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卫姝 >  第007章 异国

数度言语往还,卫姝总算听出自己与那男子所说的竟是一种极为陌生的语言,叽哩咕噜地,吐字发音皆古怪至极,简直闻所未闻。

然而,这闻所未闻、从不曾领略之语,卫姝不仅能够听懂,且说得还很流利。

这里……竟不是大梁么?

如今回想,昨日去沧河的那一路,她确实曾见过几幢奇怪的屋舍,只那时她已是半昏的状态,纵瞧见了也没去多想,而今细加分辨,她才终是察觉,此处或许……并非中原?

一念及此,卫姝登时只觉心底发凉,整个人竟有些无法自持,可冥冥中却又仿佛有个声音在对她说:

此说纵使不中,亦不远矣。

这里果真是……异国他乡?

那朕的大梁呢?

一瞬间,卫姝的心几被怅然填满,便连眼前这可疑的男子都觉着无甚紧要了。

朕的大梁,如今可安好?

何以朕竟会流落在这化外异域?

想她治下之大梁,国土何等辽阔?百姓何等众多?她投身到哪里不好,怎么就到跑这蕞尔小国……只怕都未必是……的番邦之地来了?

卫姝没来由地悲从中来,满腔子的热气都冷下去了一截。

谁成想,朕这一崩,竟崩到了这异国他乡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心头堵得发慌,偏又不能诉诸言语,还须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来,以免惹人怀疑。

此时的卫姝直是愁肠百转,却也只得再度轻咳了两声,掩去面上异色,眼尾余光则转望去那男子的方向。

那张粗豪的脸渐渐令她生出一种熟悉感。

朦胧中,黑暗的书页无声翻开,烛火拢向了其中的一角。

“周……叔?”

她迟疑地唤了一声。

随着此声,一个名字蓦地迅速掠过脑海:

周尚。

对,周尚。这粗豪男子的名字叫做周尚。

黑暗的书卷上方,烛光陡然大亮,照出了“她”记忆中有关于周尚的一切……不,不是一切,而是少许的记忆。

可即便如此,应付此时情境却也足够了,卫姝崩紧的心弦亦由此得以放松。

的确,这位阿琪姑娘与周尚原本便识得,最近往来犹为频繁。

这样想着时,另一个名字倏然浮现:

阿琪思。

是了,阿琪思。

这才是“她”的全名,周尚方才唤的“阿琪姑娘”,乃是一种本地的所谓简称。

果然是异国他乡啊。

卫姝心底郁郁,然面上却已现出了熟稔的浅笑,语气也变得热络了起来:“周叔是何时来的?”

见她终于认出了自己,周尚一脸地如释重负,“呼”地吐出了一口气,道:“我地个娘哎,姑娘总算是认得人了。”

一面说话,他一面“咣”一声将手里的东西丢了出去,人也一屁股坐下,蒲扇般的大手抓起袍摆飞快在脸旁扇着,继续说道:

“我来了有一会儿了,原本没想到姑娘竟会跑到这里来,试着进来找了找,谁成想姑娘竟就这么睡在地下,怎么叫也叫不醒。

我真是急……吓了个半死,就怕姑娘有个闪失,姑娘你是不知道刚才你说梦话的样子有多吓人。”

刚才还说“动手”来着,如今又成了“说梦话”了?

卫姝狐疑地看了一眼地上那块破瓦片。

刚才周尚扔掉的便是这东西,此时,那瓦片里正泛出丝丝水光,卫姝不由想起了方才脸上的凉意,以及这位周叔此前那熟练的格挡动作。

周尚也注意到了她的视线,“呵呵”讪笑了两声,道:“阿琪姑娘莫见怪,事出有因,事出有因哈。刚才你好像被魇住了,我也是没法子。”

果不其然,就是你往朕脸上泼的水。

此际的卫姝并未发现,她又开始以“朕”自称了,就仿似脑海中的那个“我”已然隐去了别的地方。

周尚说完了话,便用力地扯了扯衣领,好似嫌那领口太紧。

不知何故,在那个瞬间,他的眼底竟飞快划过了一抹强烈的厌恶,就仿佛他与他的衣领之间有着深仇大恨。

这情绪来得如此突然,令得他的身上开始弥漫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予人的感觉很是支离破碎,就好像“衣是衣,人是人”,他与那身衣裳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阿琪姑娘怎么会跑到这鬼……破地方来了?”周尚道,语气和神态皆很殷勤。

那种分离之感再度涌了上来。

卫姝抿了抿唇,苍白的脸上现出茫然之色,脑中却在飞快盘算该如何作答以及套话。

不想,尚未待她思虑清楚,周尚陡地拔高了声音道:

“啊哟哟天神保佑,总算教我见着阿琪姑娘了。孩子他娘就跟盼星星盼月亮一样地盼着姑娘来呢,实在是等不及了,就叫我出来请一趟。

我刚才去金毡巷问过了,才知道阿琪姑娘昨日便请假出了府,我怕姑娘等得心焦,便一路找到了这里,却原来姑娘是在此处躲雨,却是教我好找。”

这番话来得突然,且还说得格外地谦卑,偏他的声音又特别地豪爽响亮,几乎能传到门外去,且在说话时,他还不停地以眼神示意卫姝留心外面。

外面正传来一阵滞重的脚步声。

卫姝其实早便听见了。

不只听见,且她还知道那只是一个路过的行人,不仅未曾往庙里走,且那人在行经庙门口时还特意加快了脚步,可以说是一路狂奔地往前跑,一路跑一路还在喘着大气呢喃着“妖魔辟易”之类的祝祷之语,好像对这里很是避忌。

周尚却显然并不知情,犹自大声地道:“姑娘快随我出去吧,这地方从前闹鬼,老不吉利了,咱们可莫要沾了晦气。”

原来如此,怪道那行人走得这般快。

卫姝正想着,忽听周尚又又耳语般地轻声道:“阿琪姑娘,快走罢,时辰可不早了,我找你便花了不少功夫。”

卫姝点头道好,眸光亦此扫过他几乎湿透的靴子、溅着大片泥点子的袍角,最后,落在了那张满是汗水的脸上。

那张脸油汪汪地,眉眼间满是疲色,望去不只奔波了一早上,昨晚也没大睡好。

这是干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