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妖都异闻录 >  第十四章 小火人

“白如玉!”

在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当中,白如玉的身影消失不见,沈清酒被少思语拉着,挂在墙壁上,避开了熔岩的侵袭,免遭劫难。

沈清酒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苦的上气不接下气,仰着头看着少思语,说:“你去救白如玉啊,她说你什么都做得到,你是最厉害的,是无所不能的,你去救她啊,还能救的过来吗?”

少思语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的变化,还是那样冷冰冰的,就好像发生在眼前的,不过就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而事实证明,果然如此,片刻之后,他开口说话:“你不用哭,她还没死呢?”

“啊?”

沈清酒愣了一下,暂时停止了哭泣,睁大了眼睛的看着他,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而在这个时候,一连串如同玻璃珠子落在瓷盘子上的悦耳的声音进入到耳朵当中,一股气息腾空而起,划出一个人影,,那一连串的声音正是从她的身上传出来的,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再响,而这个人,不是白如玉又是谁呢?

白如玉调皮的冲着她眨巴了一下眼睛,说:“小姑娘,原来你这么喜欢我呀,哭的这个可怜哦,放心好啦,我都活了几百万岁了,一点点的熔岩,还没有办法杀死我的,我可是不会死的哦。”

几……几百万岁?!

沈清酒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少思语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修成人形,也就几百年的时间,胡说八道的话,不用太认真。”

白如玉冲着少思语做了个鬼脸,还吐了一下舌头,说:“臭木头,就知道拆别人的台,就不能顺着我说话吗,不过,话说回来,这熔岩当中,是真的有生灵存在的。”

说完,她便转过身来,飘到少思语同沈清酒的旁边,方才掀起浪潮的熔岩已经落了下去,变得平静,而在平静的红色熔岩当,隆起一个人的形状,顷刻之间,一个红色的小火人从熔岩当中跳了出来,一飞冲天,从三个人的眼前,飞到了高不可见的地方,随后,又落了下来,漂浮在半空当中,出现在三个人的面前。

那小火人,也就七八岁的孩子那么大,浑身通红,有如燃烧的火焰,还扑扑的往外冒火苗,特别想让人对着他用一罐灭火器。

沈清酒刚刚见过了白如玉的死而复生,现在又看到了熔岩当中往外冒火人儿,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惊讶才好了,索性把张大的嘴巴闭上,只快速的眨巴了几下眼睛,因为,虽然她感觉不到热度,但是,实在是太晃眼睛。

小火人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边,歪着一个头,用一双比火更明亮的眼睛看着三个人,然后,他开口说话了:“你们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她怎么不会被融化掉呢?”

他手指一伸,指向了白如玉。

白如玉笑眯眯的,说:“因为,我不是人呀,你的熔岩并不能把我融化,就杀不死我呀,你是谁呀,为什么住在熔岩里面呀,你多大了呀,你的爹和娘又去了哪里了呀,怎么就只有你一个人呀?”

她用一种孩子气的语气说话,带着稚嫩的嗓音,没有一句话的末尾都要加上一个“呀”字,真的就是一副在哄小孩子的口吻。

小火人把手又收了回去,放在嘴边,点了点他那燃烧着的嘴唇,歪着头似乎是在思考,思考完之后,才又开口,说:“我是火,出口打开了,我要去往人间寻找祝融,他说,当我从地下出来的时候,我就可以去找他了,是他创造的我,你知道祝融在哪里吗,我感应不到他了。”

祝融?火神?那个上古时期,和撞倒不周山的共工打架的,引得天塌地陷的神,神魔乱舞的,最后要女娲娘娘出来善后的神?

沈清酒的脑子里将妖都市的历史又过了一遍,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说:“祝融,恐怕你找不到他的,据古书记在,他已经回归虚无,不存于这天地之间了。”

“啊!”

小火人大喊一声,怒气上涌,浑身抖动,他身上那燃烧着的火焰,四散喷发出来,如同雨一般,沈清酒见状,慌忙打开手中的黑白伞,挡住喷过来的火焰。

白如玉倒是不怕这火焰,当火焰穿过她的身体之后,她的身体就会迅速的复原,就好似没有被破坏过一样。

然而,小火人虽然无法伤他们,他在这里闹脾气,三个人也没有办法下去堵住熔岩的出口,雪山的危机还是没有办法解除的,还有最最危险的一件事情就是,沈清酒的时间要到了,她已经开始感受到这熔岩的温度。

沈清酒抬头求助的看着少思语,说:“现在要怎么办。”

