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婚姻沦陷 >  第四十四章 没有人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决定

第二天,柳眉和豆豆起床后发现牛阳已经走了,没有一声招呼,没有一个告别。

柳眉看着大卧室空荡的房间,心头似有若无的窒息感浮上来,只有豆豆不谙世事的还在叽叽喳喳,“妈妈,爸爸去哪了?爸爸为什么不见了?”

“爸爸单位有工作,半夜的时候就出差啦,豆豆睡的呼噜噜呢,爸爸没忍心叫醒你呀”柳眉轻轻笑了笑俯下身来,抱起豆豆,走到阳台,“我们看看,外面有没有在下雪啊?我们豆豆看看,有没有大大的雪花飘下来呢~”

豆豆被柳眉的头发蹭的又笑又叫,“妈妈,没有雪,没有雪,只有风啊,冷冷冷”。

日子流水一样过去,转眼幼儿园开学了,牛阳没有像之前那样每两周回家一次,柳眉害怕孩子受委屈,偶尔给他发个微信,他也不痛不痒,慢慢的,柳眉也不发微信不打电话了,豆豆似乎也习惯了家里只有和妈妈两个人,即使偶尔问起爸爸,柳眉就说“爸爸的新工厂工作太多,太忙啦,忙着给豆豆赚钱买玩具不好吗”。

豆豆也总是机灵鬼一样的笑“那就让爸爸赚钱,妈妈陪这我,这样就最好啦”。

柳眉也总是笑笑,不多说话,不说他好也不说他坏。

生活似乎并无变化,柳眉心里却升起一种强烈的感觉,要把家里大扫除,断舍离,恨不得把一切只要不是高频率使用的东西都扔出去,把地砖的每一条缝隙都清理干净。

于是她用了整整一周的时间,用小钢尺和湿巾把客厅地砖的每条缝隙都擦洗了一遍,只要一有空就跪在地板上专心致志的擦,每个角落每条缝隙每个抽屉。

然后她发现了放在大卧室抽屉里的离婚协议书。

这是距离上次春节后牛阳出差走后她第一次进这个房间,所以第一次发现这封协议书。

初春的天气还很冷,因为要干家务而衣衫单薄的柳眉瞬间心脏缩了起来,她没想到。

牛阳竟然写了离婚协议书。

她打开,只是一页手写的协议,内容简单,只说了房子和孩子归柳眉,车子归他,签了名字和日期。

今天是工作日,豆豆正在客厅地热毯上看动画片,是不是传来青翠的笑声。

柳眉楞在原地,然后拿出口袋里的手机将协议书拍照,发给了柳安,然后微信上说“牛阳要离婚”。

几分钟过后,柳安回复“这种协议书是不具有法律效力的,你自己想好,你要离就去办手续,协议我重新让人给你写,但是现在离婚对你不利,因为你没有良好的经济基础,你们的房子还有贷款,虽然他写了房子给你,只要不过户,它就不真正属于你,假如有一天他既不支付贷款,也不配合过户,你有没有能力面对这一切”。

“我想想”,柳眉安静的回。

然后她一如往常做好家务,给豆豆洗漱,自己洗漱,上床给豆豆讲故事,陪她睡觉。

一夜的时间,她看着黑夜里的天花板,一会儿在想过去,一会儿在想豆豆,一会儿一片空白。

不知不觉间,眼泪也一波一波的滑下脸庞,浸在枕头里。

她想,难怪牛阳不回家了,他也许认为她看到了这个协议,但是并不想离婚。

而他,现在也许正处在和第三者的脑疯期,正在疯狂的想要逃离和自由的时候。

男人真是心狠啊,到这种时候,自己的骨血都可以不闻不问不理不睬,也可以轻飘飘说出依据“孩子归你,不然你活不下去”。

难道他真的是因为觉得自己离开了豆豆会活不下去,才想着把豆豆给自己的么?

柳眉的心像是一座冰山在火上烤,一会冰冷一会焦灼。

难道不是因为觉得豆豆是个负担,他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来照顾孩子,也不能丢给大字不识的奶奶,毕竟奶奶还在照顾叔叔家的两个孩子,而那两个孩子的父母也已经早就处在离婚状态中了么?

柳眉需要时间,好好想一想。

她不再是只身一人的少女,一切全凭好恶行事,作为母亲她必须为豆豆做好万全的打算。。

而这一点,也许正是牛阳认准了可以拿捏她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