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反派咸鱼每天如履薄冰 >  第54章 孤单

吃吃喝喝,一路到了正月十五,期间,除了送了些金银首饰与早茶楼分红,燕韬一次也没来过桂花巷,自从小年分开,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

年节,对于贵圈的人来说本来就是忙的,纪容锦也不急,丫头婆子们提议去看花灯,她也不反对。置身于热闹的人群中,听丫头婆子在身边说说笑笑,一切都显得那么热闹、繁华。

穿入大夏四年,小院合并成大院,从一个人居住到一群人住在一起;‘亲哥’找上门,从孤单一人到有‘血缘’相连,好像有了更好的生活。

行走在热闹的人群中,身边人群熙攘而过,一个人过日子并不意味着孤单寂寞,只有一贯平静的生活被打破,陷入到无法解除的危机中才让人显得孤单无助。

‘正月底’三个字一直在脑中徘徊,她该如何排除这个危机呢?

“容娘……容娘……”招喜欣喜的叫她。

“……”她转头。

“不是看我。”招喜急死了,“看上面,上面……”

纪容锦顺着招喜目光抬眼望过去,高高的酒楼窗前,燕韬站在窗前。

烂若白昼的灯火下,他长身玉立,一身玄色窄袖蟒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和田美玉腰佩,冠面如玉,墨眉似剑,一手端杯,一手负背,远远看着,年轻,矜贵。

如果穿越只是一场梦,那么这些人都是梦中的幻影,这一刻,纪容锦没一点心情与这些人虚与委蛇,淡淡的瞥了眼,便转开目光。

燕韬的笑意凝在唇边,面色清冷,目光紧盯着穿行于人群中的小娘子,刚才她那一眼,好像他们之间从没认识过一样。

这不是他认识的小娘子,他认识的小娘子见钱眼开,听到赚钱的事都会往里钻。

是啊,他怎么就忘了,她就只喜欢赚钱,连与他睡到一张床上,他没主动,她也能呼呼大睡,最开始他也只是想看看这个蔡蓉儿接近他想干什么,可是除了赚钱,她什么也不感兴趣。

主人身上气势骤冷,康泰吓得大气不敢喘。

燕韬转身。

包间内,一众官吏幕宾个个笑脸相迎,“殿下……”

康泰连忙上前接过主人酒杯,躬身跟着他出了房间,下楼梯前,他不得不提醒,“殿下,大街上人挤人,不太适合您看灯,要不……小的把纪娘子叫上来?”

燕韬负手,拾级而下。

能做到齐王殿下身边第一管事的人也不是吃素的,“回殿下,年前年后,该送的礼,该分的红,一分也没少给纪娘子。”

燕韬顿住脚步,转头淡漠的瞄了眼手下,回过去,抬步,继续下楼梯。

康泰马上跟上,声音很小,“殿下,年前纪娘子与那位‘大公子’已经见上了,你这样冒然去见她,怕是……”

主人的脚步仍旧未停,没消一会,便到了楼下,酒楼门口,立即有人开道,人流瞬间被引到路两侧,空出中间街道。

大夏朝南方还是一片瘴气之地,要不然逃到南方,四季如春,找一城乡结合处,既可以田园如诗又能物质充沛,小日子不要太赞哟。

“纪娘子……纪娘子……”

贵人驾临,所有人静立在街道两侧,偷偷瞧着贵人,大气不敢喘。

招喜等人看到齐王殿下,吓得连忙让到一边行礼,“殿下……”她想伸手扯主人衣袖,可惜主人自顾自的行走,根本没发现身后齐王殿下的到来。

乍然听到有人叫,走神的纪容锦停下脚步,蓦然回首。

自从成为齐王‘受宠的外室’之后,纪容锦没再涂过暗黄的粉,出来看灯会,脸上化着淡淡的妆,面容温婉纯真,简单的发髻,圆润的珍珠头钗,简单的丁香色长锦衣,于灯火阑珊处回头望过来,所谓不食人间烟火,大概就是这样子了吧。

四目相对。

时间在这一刻停住。

一个本该消失的家族嫡女跋山涉水隐隐于市千方百计接近他,给了她同床共枕的机会,他没主动,她竟也能忍住不勾引,看起来只爱银子,却以超出男人的智慧解决了战船困境。

接下来她会干什么?

天潢贵公子,丰神俊朗立于人群之中,矜贵清冷的模样令人望而生畏,不光是街道上的大姑娘小媳妇,就连不远处酒楼窗口的贵族千金,那个不偷瞄两眼,惹得她们芳心乱窜。

不瞒你说,满街漂亮的花灯都不及燕韬一人耀眼,甚至有那么一刻,纪容锦心想,天南海北的帅哥一定没京城的多,燕韬又是京城帅哥中的绝品,要是以后遇不到如此绝品,而这个曾与自己同床共枕过的绝品,她竟没把他睡了,是不是太吃亏了?

万一……要是中招了,说不定还能生个漂亮的娃子,那么以后的人生是不是不会再孤单?

纪容锦不是个扭捏之人,心动不如行动,笑脸蓦然绽开,如同头顶蓦然绽放的烟花,璀璨而夺目。

“殿下,怎么是你?”纪容锦一脸惊喜的转身跑向他。

今年的奥某卡奖非她莫属了!

“……”如果不是刚才在楼上看到的那一眼过于深刻,燕韬都怀疑见到的不是同一人。

这女人变脸的功夫未免太……他眸色微动,不动声色收敛起情绪,唇角微扬,一抹笑意染上唇角眉梢。

“殿下!”

欣喜,欢快,明媚,什么神色都有,唯独没有刚才在楼上见到的那一眼陌生。

“有喜欢的灯笼吗?”他问,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高大的身影把她笼于怀前。

纪容锦故意歪头思索,“殿下是用强权还是豪金得到灯笼?”

“有什么区别吗?”他微微前倾,街边灯笼的光影在鼻梁两侧落下半寸暗影,眉峰凌厉,眉骨线条却意外柔和,目光柔和的落在她身上,锋芒尽敛。

“我希望殿下猜出灯谜,这样得到的灯笼才好玩,殿下你说是不是?”

燕韬双眉一动,高高扬起,“有点意思。”

男人微微弯腰,几乎与她贴身而立,带着笑意的低音竟衬出几分雅痞禁欲之感。

酒楼某个窗缝后,一男子伸手合上窗缝,轻哂一声,“蔡大公子,没想到你妹妹勾引男人的手段这么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