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阴阳刺绣 >  第7章 就想考清华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才道:“佛有慈悲心,也有金刚怒目。”

“另外一种就是加上阴料,再用特定的阴绣制成,基本上请回来就会见效。但小鬼就跟你之前说的一样,会被打的魂飞魄散而不是送走。”

她之前不是说,之所以没将小鬼送走,就是因为大师说只能打散所以才舍不得吗。

那现在这是?

“我,我就是问问。”王晴立马尴尬一笑道:“不到万不得已,我当然不会打的他魂飞魄散。”

但愿是,不过这话我并没有说出口。

而是交代王晴等明天的事情过后再来请一副驱邪镇鬼的阴绣。在此之前哪怕跟刘正干那事都不要将自己身上的护身符取下来。

“是是,马小姐我肯定会照做的。”王晴忙不迭的点头。

而后,我离开王晴的家,至于她小腹上的鬼手印。

王晴不是第一次被打了,自然知道该如何遮掩。

回到铺子后,因为太累了,所以我一觉睡到天大亮。

等我刚准备打开铺子做生意,没曾想门口就站了一个中年女人,我确定自己不认识她。

但……

“马小姐,听说你这不光卖刺绣,还卖别的东西是吗?”说这话的时候,中年女人似乎很紧

张四处张望。

“你是?”我狐疑道。

“我是林老板介绍的。”

林易?

我掏出手机一看,还真有几个林易打的未接。

微信也有一条留言:“大侄女,我打了你几个电话都没接,又有生意上门了明早记得接待。”

这林易接单的速度这么快吗?

“对,我们进铺子里说吧。”说着我打开了店铺,将中年女人领了进去。

走进刺绣店后,我才仔细打量了下眼前的这个叫刘桂芳。她穿着十分朴素,手里一直紧紧拽着一个布袋子。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这个布袋子里装着应该就是钱。

现在这个年代还用布袋子装钱的人不多见。

“阿姨,你是想要请阴绣吗?”我倒了一杯水给她,问道。

“是。”刘桂芳,赶忙点头。

随后,她似想到什么,又解释道:“我有钱,林老板说了我要请的阴绣不便宜,所以我专门带了不少钱来。”

说着刘桂芳就将自己布袋打开,果然里面都是钱。

但步全部都是红色大钞,更多的还是二十元,五元,甚至是一元的散钱。

“阿姨,你想要请什么方便的阴绣。我们阴绣是两千元起,其他要看情况而定。”我如实的说道。

但瞧着她这一步袋子估计也就两三千。

“我想请一副状元绣。”刘桂芳开口道:“林老板跟我说了,价格是一万我今天带了三千,剩下的请回来有效果,再给你付钱。”

这……

“阿姨我们这没有分期付款的。而且状元绣主要是用来给要考试上岸的孩子用的,你……这也不合适啊。”我直言不讳的说道。

就她这年纪,我估计请啥都未必能考上。

“不是我,是我家儿子。我希望他今年能考上清华。至于钱的事马小姐,你还是答应我和他爹再去借。”刘桂芳说道:“马小姐,我儿子真的特别聪明,只要请了你们家的阴绣肯定能考上。”

“那你能跟我说说你儿子的具体情况吗?”

起初我是想要劝说刘桂芳,既然有把握考上清华。那就算失利了退而求次也可以。

没必要把钱全砸在这,毕竟他们家应该挺困难的。

可听完她的叙述后,我却很是无语:“阿姨,你儿子都考了七次,还被学校开除了是吗?”

那他这样还叫聪明?

还考个毛线啊。

“我儿子他只是紧张,他每次去考场就发挥的不好。但平时模拟考都十分不错,所以我们多方打听才找到你的。”刘桂芳如实的说道,同时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

“那他考的最好的一次是几本?上了二本吗?”我再度开口。

“上了的啊。”刘桂芳激动道:“最好的一次差一点就达到一本线了。可是后面就越来越差,最后一次分数连专科都达不到。”

那你怎么不去读?

当然想着他是客户,我最终把这气压了下来。

“阿姨,这就是典型的越考越有压力。其实我觉得真没必要执着于清华,你看我也是二本。现在不也挺好的吗。到时候……”

“好什么啊,我儿子肯定是能上清华的啊。他小学的时候老师就说了全班就他能进清华。”刘桂芳十分激动的说道:“我们整个村上的人都知道啊,他怎么能考不进去呢。他要是考不进,凭什么其他人就可以考进去呢?”

“阿姨,你别在这跟我嚷嚷,我实话告诉你考清华我真不能保证。要不你还是去别处另请高明吧。”说着我起身准备送客。

状元绣加上阴料确实能帮人考试加持,但像她这样疯魔一样非要考清华的我还真不敢保证。

而且考了七次,再算上复读的时间,他儿子怕是都要到三十岁了吧。

这年纪干点啥不好,非要死磕一个不能成的妄想呢。

“那不行,我都打听好了,你们马家的阴绣厉害着呢。人家孤寡命都能生儿子,我这有儿子就是考个学校算什么啊。”刘桂芳不依不饶道。

我对她实在无语了,就想着给林易打电话。

没曾想,我还没打林易的车就开过来了。

见他了,我当即开口道:“林叔,你介绍的这单我接不了,你赶紧让她走。”

这都什么人。

谁曾想林易夹着一个黑皮包,看了下眼前的刘桂芳道:“她不是我介绍的那单啊。”

啥?

“那你来干什么?”我问道。

“我来就是要告诉你,我介绍的客人广东老家有急事回去了,要过段时间才能来请阴绣了。”林易解释道。

“刘桂芳你这是?”

她既然先骗我,那我也不必对她客气。

“林老板,是我啊,我们之前见过的。”刘桂芳尴尬的笑了笑,准备和林易攀交情。

可林易可是五十多岁的老人精了,才不像我这刚毕业的那么好骗。直接怼了句:“我认识你吗?就在这乱攀关系。有事说事。”

刘桂芳立马将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我正想开口说林叔肯定不会同意。

谁曾想,林易却道:“一万块太少了,这事最少得三万,成就做不成你就找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