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大爷,你说,这事儿到底怎么回事呢?”

二大爷见这一幕,一边思索着刚才那事儿,一边不解的询问道。

“这许大茂,真是活该!我早劝他好自为之。这会,栽了吧!”

一大爷甩了甩袖,便往李建国屋子的方向而去

二大爷还是不解,便询问似的看向了三大爷:“三大爷,您读书多,您倒是说说看?这事儿反转的太快,我那脑回路,都跟的不上了。”

三大爷托了托眼镜:“二大爷,这事儿,你可问对了人啊。我就是摘了眼镜,也能看个眉目出来。这还要说吗。无非是许大茂设计想陷害李建国和娄家,结果反而被李建国算计,栽跟头了呗。”

二大爷一听,眉色顿开:“原...原来是这样,不愧是三大爷,就是读书多啊!厉害!厉害!呵呵,那许大茂,果然活该!”

“那是。二大爷抬举了。”

三大爷说罢,便跟上了一大爷的脚步。

那二大爷忙又道:“等...等等,三大爷,你这是去哪?”

“当然是李建国那了。”

“啊?三大爷,咱先前可没瞎掺和这事儿呢,还去?”

哪知三大爷笑道:“我那半斤棒子面有着落了,能不去吗?赶紧走吧!”

三人折回李建国处。

那围观的住户嘴里多少嘟囔着,猜测着这事儿的缘由。

多不愿这么散去。

“三位大爷,你们可来了,这事情,究竟怎么回事?”

何雨柱赶忙问道。

“来来来,傻柱,过来。”

“二大爷,您知道?”

“当然了。这事儿,得从这说起。”

接着,他便一五一十的将三大爷说的话,全部跟何雨柱说了一遍。

何雨柱闻罢,赞赏道:“二大爷,不愧是二大爷,说的明,理得清,当官料,真是当官料!”

“嗯,傻柱,这话我爱听,等我当了车间主任,少不了你好处!”

二大爷听得耳朵竖起,颇为满意,那双手背在身后面,跟上了其余二位大爷。

看着三位大爷已经从那屋门进去,何雨柱不禁倒吸着几口凉气。

他暗自侥幸,还好自己只是掺和了一点点,没被李建国盯上,不然,得遭殃了。

彼时。

屋内。

娄晓娥窝在床上。

方才屋外热闹的很,怕是这事儿已经完全挑起了。

她心里一阵阵的担心,就怕李建国出事儿了。

但李建国嘱咐过,没他的话不要出去。

她才老实待着。

突然,屋外传来了数道声音,其中便有她父亲娄广成的声音。

娄晓娥听着父亲的声音传来,一时心里害怕了起来。

门在这时被敲响了。

“小娥,出来吧,没事了,你父亲来看你了。”

建国?

听得是李建国喊她,娄晓娥却依然有些不知所措。

期间犹豫了片刻。

父亲娄广成的声音尾随而来:“小娥,赶紧出来啊,今天可是吉日啊!大伙都到齐了,就差你了。”

娄晓娥听得一怔:“什么吉日?”

她深知父亲娄广成的性格,所以父亲不可能为了骗她出去,而故意说谎的。

而且,听父亲的口气,并没有生气的样子。

她捉摸了一会,支开了些许门缝。

门外,李建国和娄广成等着娄晓娥出来的片刻,已经聊上了天,而且颇为融洽。

这时候,门外的三位大爷也刚好进来了。

娄晓娥见了,才挪出门外,小声道:“父亲。”

这一声父亲,娄广成立马转过脸来,笑眯眯的斥责道:“小娥,你这孩子,还待那干嘛,赶紧过来啊,这会外头那么多人了呢!”

“是啊小娥,还不赶紧过来,今天可是咱定亲的日子呢。”

听着李建国这话,娄晓娥瞪着双眼,惊道:“什..什么?定亲?”

“好孩子,你不会还不知道吧?”

“啊,这...”

被父亲这么一点拨,她立马看向了李建国,见着李建国笑眯眯的点点头。

娄晓娥突然醒悟了过来,她走过身去,大骂道:“李建国,你这家伙!原来你早就安排好一切了呢!居然害我还白担惊受怕一场!”

李建国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我这不,想给你个惊喜嘛。”

“什么惊喜!怕是惊吓!你他妈——我想你今儿早上起来怎么镇定呢!”

娄晓娥埋怨的打着李建国,边打边闹。

娄广成看着笑的合不拢嘴:“怎么的,小娥,建国这么好孩子,你不会不肯吧?你看你,都落在这过夜了,这回可后悔不了咯”

“爸!你瞎说啥!这会还其他人看着呢。”

“小娥,你爸说错了吗?你就说,肯不肯呢?”

娄晓娥被说的耳根红了,轻轻的点了点头。

“好好好!”娄广成见状,高兴的抱了抱娄晓娥,又将娄晓娥的手,送到了李建国的手里,“建国,小娥交给你,我放心!你可要好好对她啊!”

“娄叔您就放心吧!”

娄广成听着眉头一皱:“建国,还叫什么娄叔?”

“爸!”

“诶!这才对嘛!”

“三位大爷,你们就给做个见证吧。”李建国拉着娄晓娥的手,看着三位大爷继续道,“这事儿,你们总看见了,我可没强迫小娥。那全是许大茂搞的鬼!”

一大爷高兴的点头道:“建国,我这就跟乡亲们把事情去说清楚!”

“等等,我们一起去!建国,你们也一起出来吧,说个清楚便是了!”

彼时。

屋外。

院里的住户交头接耳,纷纷在好奇里边究竟怎么样了。

突然,李建国,三位大爷等人,全部从屋里走了出来。

一大爷道:“各位,今天这事儿,全是许大茂引起的!这就是个误会。”

“对对对,另外还要宣布个喜事儿!建国和小娥今天定亲,我们可有酒吃了!”

说这话的正是三大爷,他惦记着那半斤棒子面,却又看着李建国的酒宴。

未等李建国说话,便私自给李建国做了主了。

但今天是个吉日,李建国好歹不跟计较,接过话道:“对对诸位,感谢大家今天的到来,没想到啊,我李建国真是有那个脸面啊,大清早刚开门,大伙就在门口恭喜我了!”

“啊?这...”

李建国这话一出,院里一下安静了。院里人多是内疚的低下了头。

他们原先并不是来恭喜李建国的,有的看热闹的,有的不嫌事儿大。有的看不惯李建国。有的希望李建国出糗,被人声讨,被赶出院里,被保卫科的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