少思语的目光在石壁上扫了一圈,发现上方不远处有一个相对来说平坦的地方,找好位置之后,拉着沈清酒,脚下踏着石壁,借力向上,跃到了那块平摊的地方。

将沈清酒放下,少思语开口说:“你用沈家秘法看看,我怀疑这个火人是祝融的传人,是你要收进《山海秘闻录》当中的。”

沈清酒满脸的不可思议,说:“祝融那可是上古大神,奶奶讲,那是掌管天下之火的神,那么大的一个神,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一个传人,开玩笑的吧。”

然而,少思语那冷漠的表情,并没有一丝一毫开玩笑的模样。

白如玉也从下面飞了上来,她方才在小火人的周围转了一圈,想要试图让小火人安静下来,最终无功而返,双手一摊,说:“祝融已经回归虚无,但是,他在上古的神当中,占有重要的位置,是不可或缺的神,你想要阻止即将到来的灾祸,必定是需要祝融的火,共工的水的,臭木头从来不说没有缘由的话,你听他的,一试便知。”

试一试也没有什么坏处,而且,在这么高的地方,即便是熔岩再次掀起巨浪,也打不到这里,想到此,沈清酒站稳脚步,双手合十,交叉转动,口中念念有词:“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在他的脚下生出太极八卦图,蔓延开去,自空中落下,刚好落在那小火人的身上,小火人似乎被这太极八卦图形所吸引住,竟是安静了下来,一双亮的发光的眼睛看着这图形,叽里咕噜的乱战,不明白这是一个什么东西,突然之间,图形消失,化作一道光进入到小火人的身体当中,小火人愣怔的瞬间,一个巨大的红色影子,自他的身体当中冲了出来,展现在三个人的面前。

那是一个红色的人影,高大而又威严,一双眼睛,就如同是红色的宝石一般,身穿一身红色的铠甲,一身的威武,神气逼人,乍看之下,只叫人的心中满是敬畏,这可不就是庙里面供奉的火神祝融的形象。

沈清酒已经看傻了,说:“祝……祝融,火神祝融,这就是火神祝融吗,那个掌管天下之火的神?”

少思语点点头,说:“是的,他就是火神祝融,这个火人是祝融留在人间的传人,你要将他带回去才可以。”

沈清酒不可思议的看向少思语,说:“怎么带回去?”

“如玉,看着她!”

少思语说了一句,纵身跃下平台,将白如玉同沈清酒留在了这里。

沈清酒看着他忽然抛下自己跳了下去,心里面就有点荒,忙将目光高转向白如玉,说:“他要干什么?”

白如玉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耳朵上的两只珍珠耳坠都在随着她的动作摇摆,只见她眼神发亮,说:“你看着就好,有好看的东西了。”

对于她的话,沈清酒不明所以,待在这个地方,一不留神小命都保不住,哪里还有好看的东西。

然而,事实证明,白如玉得话一点没错,好看的东西很快便展现在了沈清酒的面前。

少思语纵身跃下,单手负背,稳稳当当的落在小火人的面前,小火人四散喷发的火焰,根本没有办法伤害他分毫,他就如同是一尊雕像一般,立身漂浮在半空当中。

小火人在半空中翻了几个跟头之后,停了下来,那双闪亮的眼睛盯着他,说:“你是谁,为什么你不怕我,我要烧死你!”

“你烧不死我。”

少思语轻飘飘的说出一句,随后,抬手一挥,宽大袍袖轻而易举的便将迎面袭来的火焰剥开,掌心蓄力,一掌向外推出,就好似是有一张铺天巨网,兜头罩下,霎时之间,便将小火人包裹其中。

那小火人奋力挣扎,火焰顺着网线一路蔓延而上,然而,他用再大的力,再多的火焰,也无法撼动巨网,这张网将他牢牢的禁锢住。

“啊!”

在这个时候,沈清酒身上术法几乎消失,洞内炙热火焰,烤得她汗如雨下,巨热的温度,使得她痛苦的蹲下来,身体蜷缩成一团。

少思语抬头看了一眼,平静目光当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神色,当他收回目光之时,掌心往回收,伴随一声痛苦的嘶吼声,巨网已收回到少思语的手中,化作一点华光,小火人消失不见。

当小火人消失不见之时,地下熔岩也好似失去得方向,仿若飓风扫过,红色的热浪扑面而来。

少思语见状,附身而下,瞬间淹没在红色浪潮当中,滚滚洪浪冲天儿子,眨眼之间,就要将少思语同沈清酒也吞没,往人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