找我求救,可能是和阴阳行的事有关,我先去看看。十分钟,要是十分钟后我没给你打电话,你就打电话,明白吗?”

“好,我知道了,柳哥,那你自己小心点。”叶倩倩说着,忧心忡忡地挂掉了电话。

我这时也坐上电梯,来到她们住的那个楼层。电梯门一开,黑漆漆的走廊中弥漫着一股阴冷的寒意,静悄悄,走过去时的脚步声清晰可辨。

我心里提高几分警惕,一道心神投入判官袍,唤醒疗伤修养中的林巧。

我现在身边就带着两个鬼仙家,他们在判官袍中养伤的效率比任何其他地方效果都好。高小八要照顾陪着刘小英,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黑狱里头。

林巧就附在袍子上修养,处于不叫不醒的状态,不影响她养伤,也能应对不时之需。

“这里阴气挺重,看来是有阴鬼来过。而且,死的时间并不久,阴气重、煞气轻,是个新死的。”

林巧苏醒之后,马上察觉出走廊上弥漫着的这股阴气。她张开鬼目,仔细观察,寻找正主身影。

我也在找,判官眼对阴阳敏感的很,扫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半个鬼影。

最终我们都将目光聚集到一道门前,这是阴气最重的地方,仔细看,门前地砖上还有一滩水渍。我心里一沉,这是陈圆圆他们租住的房间啊!

“圆圆?你在家吗?是我,柳家园!”我砰砰砰地用力拍起了门板,心中焦急。这陈圆圆可真是个倒霉的娃,前面被九子鬼母棺给折腾的不轻,还没消停两天,这又惹上了不知道哪儿的阴鬼。

拍门十几秒,里面没有反应。我心里猛一沉,正要踹门,林巧笑道:“你个没脑子的,关心则乱,看我的。”

说着林巧直接穿过了门板,接着里面就传来咔哒一声,门就被打开。

我也一拍脑门,苦笑道:“脑子一时间没有转过弯来,赶紧找找。我找人,你找鬼。”

“小没良心的,也不说声谢谢。”林巧撇嘴,娇嗔责怪了一声,身子一晃,如阵阴风似的在整个屋子里转悠了起来。

我打开房间灯,直奔陈圆圆房间。整个屋子是一片狼藉,东西被翻的到处都是,就跟进了贼似的。

房门是紧闭的,我毫不客气一脚踹门。

嘭地一声,一股阴风呼地从里面窜了出来,并伴随着幽幽一声叹息。

“唉——”

那股阴风裹着叹息往外散去,林巧现身冷笑,双臂一展,化作阴锁缭绕,交错而出,要将对方给拿了。

可没想到阴风直接从她的阴锁中间穿了过去,根本没有被缚住。

这让林巧大为意外,忍不住‘咦?’了一声。

“魂魄状态有些奇怪,似乎是不全……”

没空听林巧的喃喃自语,我跑进房间,终于见到了昏迷不醒的陈圆圆。

“圆圆?陈圆圆,醒醒。”我把她扶起来,用力晃了晃,测了测脉搏和呼吸,松了口气,没有大碍,似乎只是吓晕了。

很快陈圆圆幽幽醒转,见到我时,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扑到我怀里就泣不成声地大哭起来。

我一时有些僵住,不知该怎么处理才好。赶紧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抽出几张递给她,柔声细语地说道:“擦擦,看你,那么漂亮一张脸都哭成小花猫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柳哥也好给你想想办法。”

听着我的安慰,陈圆圆抽哒几下,不再哭了,接过纸巾擦了擦眼泪。这会儿又注意到我们的姿势略有暧昧,那刚哭过的脸蛋刷地又红了几分。

可是很快,她的表情就变得阴郁,且悲伤。

“柳哥,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坏女孩儿?”陈圆圆抱着自己的膝盖,抬头看着我问,“当模特,吃青春饭。有时候还要去陪那些老板喝酒、唱歌,被吃豆腐也不敢说,就想着忍辱负重能得到更好的资源,可以在有生之年出人头地。”

我坐在她对面的地上,静静听着她说。对此我不发表什么意见,模特圈我接触的很多,许多像陈圆圆这种年纪的小模特,别说陪酒了,陪睡都是司空见惯的。

为的是什么?不过是利益交换,希望有一天能活跃在大荧幕上,出现在时装杂志的封面上而已。

她们确实为了目的而选择了牺牲自己一些重要的东西,但这样就能简单定义为坏女孩吗?我倒不那么觉得。

我掏出烟盒,向陈圆圆示意了一下,在她点头同意后,我点燃一颗抽了一口,手指在周围转了一圈,问:“刚刚那个,你认识?”

陈圆圆嘴唇努努,眼里的悲伤更深了。

她叹了一声,幽幽一叹,道:“柳哥,我跟你讲个故事吧。是个关于一个男生,一个女生,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故事。”

“你说,我听着。”

“男孩是个很喜欢画画的人,他从小就有艺术细胞。画鸟、画山、画风景,他都能画的很好,但他很少画人。有人问他,你为什么不画人啊?男孩回答说,他画人啊,但他只画一个人,画那个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女孩。”

“女孩呢,是个没什么天赋,有些笨笨的姑娘。她有个梦想,就是有一天,能让自己好忙好忙的那个笨蛋哥哥能在电视上看到自己。她也很喜欢那个为她画画的男孩,每次男孩给她画的画,她都会寄去给她哥哥看。她曾说,长大后,一定要嫁给他,当他最漂亮的新娘子,让他为他们画婚纱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