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醉里依稀梦回 >  第三十九章 骆驼商队抵青凋

受到嘉兴城倪家灭门案所波及,随后发生于莽苍山中、漱石镇上的那几桩离奇血案,那些案情的真相——有一些已经让宋澈给破解了,而其他的另一些则一直湮灭于各种假象的背后……

而其实,香炉峰上看似闲云野鹤一般的木屐道人、远在福州似乎浑然不沾边的沈通判,还有不少至今尚未浮出水面的各路“大伽”,这些人又何曾脱得了干系呢?

所以说,那份让提刑官程昶颇为满意的案情结果汇报,说白了充其量也就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官方说法罢了。不过话也要说回来,在当前疑案迭出、人心惶惶的情势下,官府暂时用来安抚民心的这种做法原也无可厚非——哪里存在着能够上天入地、知晓一切的断案高手呢?

不管怎么说,发生于莽莽丛山、荒僻卫镇的几宗离奇疑案,已经有了一个能够安抚人心、盖棺定论的调查审理结果了,这样的结果上自天子、下到黎民百姓——那可都是喜闻乐见的嘛!

于是老皇帝王湛龙颜大悦,下旨加封提刑官程昶为六省巡察使,不日替天子巡视江南六省,然后回朝上报。而钧州推官宋澈则升授福州知府,即日启程,前往闽南赴任。

……

那么,那个曾经让胡三刀做出了不少愚蠢的危险动作的西鹞子,现今正在干些什么事呢?在那一个暮霭沉沉的夜晚,他目送辛追虎老骥伏枥、再度踏上征途之后,自己便着手开始了一项新的任务:寻找毕蓝缕的下落。

这个毕蓝缕是谁呢?她是凌云台大掌柜毕云开的掌上明珠。现年二十岁左右的毕蓝缕自小十分顽皮,性格桀骜不驯,她倚仗着父亲的百般宠溺——就像一匹脱缰的小野马一样,喜欢信马由缰、从来不服任何管束。

在十七岁那一年,毕蓝缕只因为在家中有一点点的不如意,“愤”而离家出走,不久之后便音信全无了……其时,正当毕云开全力以赴,跟北冥阁一较高下的骨节眼上,实是难以分心照管这匹小野马。

转眼小半年过去了,现在的北冥阁渐现颓势,而凌云台却反而如日中天!在这样的态势之下,毕云开终于有闲心可以来管一管那个刁蛮的女儿了。

善于识人用人的毕云开觉得,像这样的繁杂琐碎之事,还是应该重用诸如南鹤子、西鹞子等一班干练之人方为妥当。于是,他授命南鹤子: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尽快找到小毕。

接到上司命令的南鹤子,在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西鹞子——这个嗅觉跟猎犬一样敏锐的西鹞子,在搜寻下落不明的人和物上面,那可真是一把好手呀!于是,在这件事情上,南鹤子只起到了上传下达的“中介”作用,将这个颇为棘手的任务转手就给了西鹞子。

西鹞子何曾不晓得这件事责任重大——搞得好的话,当然一切无需烦恼;但若是搞砸了的话,毕老大肯定要让你喝上一壶的!然而,自己私下里掂量归掂量,人家上级就是上级、下了命令就是下了命令——从来根本容不得你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就当前的形势而言,西鹞子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接受这个甚为艰难的任务。就这样,西鹞子又一次重任在肩,赶紧带上他猎犬一样灵敏的鼻子上路了……

……

在一阵阵肃杀、刚硬的西风的猛烈撞击下,一支由二十多头骆驼及十多匹马组成的商队在阵阵清脆、苍凉的驼铃声中,排着队进入了一个西部牧民的聚居点——青凋堡。

这支驼队接近队尾的一头骆驼上,坐着一个蜷缩着身躯的消瘦的老头,他一直沉默不语——似乎疲倦已极。队伍中的一个尼族少女似是不太放心这个老头,她策马回转过来,一边赶路一边喊道:“郝老伯,我们到了!”

坐在骆驼上的那位“郝老伯”微微张开了眼,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噢,是吗?”他随即调整了一下坐姿,又伸手往腰间摸了一摸。

“老郝,是在找水袋吧?”旁边一头骆驼上的一个老阿尼关切地问道。

“嗯……奇怪,我的水袋呢?”

刚才问话的那个老阿尼弯腰在驼背上摘下来一只水袋,回手抛给了老郝,笑着说:“还说呢,你昨天丢失在了地上,是我看到了,帮忙捡起来的。”

“哦?我丢掉东西啦?”老郝有些愧疚自己又犯迷糊了。

“郝老伯,不打紧的,以后你就跟紧了我,那就绝对没有事的!”骑马赶过来的那名尼族少女,笑吟吟地安慰着那个昏聩老头。

“高黎花,父亲正在找你呢!”一匹骏马飞一般冲了过来,马上的尼族青年高声喊着自己妹子的名字。

“好的,我马上过去!”尼族少女高黎花答应了哥哥一声,立即调转了马头就朝着队伍的前头急奔而去了。

“真是……来去如风呀!”老郝不由得称赞了一声。

“当然了,像我们——真是越来越不如当年啰!”送水袋的那个老阿尼也附和了一下。

说话间,他们已经进入了青凋堡,而老郝也骤然精神好了许多,饶有兴致地东看看、西望望……

青凋堡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圆形城寨,里边只有寥寥的百来户人家,而且这些固定的住民基本都是早年从南威国那边迁徙过来的。

青凋堡所在的这一片区域处于西境之内,时过境迁,现在的西境已经勃然兴起了一个新的统治政权——西狄国。在这个西狄国居于统治地位的,就是世代在西境游牧、彪悍善战的狄族。

西狄国勃然雄起之后,跟东北方的北雄国干过几场硬仗,最终稳固了它的东北部边境。而他们与在东南面相邻的南威国,倒是一直和平共处,并未发生过战事。

这几年,自新国主铁勒上位之后,西狄国内大力推行一种新的宗教:八通圣教。而那八通圣教的创教宗教主,据说乃是一位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高寿老者。

这一位据说在睡梦中登临梵伽山之巅的老者,在绝顶之上感悟到“世理八通,通达万世”的人生至理,醒来之后遂着手创立了八通圣教。由于西狄国内越来越多的狄族、尼族民众均信奉这个教,国主铁勒听取了将军蒙里的进言,在自己的治下大力扶持八通教,并尊奉其为“西狄圣教”。

就这样,在一个勃然雄起的新政权——西狄国的境内,同样勃然兴起了一个新的宗教——八通教,也不知,它们两者之间究竟存在着什么样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