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一个丧尸,苟一点很合理吧 >  第十一章:鲨鱼的微笑

“呀哈哈哈哈!”

凯撒公开被白鲨挑衅,一只手捂着脸,装出一幅很害怕的表情。随即嘴角上扬,发出一连串让人厌恶的笑声。

听到白鲨要挑战队长,一队的士兵们也都捧腹大笑,又的更是笑出了眼泪,就仿佛,是听到了最可笑的笑话一样。

人鸟凯撒,三阶进化丧尸,也是目前剧情中首位登场的,【动物系】进化人之一。

除了进化出,可以自由飞翔的翅膀以外,还能将自己的形态改变,变成为一只体型巨大,以嘴巴作为武器的蓝鸟。

正是因为有特殊实力,这才让他觉得白鲨向他单挑,分明就是在找死,故觉得可笑。

扇动翅膀缓缓从空中落下,四周顿时掀起一阵风沙,士兵们纷纷退后,为队长凯撒让出一条道。

踩在地板的同时,凯撒的双脚开始变化,最先变成了两只巨鸟的爪子。紧接着,身体开始成倍的变大,直到成为完全体。

白鲨的体型本就一般人高大,变身后的凯撒更是吓人,身体几乎占据了大半个过道。

在凯撒的眼中,此刻的白鲨就像一只小虫子,只要轻轻一抬腿,就可以无情的用脚踩扁他!

面对变身后的凯撒,白鲨依旧表现的从容,脸上始终挂着标志性的冷漠,一言不发。

觉得他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气的凯撒一挥翅膀,刮出一股强劲的飓风,使出一招名为“风镰”的攻击,向着白鲨袭去。

仔细看,在那股飓风之中,有无数把气流化作的刀刃飞来。所经之处,几个三层监狱里的犯人,瞬间就被吹的浑身是伤。

身上黑白相间的囚服上,满是一道道被风刃割开的伤口,疼的哭爹喊娘的。

有的眼睛被击中,失去视觉无助的跪在地上大叫,有的手指被割断,惨叫声不断传出。

几个胆小的犯人,见状吞咽了一口口水,识相的自己乖乖跑回牢房里,将地上的锁子捡起来,重新将门锁好。

白鲨双臂环抱在胸前,眼神冰冷的望着凯撒,刚才的攻击,只是让他的左脸颊上,多出了一到很细小的伤口。

一丝鲜血渗了出来,白鲨伸出舌头,将伤口边缘的血液舔舐掉。随即双腿发力,像是踩了一脚空气一样,消失不见。

一道身形闪过,快速出现在凯撒眼前。

是白鲨!只见他将半张脸进化成鲨鱼,左臂的肌肉进化成刀刃,一刀斩向凯撒的大腿。

白鲨不属于动物系进化人,只是将自己的半脸脸,献祭给变异鲨鱼,从而与其融合,得到了一半变异鲨鱼的能力。

他的两个手臂,可以变得像鲨鱼的鱼鳍一样,锋利无比。加上自身的体质,可以让其更加坚韧,无坚不摧。

伴随白鲨一刀斩过,凯撒的左腿被切了下来,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脸震惊的望着掉落在地上,流着鲜血的左腿。

又是一次爆发,白鲨来到凯撒的身后,身子一跃而起跳上凯撒的尾巴,随即向着鸟头奔去。

来到鸟头地方跳起身子,抬起两臂外侧的刀刃,打算给予其致命的一击,结束战斗。

凯撒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刚才只是他太轻敌,迅速调整转台,回头用嘴巴接下这一击,一个发力,就将跳在半空中的白鲨打落。

白鲨处于半空中,并不能像凯撒一样飞,短板暴露无遗。被击落后,身子重重的撞向身后的墙壁,砸出一个大坑。

虽然在撞击的时候,白鲨已经强化身体,好让受到的伤害最小化,但身上还是留下不少伤痕,上衣的囚服被血染红。

这时候,犯人当中,一个体型高大的家伙,从地上倒地的士兵身边,捡起一把改装过,可以对进化人造成伤害的长枪。

瞄准着凯撒的心脏,嘴角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扣下扳机。只见一发子弹飞过看守士兵的头顶,在几个士兵惊讶的表情中,快速打在凯撒的心脏上。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加上几方混战,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会开枪。凯撒中枪后,也是一幅惊讶的表情,身子随后倒向一侧。

凯撒变化的身体一点点恢复,很快成为了正常人的样子,此刻胸前已是猩红一片,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

“我顶……顶你个肺……”

凯撒气的飙出一句脏话。

随后,脑袋歪向一侧,一命呜呼。他是真没想到,自己堂堂一个动物系进化人,居然就特么这样给死了。

局势貌似被扭转,刚才偷袭的犯人,高举起手中的长枪,转身,对着身后的犯人大喊一声。

道:“小的们,跟我一起杀出去!”

有一个算一个,所有犯人同意答到,捡起地上的刀叉,开始跟着那位犯人一起反击。

阿冬跑向一侧,将白鲨从地上搀扶起来。他并没有死,只是受了重伤,大喘着气。

被阿冬搀扶着,两人步伐缓慢的,跟在那群犯人的身后向外走。白鲨期间低下头,看了一眼阿冬,仿佛是认可了他。

是他带给了地下三层犯人,一些生的希望,也是带给了大家勇气。是他不放弃,不害怕的信念,让大家凝聚在了一起。

破天荒的,白鲨居然笑了!

那个微笑很美,很温暖,与他冷血的性格完全不符,就连他自己也惊讶他会笑。

趁阿冬没注意,白鲨很快又恢复了冷漠的表情。就在所有犯人,都庆幸即将逃出去时,水木突然出现,挡在出口的地方。

刚才拿枪的那位犯人,举起枪就冲着水木开了一枪,水木不慌不忙闭上眼睛,一手按住刀鞘,一手将风岚扒了出来。

“一刀流,虎袭!”

伴随出刀,那位拿枪的犯人,貌似真看到虚幻的剑气中,有一只猛虎扑向自己。

那种压迫感,使得他拿枪的双手不稳,吓的将枪掉在地上。刚才的子弹被从中间一分为二,从水木身边两侧飞过。

看似什么都没发生,犯人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以为对方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就在那个犯人庆幸的时候,看到大家的表情都不太对了,都在以惊恐的表情望着他。

低下头,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膛,居然空出了一个三角形的窟窿,可以看到后方。

因为刀法太快,他甚至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随后,在众人的注释下,那位犯人身子向后一仰,重重的倒了下去。

“小心!”

察觉到一起危险,白鲨惊呼一声,连忙将阿冬护在自己身后。只见水木已经来到他身边,径直一刀,刺穿了他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