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荒厨神 >  第十八章 《纳气固元拳法》

魏正阳伸着懒腰来到后院,如今整家酒楼就他们三人。

他听到楼顶传来声音,抬头看去,便见道林正不断的挥动拳头,而他身体正不断散发着白色热气。

“这功法有点意思,就是这拳术有点不搭调。”魏正阳从后厨拿了一把花生,靠在院中磨盘上饶有兴趣看了起来。

道林丝毫没有察觉楼下有人关注自己,他全身心投入军体拳中,每一个动作尽可能的做到最好。

随着时间流逝,从骨头中传出的越发强烈的酸痒感让他很是难受,好几次忍不住想倒在地上打滚。

“你这样不行,没有匹配功法的拳法很容易走火入魔的。”魏正阳轻松一跃便来到三层楼顶。

道林没有停下动作,凭借军体拳的活动还能稍微缓解酸痒,如果停下动作肯定会更加更加难忍。

“看着我,跟我学!”魏正阳开口说道。

只见他双脚分开与肩同宽,身体微微下蹲。

“太极拳?”道林目光一瞬间亮了起来,连忙跟着变换动作。

“心态放平,深呼吸,仔细感受身体变化。”魏正阳见道林做好准备开口提醒道。

随后,魏正阳开始动了起来,他的动作很慢,可以让道林轻松跟上。

“一定要心如止水,全身心融入大自然之中,忘掉一切感觉。”

魏正阳速度渐渐加快,道林跟着感觉也加快了速度。

道林此时心无杂念,一心一意的跟着魏正阳学习。

这套拳法很长,并不是他以为的太极拳,而是一种很奇特的拳法。

起手式缓慢,速度越来越快,到了中段时已经刚猛无比,大开大合。

中后段速度减慢,但威力却在增大,挥手间能感受到气流牵引。

随着不断深入,道林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长青诀》也被激发到了极致,全身上下白烟升腾。

炼骨正式开始。

“你这身体素质太差了,以后每天按照我教你的拳法打五遍。”魏正阳说罢,一跃而下离开了。

道林还在继续,他们感到自己浑身开始发烫,皮肤都开始发红了。

“原来之前打的军体拳一点用没有,根本不是真正的炼骨。”

得到好的方法,道林当然珍惜,每一拳每一脚每一个动作都格外认真。

后院之中,道无极端出做好的早饭,刚想开口喊道林,便被魏正阳用眼神制止了。

“我知道你想让林儿去帝都找道家麻烦,但就以他现在的水平,去了根本就是找死,你要不想你宝贝儿子死的太难看,就让他多练练吧。”魏正阳拿起一个白馍馍咬了一口说道。

“魏爷爷,现在道家什么实力?”道无极咽了口唾沫问道。

“道家老二现在是三品超凡,三丫头四丫头也是超凡了,你那些堂弟表妹们可有不少也已经入了超凡,在帝都众多家族中,道家的实力可以排进前三。”魏正阳喝了一口稀粥说道。

“那林儿这一辈呢?”道无极苦涩的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这一辈的道家子弟中有几个不错的,基本已经是开元了,值得一提的是道家道星辰,今年与林儿同岁已经是八品气动了。”

“什么?”道无极惊讶出声,又怕影响到道林连忙捂住嘴巴。

“大呼小叫什么?人家家庭什么资源,从小泡药浴,吃天材地宝长大的,修炼的又是顶级功法,能到气动也是很正常。”魏正阳白了道无极一眼说道。

“您老批评的对,是我井底之蛙了。”道无极连忙承认错误。

“不过林儿现在修炼的这个功法看上去还不错,修炼好的话,应该可以追上他们。”魏正阳指了指楼顶打拳的道林说道。

“这是我家先祖传功给他的。”道无极小声将事情经过讲了一遍。

“那个开创道天宗的先祖吗?不得不说他是个人物,传言紫薇帝君成为帝君之后就再也没出过刀,能逼他出刀的造化境,你家先祖是第一人。”魏正阳发自内心的赞叹道。

此时,道林打完第五遍拳法,原地感受了一会自己身体的变化,便一跃跳下楼顶。

“多谢太爷爷传授拳法,不知您这拳法可有名号?”道林对着魏正阳恭敬的鞠躬行礼,随后问道。

魏正阳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我记得好像叫《纳气固元拳法》,这是神武帝君早年间教我的,具体名字我也忘了。”

道林心中一惊,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拳法竟来自于神武帝君。

“这套拳法配合你的功法,能让你的修炼事半功倍,并且能减少你修炼时身体带来的痛苦。”

道林点了点头,心中对魏正阳的感激溢于言表。

“好啦,收起你那感激涕零的表情,赶紧好好学做菜,到时候老夫带你回帝都,你要是想谢,就亲自去谢帝君吧。”

道林点了点头说道:“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厨艺,好好学习您传授的拳法。”

之后的几天里,道林早上练拳,白天跟着道无极学习厨艺,晚上睡觉梦里复习厨艺,每天都过的都很平静,期间梁勇来过几次, 并且将庞县令答应的地契送了过来。

直到第五天的清晨,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打破了往日的宁静。

“谁呀谁呀?别敲了!门上不是贴着暂不营业的牌子吗?”道无极听到声响,一脸怒气的走进大堂开门。

店门打开,门口站着四名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他们神情淡漠目光透着阵阵寒意。

“我们酒楼这几天不营业,你们还是去别的地方吧。”道无极见来人模样不善语气也平缓了一些。

“我们找人!”其中一名男子语气冷漠的说道。

“你们找谁?”道无极疑惑的问道。

“他们是来找我的!”魏正阳的声音从楼上响起。

在魏正阳声音响起的同时,四名黑衣斗篷男对视一眼直接绕过道无极向着楼上冲去。

“哎哎哎,你们是谁啊!别在这闹事啊!”等道无极反应过来,眼前四人早已经消失不见。

道林听到父亲的呼喊,连忙强制收工,浑身发红冒着白烟便从楼顶跳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