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高武诸天从笑傲开始 >  第16章:剑谱(求追读)

“你不怕我?”

钻入车里的女子,望着相貌英俊,面带和煦笑容的徐来,不由问道。

“为何要怕?”徐来笑着反问道。

女子想了想,指着自己的脸,道:

“你看我这满脸疙瘩,难道不觉得我很丑么?别人男人看到我都被吓跑了。”

她那一双灵动的美眸死死盯着徐来,想看看徐来接下来的话是不是在说谎。

徐来清楚知道眼前女子是谁。

被青城派追杀,面目丑陋却有双水灵的大眼睛,除却是华山派的小师妹岳灵珊,还能是谁?

“我这人脸盲,识人先识心,你长得是美是丑,我也分不清,只知道你声音好听,犹如幽谷黄莺般清脆悦耳,我听着很舒服,便够了。”

实际上,徐来不得不承认,岳灵珊此时脸上戴着的人皮面具很丑。

他知道岳灵珊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故意如此。

岳灵珊疑惑地看着徐来,她不相信徐来的话,怎么可能会有人分不清美丑呢?

只是她却感觉徐来很真诚,看神情及语气,不似在骗人。

但她可以肯定一点,徐来定然不是那种以貌取人之人,知此一点便已足够。

加上先前徐来的马车助她逃离青城派的追杀,因此她对徐来这个年轻帅气的公子哥的第一印象挺好。

二人简单地互报了一下姓名,徐来没有隐瞒,岳灵珊则是直说自己姓岳。

她掀开车帘看了看外面驾车的任我行,又看了看徐来,想到近来的传闻,放松下来的她不禁打趣道:

“徐公子难不成也在效仿传闻?赤手空拳的年轻人及老仆,乍一看还真挺像。”

岳灵珊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

她不认为徐来和任我行是传闻中的主人公,那主仆二人那般厉害,岂能让她拔剑威胁?

徐来只是淡淡一笑:

“我也听说了那传闻,听说那位年轻人相貌俊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雄姿英发。”

“有没有你说的那么玄乎?”岳灵珊被徐来逗笑了,“我觉得你就挺好看的,你觉得你与传闻中的年轻人,谁更好看?”

她是在故意打趣徐来。

徐来毫不犹豫道:“不相伯仲!”

反正都是自己,咋说也无所谓。

真说比样貌,徐来只认读者义父之盛世美颜,读者义父的颜值认第二,诸天万界谁人敢认第一?

自惭形秽罢了!

岳灵珊被徐来“自恋”的话逗笑了。

“呵呵呵,你还挺自信。”

她的笑声犹如银铃般悦耳,听着很舒服,耳朵痒痒的,酥酥麻麻,甚至勾的心跳都加速了些许。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笑傲江湖中他最喜欢的,莫过于古灵精怪的岳灵珊,可惜命运多舛,等待她的结局却是那般不幸。

徐来只是笑了笑,没有多做解释。

没有多久,任我行便驱车来到福州城,入城之后岳灵珊掏出些许碎银子以作车费,被徐来拒绝。

“此次多谢相助。”岳灵珊收回银子,握剑抱拳道谢。

她转身走了没几步,似是想到什么,回身来到徐来面前,提醒道:

“徐公子,虽不知你来福州所为何事,但福州很快将会成为是非之地,我劝你还是先离开福州,过上个十天半月再来也不迟。”

青城派此行欲灭福威镖局,福州城必定会出现大量伤亡,她对徐来挺有好感,不希望这位浊世中的俏公子被误伤。

徐来笑着道谢:“多谢岳姑娘提醒,我会考虑的。”

岳灵珊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待岳灵珊走远了,任我行瞥了眼徐来,提醒道:

“公子,那女娃脸上戴的是人皮面具。”

徐来颔首:“我知道。”

任我行再说道:“那位岳姑娘跃上马车出剑的姿势,尽管藏得深,但我能看出华山派的影子,她很可能是岳不群和宁中则的女儿。”

徐来再次颔首:“我也知道。”

任我行愣了愣,他心里表示怀疑。

知道戴人皮面具这不假,可徐来一直在车里,怎么知道对方是华山派的人,而且是岳不群和宁中则的女儿?

怎么感觉像是马后炮呢?

徐来踩着台阶回到马车上,坐在车中道:

“行了老任,别去想她的身份,她叫岳灵珊,岳不群的独女,找家客栈吧,我们应该要在福州城住上一段时间。”

任我行皱眉,岳灵珊?

怎么连名字都知道?

难不成,徐来不是听自己说完之后马后炮?

这时他想到徐来与他初见,清楚吸星**的位置的事情。

年纪轻轻的徐来,实力惊人,而且给人感觉高深莫测。

也不知道自己的谋划,有没有被发现。

任我行抛开脑子里的杂念,应了一声,驾车去找客栈投宿。

徐来在客栈的房间中,自顾自地饮茶,轻轻一笑。

岳灵珊的出现,意味着令狐冲与劳德诺的酒馆也没经营了。

下面,应该就是青城派屠戮福威镖局。

徐来打算袖手旁观,青铜宫殿让他参与剧情,没说一定要帮助谁,自己在旁看着也算参与。

……

福威镖局。

岳灵珊已扯去人皮面具,展露真容出现在林震南的面前。

林震南见到岳灵珊,开怀大笑地走了进来:

“哈哈哈,真是女大十八变,想不到灵珊已经这么大了,你爹爹最近可好?”

岳不群在江湖上的名声,一直保持极佳,跟林震南也有过几次来往,算是朋友。

如今见着岳不群的女儿岳灵珊,自是要给岳不群这个华山掌门几分面子。

见着岳灵珊出落地如此标致,不由起了让岳灵珊嫁给自己儿子林平之的想法。

福威镖局也能多华山派这座靠山。

岳灵珊不知林震南的想法,亦没心思跟林震南攀谈,她拱了拱手行礼道:

“林叔叔,我爹发现青城派意欲对福威镖局出手,我与大师兄二师兄先来探明情况,果真与青城派遭遇,我特地赶来报信,还请林叔叔早做准备!”

说完,她便准备离开,报信的事情她已经做了,接下来她要去帮被青城派追杀的大师兄和二师兄。

林震南却懵了,直到岳灵珊离去,他才缓缓回过神来。

“青城派……果真是为剑谱而来的么?”

迟迟赶来的林平之刚进门,听到父亲在说剑谱,不由好奇问道:

“爹,你说剑谱?什么剑谱?”

他的心理动起了心思。

难不成青城派的人,是为了自己家里的剑谱而来?

如果家里真有如此厉害的剑谱,让父亲拿给自己练,自己岂不是能变得很厉害?