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恶毒女配,身兼数职 >  程同学

少女的亲近跟上次一样,让他没有任何防备的机会。

她的上身突然往他这边倾了过来,那张明艳张扬的脸明晃晃地在他眼前逐渐放大,她的存在像夏日里最灼热难耐的一束阳光,程槙一时觉得难以呼吸,全身的细胞仿佛都在叫嚣着抗拒。

姜茶茶的手指带过了他的脖颈,所到之处,便引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他现在恨不得回去马上给被她碰过的地方消毒,消毒只几次还不够,他恨不得搓破这层皮。

像见到了什么恶心至极的东西,程槙掌心里立马泌出了汗。

谁知少女这次只是触碰了一秒,便转瞬即逝。只见她手里捏着一只小虫子,正眨了眨过分漂亮的眼睛,无辜地看着他。

姜茶茶也没有想到他反应会这么大,她只好放轻声音解释:“程同学,你别误会,我是看你衣服上有虫子,怕它会咬你,就帮你把它抓了下来……”

见他死死地盯着她手里。

姜茶茶又补充:“程同学你不要害怕,这是一只虫子。”

见她一本正经地向他解释,像教幼儿园小孩一样,程槙隐忍地咬唇。

他垂下眼帘,下一秒不谙世事的脸上又出现了无害的笑容,仿佛刚才瞬间释放出来的满满恶意只是姜茶茶的错觉。

姜茶茶听到声音,回过头,发现七班的人要么不是将脑袋钻出窗户,就是站在门边,偷偷地看着他们。

好像是怕她会欺负程槙一样……

姜茶茶觉得要改变别人看法的话,得能先改变自己。她想了想,就对他们打招呼。她招招手,笑出浅浅的梨涡。

姜茶茶有种天生的向上的活力,像是朝阳,她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正向的冲击力。

但这跟先前的副会长反差太大,大家只觉得一阵恶寒,觉得她不对劲起来,就是要突然搞事了。

见到他们脸上出现或多或少的嫌恶,姜茶茶只好尴尬地收回手。

好吧,一时半会是很难改变他们对她的印象了……

因为刚才程槙突然松开,那只纸早就被风吹走了,吹到了教学楼底下,姜茶茶垫起脚的时候,都看不见它的一丁点影子。

没办法,姜茶茶回头看向旁边在咳嗽的程槙,问:“程同学,要不你现在跟我过去学生会一趟?”

“副会长,”程槙跟没有骨头一样,脆弱地靠在围栏上,他躲在没有太阳的阴影处,再慢慢掀起眼帘望了望外面炙热的阳光,他说话停顿了一下,而后对她虚弱一笑,“外面日头很大……”

言外之意就是,明知道他体弱多病,今天在这样三十六七度的炎热天气,你还要让我走十几分钟去学生会,你看你还是人吗?你这不是存心想害我生病吗?

七班他迷妹多的是,此时有一个女生听到他这番话,愤愤不平地想要上前了,幸好被身旁的学生给拦住了。

程槙又掩嘴咳嗽了一声,继续无形地煽风点火:“我今天还没吃药呢……抱歉,副会长,我可以不过去吗?”

他刚说完,只听嘭地一声,一把黑色的伞突然在他的头顶上方撑开,为他挡去了尽数的火辣阳光。

而姜茶茶则站在太阳底下,她皮肤很白,此刻的阳光已经把她晒得脸颊一片微红,莹白的额头上的碎发也被汗水打湿。

她明眸善睐,里面的光很是清透,她笑着说:“程同学,我撑伞带你过去。”

“我姜茶茶保证,就算是刮风下雨,也不准它们碰你一根手指头!”

“……”程槙乌黑的猫眸陡然出现了一抹错愕。

眼前姜茶茶的笑容十分抢眼,且十分美好,好到他想亲手撕毁这份美好。

程槙微怔之后,情绪便收敛自如,他低下头,这次咳得更剧烈了,他连续咳了好几声,刚想推脱。

姜茶茶二话不说,突然就把一瓶矿泉水塞在他的手里,快到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程同学,你是不是口渴了,口渴了你就多喝几口。”

程槙表情异彩纷呈,他张开口,刚还想说什么。

姜茶茶眼疾手快,立马就在他手里塞了其他的东西,“这是面包,你路上饿了就吃点,这是风扇,你热了就吹几下,这是防晒霜,走之前你涂涂,虽然打了伞,还是有紫外线,你可千万不能晒伤晒黑了,这是墨镜……”

她都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这么多些东西的。

程槙的脸逐渐黑了下去,她这是有备而来,步步紧逼,断绝了他的后路,铁了心要让他过去。他还能拒绝吗?

程槙怒火攻心,气得又咳嗽了好几下。

“诶,程同学,你怎么又咳嗽了?我还带了专治咳嗽的枇杷膏,你要不要喝一点?”姜茶茶担心地问。她一边说,还一边往自己的帆布袋里找东西。

程槙用手掩唇,咳得他脸色都苍白了,他咬牙看着她那个袋子,都不知道她那包里还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姜茶茶根本不知道她在程槙的眼里变成了多么恶劣心机的一个人。

玩了这么久《恋爱心事》,她最心疼的男主就是他了,知道他身体病弱,每次出门都会很痛苦,所以来找他之前她才考虑了这么多因素。

见他又停了下来,且用这么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姜茶茶奇怪地问:“诶,程同学,你怎么又不咳嗽了?你好了!”

她用特别中二惊喜的语气说着,眼睛还在发光,仿佛他刚才做了一件很伟大的事情。

程槙:……

他站了起来,不再虚弱地倚靠在围栏上了,缓步从她伞的阴影里走出,侧目柔柔弱弱一笑,“副会长,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