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长津湖之亮剑就变强 >  第十四章伏击之战

凛冽的寒风撕破了夜的静谧,如同一只张牙舞爪的野兽,发出着渗人的咆哮。

漫天飘舞的飞雪纷纷落下,半掩盖着埋伏在公路两边的第七穿插连战士,既为他们打好了掩护,却也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伍千里看着山坡下的路口,用力的搓了搓自己的手,不过搓了半天,却也没能将那僵硬的手掌戳红,只觉得冰冷似乎无孔不入,无处不在。

伍万里趴在这冰天雪地的雪堆旁边,只觉得整具身体的血液似乎都被这寒冷凝固了,变得麻木不堪。

他略有些颤抖的掏出怀中的土豆,想啃一口,然而却突然一丝疼痛从嘴边传来,原来是硬如石头的土豆,生生的将他的牙齿给崩碎了。

“瓜娃子真的是笨,吃这个吧,你这样吃法,那一排牙全部都不用要了。”

雷公将自己在怀中胸口处捂了许久的土豆给掏了出来递到伍万里的手里,伍万里略带感激看了看雷公,重重点了点头,也不客气,直接掰开两半,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哥,咱们要趴到什么时候?”

伍万里如同一尊雕塑般在这趴了一个小时,忍不住动嘴说起话来,他要是再不活动一下或说说话,恐怕一不小心睡过去,就再也醒不来了。

“等着吧,应该很快就来了,大家也都注意点,时不时轻微的活动一下手脚,不要在这里真变成冰雕了。”

伍千里说着话的同时,嘴巴里冒出阵阵白气,凛冽的寒风趁机倒灌进他的喉咙,将它的肠胃似乎搅了个天翻地覆。

“这美国鬼子要是再不来,恐怕咱们第七穿插连就得憋屈的交代几个兄弟喽。”

余从戎也是打着颤,但还是使劲握紧自己手中的冲锋枪,还时不时拉动一下枪栓,以免待会儿敌军来的时候卡壳就尴尬了。

伍千里看着那安静的大马路也是有些害怕,但是他的战斗直觉告诉他,在这里伏击是最好的地方。

终于,一束灯光穿透了公路前方的黑暗直射在那被积雪覆盖一半的路面上。

运兵车上的美军士兵,一边吃着午餐肉罐头,一边抱怨着。

车后还跟着几十名奔跑着的南韩军,吃力的赶上运兵车的速度,还不停的吃着尾气。

“哦——这该死的天气,我上辈子一定是撒旦的手下,才在这辈子被安排到了这半岛跟这帮黄皮猴子拼命。“

军车上一名美军士兵抱怨着。

“哈哈,兄弟乐观点,相信麦克阿瑟将军,我们会在圣诞节前回去过节的。”

一名美军士官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声安慰着自己,心里确实没底的看着那漫天飘舞的飞雪。

“所有人原地休整!”

随着美军军官的一声令下,后面跟着运兵车跑的几十名南韩士兵,直接东倒西歪的趴在雪地上,也顾不得寒冷在那呼呼的喘着大气。

美军士兵倒是井然有序的从运兵车上依次而下,并且有些还保持着警戒姿态,但是大多数都是垂头丧气,这么严酷的天气把他们折磨的有点狠。

“连长,这帮美国鬼子突然停下来了,怎么样,咱们还打不打?”

余从戎看着山下的美军只有一半进入了伏击状态,顿时气的牙痒痒。

“雷公,让你手下的炮排将第七穿插连的手榴弹集中起来到那个制高点。”

“听我枪响就给我使劲的往下扔,记住尽量向美军军车的两边扔,不要炸坏车辆,哦还有,把伍万里这小子带上。”

伍千里活动了一下略有些僵硬的手臂,对雷公下令道。

“遵命,炮排的弟兄跟我走!”

雷公带着人迅速赶往着制高点,半路上还不禁叹起了气,要是还有炮弹就好了。

“余从戎你带着火力排的人,待会儿听到我的枪声,尽量优先把那帮美军干趴下,那些韩军不足为惧。”

“是!”

给余从戎交代完命令的伍千里带着其余的第七穿插连战士,沿着山绕了过去,绕到了美军的另一边。

“该死的,你们倒在这是干嘛?快去警戒,要是有敌军来了怎么办?”

