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守寡日常:养娃卖茶嫁侯爷 >  第十五章 逮到了小乞丐

叶兰捂着额头,这叫什么事啊,看样是个小乞丐饿了来偷吃的,但吃就吃呗,天天送死老鼠啥意思?

要是谁家的孩子,叶兰还能去找他爹娘,可……

叶兰叹了口气,那么小的孩子也是可怜,叶兰冲着外面大喊道:“你要是饿了就来吃东西,但不能再拿死老鼠吓人了!”

额头上隐隐作痛,叶兰去找了个干净的帕子清洗了下伤口。

刘子熹回来见他娘没做饭,心下奇怪,去敲了敲房门,叶兰从屋里出来。

“你头上怎么了?”

“我知道偷咱家饼子,还有往锅里放死老鼠的人是谁了。”

“是谁?”

“一个小乞丐。”叶兰把今日的情形跟刘子熹说了。

刘子熹皱着眉,要是旁人,他非要去找那个人算账不可,但对方是个小乞丐且那么小,不过……

刘子熹看了眼叶兰头上的伤,冷声道:“他以后要是再来偷东西,我还是要教训他一顿,你看清他的样子了?”

“我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更何况他的模样。”小乞丐穿着破旧、且明显不合身的衣裳,浑身上下脏兮兮,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反正不管是谁,来偷东西都不行。”

“今晚没做饭,锅里有死老鼠,我不敢……。”

刘子熹想不明白一个小小的老鼠有什么好怕的,但还是转去灶房扔老鼠刷锅去了。

之后接连好几天,刘子熹都等在家里,可小乞丐再没来过,叶兰原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心道没有人偷东西逮着一家偷,兴许去别人家了。

心中还隐隐有些担忧,万一被人打了咋办,可她这份担忧在几日后又看到锅里的死老鼠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气死了!小崽子别让我逮到你!”下一次非得好好教训他不可,都是第一次做人,她不想让了!

刘子熹看着他娘气呼呼的模样,转身去轻车熟路地扔老鼠、烧水、刷锅。

叶兰看着刘子熹一连串动作,商量道:“这锅咱不要了吧……这几日吃饭我总觉得恶心。”

刘子熹摇了摇头:“很贵的,而且我每次都刷的很干净,一点都不脏。”

有个太会过日子的儿子也不是什么好事啊,叶兰准备等刘子熹不在家,她偷偷把锅换了。

可这样下去终究不是个事,小乞丐不知哪天又来,而她与刘子熹也不可能一直待在家里不出门。

刘子熹也不知道和秦致远怎么说的,第二日秦致远就雇了个牛车,拉来许多书。

“这是……”

秦致远道:“这些时日正好瑞儿不在,我又听子熹说起了你家丢东西的事,思来想去,还是把书搬过来一些,在这里教子熹念书比较好。”

“不用了吧,也没丢什么重要的东西。”

“丢东西是小,你们的安全是大,这院墙也该砌高一些了,不然这次翻进来的是个小乞丐,下次就不一定是什么人了。”

叶兰望着才一人高的院墙,确实太不安全了。

“多谢秦公子的提醒,我明日就去请人来砌墙,只要砌的高一些就不怕了,秦公子还是……请回吧。”

“刘夫人似乎有些……怕我。”

笑话,不管前世今生,你都是个弟弟!怕个锤子。

“我只是觉得太麻烦秦公子了。”

秦致远淡淡应道:“不麻烦。”

这人还真是……难不成还怀疑她的身份,来找破绽的?

叶兰可不怕,灵魂这种东西悬得很,她就不信秦致远能有什么证据,且这切切实实是刘子熹娘的身体,她又不是冒充的。

“既如此,就多谢了。”叶兰转过身,摇晃着脑袋走了。

怀疑又如何,你能拿我怎么地!

秦致远望着她摇晃的背影,不禁失笑,自己留下,为何她看起来这么高兴?

子熹这个娘当真是奇怪又有趣的很,她跟子熹相处,不像是母子,反倒像姐弟,且秦致远仔细观察过,她走起路来不像一般妇人一样稳重,反倒有些少女的灵动。

他对她,越发的好奇了。

“秦大哥,我家比较简陋,先委屈你几日了。”刘子熹远远地看着秦大哥一直盯着他娘看,面无表情走了过来。

秦致远收回目光,道了声无妨。

“对了子熹,我有点事要出去趟。”

叶兰去了县衙问询找小儿子的进展,回来时买了菜和肉,又去酒楼买了羊皮脍。

“刘子熹你骑在墙头上干嘛?”叶兰远远地喊了声。

“我在和秦大哥砌墙呢。”

秦大哥说出去一趟,没想到回来就找人拉来了一车不大不小的石头。

叶兰这才看到一旁秦致远的身影,踩在木凳上,又摞了几块石头,瞧着还有些摇摇晃晃。

儒雅俊秀的人竟然撸起袖子在砌墙,这画面委实有些不忍直视。

“我改天请人做就好了,你们快下来。”

秦致远道:“先找来些石头垒高一些,这几日阴雨绵绵不适宜做砖,等天好了我在做些泥砖砌起来。”

“秦公子还会做这些?”

秦致远笑道:“我与母亲生活在一起,这些活自然是我来做,难不成刘夫人以为我只会读书?”

可你看着,确实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叶兰没把这话说出口。

“小乞丐,你站住!”刘子熹一声怒吼让叶兰一惊。

她还没来得及出声,眼见刘子熹直接从墙头上跳了下去。

“这愣头小子……”

刘子熹骑在墙头望得远,打眼见一小乞丐鬼鬼祟祟在他家附近徘徊,料想就是经常来偷东西那个了。

叶兰跑出来时,刘子熹正揪着小乞丐的领口,一副要教训他的架势。

叶兰连忙阻止道:“不要动手啊。”

刘子熹气归气,可面前终究是个小孩子,他还不至于动手,只是瞪着小乞丐恶狠狠道:“就是你来我家偷东西,还放死老鼠的?”

小乞丐不说话,一双眼睛只在刘子熹脸上打转,刘子熹拧着眉:“我问你话呢,你是个小哑巴?”

小乞丐哼了声,想要挣脱开刘子熹的手,奈何力气悬殊太大,始终挣脱不开。

“放开我,你放开我!”

“你拿吃的便吃了,为什么要放死老鼠,你知不知道你吓着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