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回到过去当学阀 >  第四十九章 推广与合作

农业推广亘古有之,但真正成为一门系统性课程还要等到80年代后,京城农业大学许教授编著出《农业推广学》一书,所以程诺在短暂思考后,也答应了蔡远裴的条件。

北平大学再怎么好,那也是他的过客,未来时机成熟势必要办一所自己的综合性大学。

现如今多多参与教学活动,不至于未来两眼一抹黑。

时间一晃又过了一个星期,事情真如他们所料,北洋政府宣告与德国断交,并发出通告停付德款,收回德租界。北平大学趁着机会额外获取了一笔教学经费,虽然不多,但极大缓解了学科改革压力。

程诺趁着这段时间,拉上郭守春编写起通俗版小麦选种育种的方法。

具体科研细节程诺不懂,但因为是穿越的原因,前世又是农民的儿子,小时候甚至还放麦假专门抢收麦子,所以对全国小麦的整体形势是有一定的把控。

摊开一张准备好的地图,程诺高屋建瓴:“从生物学角度来看,我们育种的目标必须适应当地的生态环境,以便充分利用当地有利的生态条件达到高产,同时克服不利的生态条件确保稳产,充分利用自然优势,扬长避短,满足当地经济发展和栽培的需要。”

郭守春认同这个观点,总结道:“也就是说,高产、稳产、优质是我们育种的主要目标。”

程诺点头,拿出笔指着西北部:“我国西北和长江中上游麦区条锈病经常严重为害,是影响产量的主要因素,抗条锈病就必须列为主要育种目标。”

接着又指向其它地区:“长江中下游麦区和华南麦区,小麦生育后期雨量偏多,赤霉病流行频率高、损失大,所以抗赤霉病是那个地区的目标......”

程诺每说一个地方,就在那个地方做个记号,等全部说完时,地图上都密密麻麻全给标注上了。

郭守春看了看地图,又看了看程诺,人都给看傻了,最后把本子夹到腋下,忍不住鼓起掌来:“老程啊,究竟你是学农学的还是我是学农学,懂这么多,我看你比我在行,要不你搞选种育种吧。”

说了半天话,程诺觉得自己嗓子都哑了,喝了口凉茶感觉好点才回复道:“不一样,我只是理论家,你们才是实干家。戏文上刘邦不是说决策不如张良,内政不如萧何,打仗不如韩信。换过来,种地我不如你,你就是我之氾胜之。”

郭守春被夸一顿本来挺高兴的,可仔细一琢磨又好像不是那回事。

“不是,老程你这是自比汉高祖咯?”

自己给自己施加的压力太大,一直紧绷绷,那根弦迟早要断,程诺便开玩笑道:“我是不是刘邦无所谓,你是我的氾胜之就行了。”

好听的话谁都喜欢,郭守春也是一样,咧着嘴笑道:“行了,我就当你是真心夸我的,不拿出点真东西是不行了。”

说着便摊开笔记,将他提前整理好的选种育种方法拿出来,程诺则在上面进一步通俗化。

到最后精选为三种方法,分别是田间穗选法、田间块选法和田间场选法。

其中着重推荐穗选法,即小麦成熟时,选择生产最好的一块麦田,设定标准,将所有符合条件的麦穗留下,用来明年复种。

这里程诺还特意嘱咐一句,麦田的选择必须在土地均匀的地方选,比如大粪旁的小麦穗头再大,它也不具备普适性。

整理完毕后,郭守春突然问道:“老程,你说欧洲诸国战争打得那么激烈,会不会有有一天我们站的这块土地,也会燃起那样剧烈的战火?”

程诺当然知道会打仗,而且是比一战更加惨烈的二战,沉默片刻:“可能会吧。”

“那我们做这么多,到时候岂不是都是无用功?”

这时程诺则坚定道:“绝不是无用功,我们早推出一年,很多百姓就能多活一年,等到真正的大战来临时,我们的有生力量会更多,又何惧之。”

得到安慰的郭守春宽心起来,很快就将稿子整理完毕,发表在下一刊《国民》(People)副刊,也就是面向大众的普刊上,文字与图画相结合,发往农商部,即北洋政府农政机构。

经农商部再下发各省实业厅,至各县劝业所,让他们进一步宣传,种子优秀并得到验证者获得奖励。

其实程诺一开始是不想找北洋政府的,可在知道农商部的总长是张国淦时,瞬间改变了主意,因为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爱国学者。

当时段琪瑞为了向日本借钱,不惜私自出卖国内铁矿开采权,但他就是不签字,无论是武力恐吓还是200万元贿赂,张国淦都坚持着自己的底线。

所以在得知著名的汤姆教授在做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时,主动上门请求合作,于是选种育种也变成了半强迫半宣传。

但程诺知道北洋政府的尿性,也在安排郭守春去买自己的试验田。

随着文章的宣传,《国民》报刊的知名度得到扩张的同时,里面选种育种的方法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其中就包括沪市面粉工会。

洋务运动时期,国内就开始引进西方技术设备发展近代工商业,其中面粉工业就是其中的一环。后来经过数十年的发展,苏省已经成为全国面粉生产中心,同时面粉生产也是苏省轻工业的三大支柱之一。

到一战爆发时,国际市场对面粉产生了巨量需求,苏省的面粉工业得到前所未有的发展。

但正因为快速扩张产能,导致面粉原材料稀缺,发展得到掣肘。

而此时沪市又归苏省管辖,所以沪市面粉公会一直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难题,想学着英国面粉公会请学者改良的手段,渡过难关。

作为会长,李天富已经好久没睡上一个囫囵觉,卷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沙哑着嗓子:“张先生,想到办法了吗,有没有好的农业院校推荐,留给咱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理事张长贵叹了口气:“李先生少抽点烟吧,这些洋玩意害人呐。”

“咳咳~”李天富一阵剧烈的咳嗽,平复过来后喝口茶:“我也知道害人,可洋面能杀人。我看德国尽显颓势,用不了多久战争就结束了,届时我们怎么应对洋人们的扑杀,他们的洋面运过来都比我们的便宜!”

张长贵拍着他的后背,有些无奈:“所以咱们这不是在找咱们国人自己的碧芬农业教授,只是眼下还没找到。”

这个碧芬就是剑桥大学第一位农业植物学教授,主要研究对象就是小麦,培育出的小麦品种小乔斯,帮助英国小麦产量质量提升,使英国面粉工会一扫颓势。

“时间不等人啊!”李天富站起来想拍桌子,恰巧将文件拍散,里面一份麦穗的图画吸引了他。

捡起来一看,正是程诺的《国民》报刊,映入眼帘的则是选种育种的配图。

李天富快速扫了一眼,随即兴奋起来,握起拳头:“我们有希望了,里面选种育种的方法正是我们需要的,看来我们的碧芬教授找到了。”

“下午我们就动身前往北平,找他们合作!”

“不再考虑一下吗,太仓促了。”张长贵有些犹豫。

李天富则将报刊折好,认真放到公文包里:

“进则生,退则死,我意已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