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你好,我日记中的男主角 >  第4章 我在,不走

时间飞快流逝,转眼间就来到了新学期第一周的最后一天。自那天起,江池从未收到母亲的一条短信,正当她认为事情就这样过去时,她收到父亲的来电。

“喂爸爸。”

......

江池接完电话后的表情是凝固的,如她所愿,与林睿的大战是结束了,但又有了一件更棘手的事— —江付的公司要破产了。

江池忐忑不安地熬到了放学,铃声一响,她和离了弦的箭一般飞奔出校门。

刚到家楼下,就看到邻居们围了一圈,警车的鸣笛声,人们的讨论声,使江池右眼皮不停地跳动。

“怎么还不跳?”

“装的吧。”

“嘿你们可别乱说,我听说这是因为赌博破产了,老婆跟别人跑了想不开呢,肯定不是装的,我敢赌两盒鸡蛋!”

“对对对我认识这家,天天虐待孩子,听说他老婆还是因为钱跟他的,活该!”

“你们觉得他会不会跳啊,都站上头快半小时了。”

大妈们看热闹不嫌事大,你一言我一语的。

江池走上去,看到一个经常和她打交道的阿姨,问道:“刘阿姨,请问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诶哟!孩子!你不知道吗?你爸爸要跳楼啊!!”刘阿姨急忙喊道,“你快上去劝劝!虽然平时他对你不好,但也是一条人命啊!!”

等江池冲上了楼,此时江付已经被警察按在地上。

江池在许多警察的背影中看到了那个养育了她16年的父亲,那个父亲会和母亲一起骂她,打她,侮辱她,但每当江池一想到小时候父亲会为了哄她开心给她买许多芭比娃娃,会在同学们欺负她的时候保护她,会在母亲不给吃垃圾食品的时候偷偷带她出去吃烧烤。好像这个人也没有那么讨厌了。是从什么时候这个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呢,江池也不知道。她只知道,都太美好了,从前的人和事。

江付平静下来后,两人回到了家,江池没向父亲问是怎个情况,一是怕又影响到父亲的情绪,二是也怕影响到自己的情绪。一般邻居们的消息都很准,这次也不会差到哪去,她想。

江池疲惫地趴在床上,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了多久,客厅传来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小池啊,来陪我吧。”

江池从梦中惊醒,轻手轻脚从门缝中望了一眼。江付手里持着刀,和疯了一样嘴里一直嘀咕着。

“小池啊,爸爸不想s你的,爸爸其实好爱好爱你,可是你和你妈妈实在长得太像了,你妈妈不要我了,她和别的有钱的跑了,我对她那么好,她却离开我了,她背叛我,江池,你不能走!我只有你了!你要和我一起离开这个世界!这样你就永远地在我身边了!”江付突然狂笑。

江池害怕地掏出手机,110刚拨出去,不料手机没开静音。还没等报地址,江付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江池只好对着电话那头喊了一句救救我,挂断了电话。

“小池。”江付敲敲门。

江池没有回答他,抱着最后的希望给沈韵打过去一个电话后立马挂断,并把手机关了机。

他会找到我的,她想。

“小池,你刚刚是在报警吗?”江付的眼神空洞无神,和提线木偶一般。

“哈哈哈!”他笑道,“你也不要我了是吗?”

“江池!你看着爸爸!你看着我!你也不要我了是吗?!”江付一会笑,一会吼。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你和那个婊|子一样!都要抛弃我!”

“不......不可以......你不能离开我,我只有你了,我只有你了小池!”

"你要跟我一起死!"

“小池啊......你不是想外公吗?我们去找外公好不好啊?”

江付手上的刀刚想捅下,一声巨大的响声,客厅大门被踹开,警察们涌了上来。江付没得选,他把刀转向自己,刀锋狠狠地插进了他的心脏,现场布满血迹,一片狼藉。

在警察的安抚下,江池下了楼。

她无力地走到一边,蹲在地上,她像失了魂一般,没有闹,没有哭。脑海里全是昨晚沈韵的那一笑。

“如果他在旁边就好了,如果可以抱抱他就好了”她想,“沈韵,我好想你。”

江池打开手机,一条接着一条的短信和未接来电让她紧绷的情绪松了下来,眼中泪光莹然。

沈韵赶到时看到了抽泣的江池,她像只受了伤的小猫缩在角落。

沈韵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江池没有说话,而是紧紧的抱住的沈韵,不肯松手。就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上岸的绳子。

抱了好一会,江池才肯松手。她渐渐地安心了下来。

江池长长的睫毛上挂满了泪珠,犹如出水芙蓉般清丽。那泪珠仿佛鲁丽那洁白的肌肤,迟迟不肯落下,“沈韵,我真的没有家了,我没有爸爸了,妈妈也不要我了。”

这是沈韵第二次听见江池说“我没有家了”,他只能牢牢地抱住江池。沈韵很想帮助面前这个女孩子,只恨自己无能为力,他能够做的,却只有去温暖江池。

“乖,今天你很累了,我们先回家。”沈韵和哄小孩似的拍着江池的背。

回到出租房的江池依旧蜷缩在床上睡不着。拿起手机,任何娱乐软件都入不了她的眼。

她看着沈韵走前从口袋里抓给她的那一把麦丽素。

犹豫着,最终还是播出了电话。

“沈韵,你睡了吗。”

“还没,刚要睡。怎么了?”

“沈韵,我睡不着,我好害怕。”

“那我陪你一会?”

“好,谢谢。”

“要不要我给你讲个故事?”

“嗯!!我之前每次睡不着外公都会给我讲故事的。”

“那你闭上眼睛吧,你睡着了的话我来挂电话就好。”

江池答应后便盖好被子闭上了眼睛。紧绷的情绪得到了缓解,僵了一天的脸蛋终于露出一丝微笑。

“我开始了噢。”

“森林里有一只快活的小熊,但它最近不怎么快活。因为它失眠了。嗯,没错,失眠,对小熊来说,就是失去冬眠的意思。它本来每年冬天来临时都会一大觉睡到春天......”

故事还没结束,电话的另一半便传来了沉稳的呼吸声。

“是睡着了吗?”

......

那边传来呜呜咽咽的声音,“沈韵,别走。”

“我在,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