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头?开什么玩笑?”

徐一天想都没想过做旗头。

“堂堂大男人,不会拉弓射箭,起码也要舞刀弄枪。怎么你们选的都是有头有脸,回家可以光宗耀祖入族谱的行当,让我去当旗头,提着两个小棍子,谁乐意啊?”

赵明诚:“正因为大家都和你一样想,所以选择旗头的人少,竞争压力小。你这么机灵,去了很快就能学会旗语。而且当旗手,一旦筹备得当到时候一都出列,旗头就走在最前面。到时候你率领队伍出来,就骑着高头大马做在最前面,你家婆婆和妹妹不是都能看见你吗?”

徐一天本来想做弓手,这下又改主意了。

“好!那我就去做旗头!”

陈志昂还是皱着眉,“那我们就从此分道扬镳了?”

“不会,你们既然这么想跟着我,我肯定不能辜负你们。眼下这种选择,是对我们彼此都好的选择,为了所谓的兄弟情,让大家选自己根本不适合行当,到时候可影响的是一生的命运。”

“我听说当年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创业,可是最后没有成功,就是因为做事的时候被兄弟情绊住手脚。我们本来都是求一口饭吃,如今连家人都无法奉养,这个时候谈什么兄弟情呢?”

陈志昂不再应声。

续一天道,“你是为了我们好,我们都懂。可惜从此山高水长,你我再难聚在一起了。”

“谁说不能再聚在一起,办法有的是。”

二人同声问,“什么办法?”

“刚才陈教头不是说了吗?未来我们还要重新分配,以【都】为作战单位。”

陈志昂不满,“现在都分不到一起,以后还能分到一起吗?那不是更难。”

“那可未必。只要咱们挨过接下来一个半月的训练,到时候我们肯定有机会重聚。”

“可你拿什么保证?”

徐一天也道,“是啊,我看你说了半天,都是没用的。”

“如果我们的目标都是御前司呢?”

两人闻声默然。

“御前司,保卫官家,入值左右,陪侍官家外出。我听说这个御前司每个季度都只调入一都,是为精锐之中的精锐。所以如果二位真的想要和我一起共事,那就来御前司吧。”

徐一天一脸自信,“我都屈才去做旗头了,还怕进不去什么御前司。”

陈志昂摸着后脑勺,“御前司,给官家当护卫。我老陈家几辈子都没出过这样的人。”

徐一天笑道,“怎么?这就怂了?”

“去你的,我怎么会怂。不过咱们话说清楚,等到再次重聚,到时候咋们就得拜把子了。”

陈志昂一本正经,徐一天还没和人拜过把子,只觉得新奇。

“好啊!”

两人都看向赵明诚。

赵明诚道,“如果这次事成,我们也去找个桃园三结义。”

“中!”

“成!”

赵明诚说罢,起身这才去报名。

徐一天拉住陈志昂,偷偷问,“御前司,那可是护卫官家左右,油水最多。我们两,能行吗?”

陈志昂皱眉,“我肯定行,你行不行那就不一定了。瞧你刚才那张狂劲,一离了明诚你就原形毕露了。”

三人报了名,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果然和赵明诚预料的一样。

弓手和弩手人数过多,都要被拉去校场挑选。

而选择了旗手、枪手、刀手的人却被直接带走了,说是要拉去新的营地。

赵明诚如愿以偿去做了枪手。

陈邵年看着移交名单,见到枪手队的名单上有赵明诚,不由得惊讶。

“这小子怎么会去当枪手。舞刀弄枪的,非得先在自己身上戳个窟窿出来才能有所成。这小子!”

大手一抬,红印一盖,文书被带走,赵明诚就此成了枪手队的。

次日清晨,陈邵年刚刚开了门,却见门口站着满满当当一帮汉子。

“陈教头,这些日子承蒙教头照顾,如今我们就要走了,特来和陈教头告别。”

赵明诚率先道。

陈邵年眼眶里的泪水打了打转,又给回了回去。

“我看你身后的这些人,都不是和你一个营房的人啊。”

赵明诚作揖,“我们都是选了枪手的人。昨天夜里已经集合过一次了。今日我带大家来向陈教头辞别。”

“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时辰不早了,都去跟新教头吧。陆教头年轻时候是实打实的汴梁第一枪。跟着他,你们可以学到不少东西。”

“我等谨记陈教头教诲。”

“德甫,你留下来,我有话要和你说。其他人都散了吧。”

大伙儿就此离开。

赵明诚跟着陈邵年进了门,陈邵年来到案前,在桌子上写了八个字,随后递给赵明诚。

“这是我送你的八个字,你只要牢牢记住这八个字,以后都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赵明诚摊开纸一看,念道,“鱼游于水,不融于水。”

“按理说,天下将士,一旦离开了新兵营这个地方,接下来可能游向的是大海,保家卫国,在所不辞。但是如今的天下,没有大海,只剩下池塘。如果一个人不懂得隐忍,不懂得韬光养晦,等待天时,那是非常危险的。”

“向来都是水至清则无鱼,可是我观察你这么久了,发现你性情刚正,不喜虚伪狡诈之人。历来在军中,这种气节是被推崇的。可是如今的禁军,早已是今非昔比。所以我希望你能牢牢记住这句话。”

“鱼游于水,不融于水。我希望你能学会如何和泥潭里那些鳄鱼周旋,更希望你能在学会和他们周旋的同时,保持你自身的气节。在军中,现在像你这样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可是能往往肩负天下的人,就是你这样的人。”

赵明诚作揖,“多谢陈教头教诲。”

赵明诚辞别了陈邵年,这就换了新营。

这一次,他们要去参加的是正式训练,这要去的地方,比之前更加隐蔽。他们换了一个山头,之前是种菜种瓜的地方。这一次他们却换去了毗邻宋朝皇家园林的一块平整的腹地,地形相对非常隐蔽。

赵明诚很快结实了新人,一个叫高明义,一个叫李慕白。

高明义以前是走卒贩夫之辈,比赵明诚还善于和人打交道,搜集信息八卦,他们现在的位置所在,就是高明义告诉他的。

高明义指着南侧那座高高的山崖。

“翻阅这个山头,就直接到了官家射箭打猎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