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是不是老里正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想要咬牙赌一把,想要死马当活马医一下。

他接过范武递给他的一个铁罐子。

然后,安排村里一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按范武所说的这么做。

聂家村的村民顿时手忙脚乱起来。

他们小心翼翼地接过香炉灰,就好像捧着什么灵丹妙药一样,然后很细心的将这些香炉灰,轻轻涂抹在中毒者身上。

然而,当中毒者满是疮口的皮肤,与香炉灰接触的一刹那——

竟如烧红烙铁置于皮肤上一般,登时发出“滋滋”的声音,皮肤甚至都冒出了白烟!

看得聂家村的一众村民目瞪口呆。

不知是否要继续下去。

“继续。”

直到范武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他们这才恍惚回过神,赶忙继续去涂抹。

当涂抹完毕后,他们就开始用香炉灰去泡水,强行给中毒者喝下去。

喝不了?

那就拿一根竹管塞入中毒者的嘴里。

把泡有香炉灰的水强行灌进去!

喝不了也得喝!

“里正,道……道长,已经……已经搞好了。”这时,只见一个聂家村的村民,弱弱地说道。

明明这里是聂家村。

范武才是那个外来者。

可是,这个村民在说话时,并不敢直视范武,

好像范武这个外来者,才是聂家村能够话事的人一样。

老里正没有搭理这个说话的村民。

年轻时学过医书的他,正全神贯注地观察着,每一个中毒者的状况。

经过香炉灰的涂抹,与炉灰水的灌入,这些中毒者的状况,看起来万分的骇人!他们好似被置身于熔炉一般,皮肤都在冒着淡淡的白烟。

口鼻也在溢出一种诡异的黑气,整个茅草屋舍内的气温,仿佛都阴冷了几分。

让人颇感悚然!

老里正颇为紧张,他生怕这些中毒者,一个没挺过来,就两腿一蹬嗝屁了。毕竟这般骇人的画面,他从医多年也是第一次见。

忽然。

老里正好似发觉到了什么,他一把抓起一个中毒者的手。下一刻,他就感觉自己是在抓着一盆滚烫的热水一般,烫得他脸皮都在乱抖。

但他没有松手,而是强忍痛意,仔仔细细的看着,那中毒者的手指甲。

打量了片刻。

他双眼一亮。

老里正难以压制内心中骤然升起的激动情绪,哪怕已经年过七十,可他还是如一个年轻人般,无比激动惊呼:“褪……褪色了!道长,指甲!褪色了!!!”

对面这些中了僵毒的聂家村村民,手指上乌漆抹黑的指甲确实是褪色了。

虽然一样是发黑的状态,但没有最开始那么黝黑了。

供奉真武大帝像的香炉里面的香灰,作用还真不是一般的广泛啊!

不仅能够对诡物造成不小的伤害,还能够化解僵毒。

也能够用于驱邪、辟邪。

万金油了属于是!

“道长,您是我们聂家村的大恩人啊!”

老里正激动得热泪盈眶。

他转身噗通一下竟朝着范武跪了下来,脸上尽是激动与感激:“老朽我……着实是不知如何报答道长您。”

一位七十好几的老人家就这样跪在自己面前,说实话,范武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折寿了。

因为他属性面板上的【命】属性……

并没有因此出现数值下滑趋势,他的【命】属性,仍然定格在94+。

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他救了聂家村十几个人。

被别人感谢一下。

有啥不好意思的?

范武开口说道:“贫道能救你们一时,不代表能救你们一世。如果你们不查清楚,这僵毒来源于何处。那么你们聂家村未来,或许还会有不少人,会感染上此毒。”

“尔等最好还是把‘僵毒’一事,告诉给白鹤县的钦天司分司。那些家伙弱是弱了些,但应付这种事情,他们应当是比较专业对口的。”

就在范武说完这几句话之后,外边忽然传来一声呼喊。

那是外边某位聂家村村民的喊声。

——“里正!里正!那个钦天司……他们又来啦!他们说,已经查到一些东西了!他们想见见里正您!我,我把他们带过来了!”

范武:“?”

啊这?

谁能想到事情能够巧合到这种程度?

范武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直至跪在地上的老里正,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对着外边说道:“让他们过来吧,老朽在这里。”

那看来不是幻听了。

淦!

怎会如此?!

大尊者的那些信徒是牛皮糖,这钦天司是狗皮膏药不成?

而且,不管是牛皮糖还是狗皮膏药,都粘在他的身上了。

太艹了!

范武知道自己现在就算是退避一下也没有用了,因为凭借着他无比敏锐的听力,能够清晰的听见,外边有熟悉的话语交流声响起。

“总旗大人,您看……前面那不是范道长的那头青牛吗?”

“看到了。”

“范道长竟也在这聂家村,着实不是一般的巧合呀!范道长神通广大,兴许是他也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才会来到这聂家村。”

“确实。”

“……”

这是两个人交流谈话的声音。

话多的那个是谢九一。

话少的那个是沈纪月。

范武无声叹气,他拿头察觉到什么!他只是途经聂家村,见这些面黄肌瘦的村民这般苦难,就忍不住给他们搭了把手。

然而,这一搭。

搭出事了。

嗯。

绝对不是为了可能会得到的自由属性点。

确信。

……

茅草屋舍里走进了钦天司的人,让本就不大的茅草屋,变得十分的拥挤。

地上躺着十几个人,站着也有好几个人。

想挪动一下都比较困难。

沈纪月他们一进来后,第一眼看见的不是地上躺着的人,而是气质与身姿过于出众的范武。

“范道长,几日不见了!”沈纪月感慨地拱了拱手,客气地问候道:“不曾想,这都能与范道长再见一面,当真是巧合至极啊!”

是啊!

我这几天当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竟然再一次遇到你们这两个家伙。

“道长,您和这位钦天司的大人,竟是相识?”老里正见到这一幕,诧异问道。

“见过几面。”范武这边惜字如金。

沈纪月倒是耐心解释道:“前几天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范道长救过我一命,也帮助了我们钦天司保护了一样特殊物品,他是整个白鹤县钦天司分司的恩人。”

老里正似懂非懂:“原来如此!”

老里正颇为感叹道:“道长他方才也救了咱们聂家村的人,也是咱们聂家村的大恩人啊!”

随后。

他将刚才发生的一些事情,告诉给一脸好奇的沈纪月,与谢九一。

令这钦天司二人,顿时恍然大悟。

然后,他们二人看向范武时。

眼神更加尊敬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