美军的军官看着东倒西歪的南韩军,顿时一阵鄙夷,只觉得他们烂泥扶不上墙。

他一边用着生硬的韩语骂道,一边用腿愤愤的将一个个南韩军给踹起来。

“呵呵,这帮美军简直不把咱们当人看啊……”

刚刚挣扎着爬起来的一名南韩军,此时脸上正挂着美军的大鞋印。

并且还有些愤愤不平的看了看自己刚刚掏出来却被踹倒上地上的泡菜,咬着牙,但是看着旁边端着冲锋枪虎视眈眈的美军,却也不敢说什么。

其他的南韩军也纷纷皆是敢怒不敢言的各自散开,为他们的美军组织警戒着。

“咻——”

一颗火箭弹,带着凌厉的攻势,瞬间撕裂了纷飞的雪幕,却是径直的插过南韩军的头顶,飞到了美军士兵的人群当中。

“轰!”

巨大的轰鸣声,将刚刚还在休息的美军炸懵了一秒。

然后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雷公站在制高点拉开手榴弹引信就往下扔。

一时间,无数颗手榴弹倾洒在美军的脚旁,让人躲无可躲,随之就是阵阵的爆炸声,将美军士兵的生命残忍的收割着。

“反击!反击!”

美军军官一边大叫着,一边指挥着残余的士兵往军车后面躲。

然而爆炸掀起的阵阵飞雪,却直接灌进了他的喉咙中,那一声声巨响也将他的命令淹没。

不过少量经验丰富的美军确实在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连忙躲到掩体后抄起冲锋枪就要回击。

“哒哒哒哒哒哒哒……”

余从戎带着火力排的人趁着美军没有反应过来,如同猛虎下山的冲了过去。

伍千里也带着战士杀了过去,两边同时包抄,如同一个巨大的钳子,将美韩军前后夹击。

枪林弹雨中,少量几个美军刚刚露头就被子弹击穿了脑袋,扑通一声倒在雪地上,抽搐两下就没了气息。

没有掩体的南韩军更惨,虽然率先打击的对象不是他们,可是在这交杂的火力网当中,无论是美军还是志愿军,都没有顾及他们的安危,就这样变成了夹缝中的老鼠两头受气。

顿时南韩军瞬间崩溃,举起了双手就要投降,却又是被美军倾泄的子弹给活活打死。

“这帮美国鬼子以为躲在军车后就有用了是吧。”

伍万里咬着牙连续拉开三颗手榴弹的拉环,狠狠向军车后的美军投去。

然而这次却似乎没有那么好运了,有两颗直接滚落到中间和两旁,爆炸炸起阵阵雪花却没有杀伤。

不过有一颗确实精准的划过军车的头顶,在美军后面掩体美军的空中爆炸。

霎时间,无数的弹片将美军的身体撕裂开来,爆炸还将汽车车门的玻璃给炸碎,晶莹的玻璃此刻却成了杀伤美军的第二次收割。

等到伍千里和余从戎他们冲到近前,剩下的好几名美军纷纷举起了双手。

其中几名美军新兵茫然的看着如同猛虎下山的志愿军战士,显然已经被打懵了。

他们的军事素养并不弱于志愿军,然而这种在冰天雪地中潜伏数小时的意志和毅力,还有不要命的拼死打法却令他们深受震撼。

“连长,这些人咱们怎么处置?”

余从戎看着排排举起双手放下武器跪在地上的美军,就算听不懂英文,现在却不好开枪射杀了。

“这帮美国鬼子咋就这么没骨气呢?”

伍千里看着投降的美军,反倒是头疼了起来,总不能一梭子把这群俘虏都干掉吧。

“这名军官,我们现在已经投降,希望你根据国际公约优待战俘,给予我们应有的待遇!”

一名举着双手的美军军官,看出了伍千里在第七穿插连的地位,壮着胆子大声提醒道。

其他的美军士兵也是将目光投向了伍千里,眼神中透露着一丝理所应当,有些甚至已经计划好下一顿的饭,要怎么吃了。

“连长要不把他们都杀了吧,这活我来干,带着这些美国鬼子,咱们怎么好好执行任务。”

雷公想着被美军折磨的平河,顿时心中怒火中烧,咬着牙,拍着胸脯大包大揽下来,看着那帮美军没有丝毫的好脸色。

“杀害战俘这种事……”

此时,因为负伤而久久没有参与战斗的梅生站了出来,不过话说到了一半,确实没有再说下去。

他将目光看向了伍千里,显然他也不是死板的人,知道带着这些俘虏的麻烦,还是决定让伍千里来拿主意。

“在这冰天雪地里,恐怕我把你们杀了,丢在这了,不一会儿就被大雪掩埋,谁还顾得上什么国际公约,你说是吧?”

伍千里一边冷笑着一边提着枪,将枪口顶在了美军军官的头上。

那名美军军官瞬间颤抖着,吃惊的望着眼前的恶魔,嘴巴颤抖的张了张,却被吓得连该说什么都不知道。

其他第七穿插连的战士和剩下的忐忑不安的美军士兵,都将目光纷纷转向了伍千里,等待着他的最终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