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医妃娘亲太凶萌 >  第252章 再生个孩子陪你玩

黄昏的苍茫山上,落日的余晖照耀大地,似乎,给这天地万物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辉。

半山腰的亭子内,时不时的传来了朝儿和夕儿的欢声笑语。

云清酒和司空战在那大石头上一坐,便坐了一天。

靠在司空战的怀里,云清酒看着眼前景象,只觉人生惬意。

两个小家伙不知何时跑了过来,站在他们的跟前,歪着脑袋看着她们。

“娘亲,你和司空战都这样子坐了一整天了,不累吗?”

“你们也不知道起来活动活动,不能这么懒的。”

两个小家伙板着一张脸,像小大人似的,沉着声音教训。

司空战悠悠的瞥了两人一眼,随即,毫不避讳的伸手揽住云清酒的腰身。

“为什么要累呢?我就这样和你们娘亲坐在一起,可以坐到天荒地老。”

说话间,笑容浅浅的看着云清酒。

云清酒被他这样的眼神,以及这样的话语惊了一下。

随即,在两个小家伙看不见的地方,伸手掐了掐司空战的腰身。

当着孩子的面,他也不知道收敛些。

并非没有看见她们搞得这些小动作,朝儿和夕儿捂着嘴巴偷笑。

天色渐晚,回到王府之时,夜幕已经降临。

玩了一天了,朝儿和夕儿在回来的路上睡着了。

要下车之时,司空战本想将两个小家伙叫醒。

可是,看着他们睡得无比香甜的模样,只好将这个想法做罢。

司空战抱起朝儿,司空寂抱起夕儿,两个大男人,此刻小心翼翼,温柔的不得了。

云清酒跟在他们身后,看着这两个尽职尽责的爹爹和叔叔,心中欣慰。

有这两个家伙在,她就变得清闲了许多,连娃儿都不用带了。

最近,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喜事。

但是,好像发生的都是喜事。

今夜的晚宴,在司空战的特意吩咐之下,搞得格外的隆重。

云清酒和云柒芜一起,在饭厅眼巴巴的等了许久。

菜都已经上齐了,可是司空战兄弟俩,以及云深三人都迟迟不来。

看着这一桌子的菜,云清酒望眼欲穿,此刻,已经忍不住的咽着口水了。

无奈的看向屋外,她沉声对着管家询问:“王爷怎么还不来?再派人去催催。”

又等了半天,他们还是不见踪影。

云清酒坐不住了,打算自己先吃。

她刚才将筷子拿起来,还未来得及夹菜,便被云柒芜沉着声音制止了。

“三妹妹,可不能先吃呀。”

她说话间,端的一脸的神秘兮兮。

云清酒愣愣的看着她,没读懂她眼神里面的意思。

“为什么不能先吃?这里又不是皇宫,即便不等司空战他们,也没事的。”

云柒芜笑看她一眼,脸上的笑越发的高深莫测了。

云清酒在这个时候,才察觉到丝丝的不对劲。

抓住云柒芜的小手,狐疑的看着她:“不对,大姐姐,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许是因为近来坏事连连,她问出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神情已经变得有些许的紧张。

云柒芜安抚似的,拉住她的小手,轻声开口道:“不要那么紧张,即便有事瞒着你,那也是好事。”

她说着,又浅浅的笑了笑。

云清酒对着她威逼利诱,好一番哀求,她都不肯说出实情。

最终,被云清酒磨得没办法了,神秘兮兮道:“不如,我带你偷偷的去厨房看看?”

云清酒的小眼神,顿时变得有几分狡黠。

这个提议,甚好。

随即,趁云柒芜不备之际,一把揽住了她的纤腰。

随即,带着她飞身而起。

云柒芜被她这举动吓的尖叫连连,云清酒生怕被人发现,连忙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眨眼之间,就带着她来到了小厨房的屋顶上。

揭开一片瓦向下看,她被下面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小厨房里像是被强盗洗劫过似的,凌乱不堪。

屋子里,司空战,云深,司空寂,朝儿和夕儿也同样凌乱不堪。

他们的身上,有着许多的面粉,看上去脏兮兮的。

这模样,就好像从垃圾堆里跑出来似的。

云清酒忍不住的抽了抽唇角,这,是在炸厨房吗?

这时,云深打开蒸笼,听到夕儿和朝儿咋咋呼呼的声音响起来。

“哇!我们成功了!娘亲可以吃到家乡的蛋糕了!”

“爹爹,你可真厉害,只做了八遍就学会了。”

云清酒此刻,实属有被吓到。

话说,哪有这样拍马屁的?

八遍!还厉害?

转念一想,似乎又觉得自己关注的,不在点上。

不可置信的眨巴眨巴眼睛,努力的歪着脑袋看向下方。

蛋糕?

合着,云深这是在带着司空战他们,给她做蛋糕?

看着她错愕的样子,云柒芜轻笑了笑。

“王爷对你很上心呢,他从我这里得知,今天是你的生辰,特意询问了云哥,得知你们从前过生日都会吃蛋糕,于是要亲手给你做呢。”

云清酒唇角抽抽,一时半会,没有反应过来。

此刻,更是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屋顶年久失修,不太牢固了。

直至,她的脚下猛然踩空那一瞬,才回过神来。

这一刻,眉头止不住的突突直跳。

以她现在的武功,原本是可以稳住的。

但是,此刻的云柒芜太过慌乱。

她的一双小手胡乱挥舞着,一张小脸花容失色。

云清酒连忙抱住她,认命的带着她一起向下方跌去。

随着屋顶瓦砾的落下,司空战他们花了许久功夫才做出来的蛋糕,在这一刻被砸的稀巴烂。

他那一张脸,黑得像锅底似的,但是,此刻还是不由得飞身而起,接住了云清酒和云柒芜。

身子稳稳当当的落在地上,她的心却高低起伏。

这这这……

云深快步过来,一把护住了云柒芜,并且,恼怒的看着她。

“你自己喜欢爬墙,不要带上我家娘子!”

云清酒不敢看司空战,只得低垂着小脑袋,等待着众人的苛责。

夕儿哇的一声哭出来:“娘亲!我们做了半天,这全被你破坏了啊。”

云清酒看着这糟糕的场面,顾不得那蛋糕脏不脏,连忙挖了一口送入口中。

并且,一波又一波的彩虹屁夸赞。

司空战看着她的举动,想要阻止已是来不及,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她吃下了脏污的蛋糕。

他眉头突突直跳,凑近她的耳边,咬牙道:“我看你一天天闲的慌,不如,再生几个孩子陪你玩?”

说着,将她打横抱起,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

屋子里,云清酒被他欺身压在床上,小脸惊惧。

司空战恼怒得很,没给她任何反抗的机会。

床幔缓缓落下,遮住满室春光。

昨日种种,皆已烟消云散,等待着她们的,是无尽的美好。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